Apr 4, 2007

CATS キャッツ


星期天中午,我到五反田站外不遠的四季劇團Cats theater看「貓Cats」。

「貓」劇大概因為表演時間已長,且票房成績斐然,所以不但擁有獨立的專屬劇場,相關商品更是擺滿了整個櫃檯。Cats Theater的外觀佈置都與一板一眼的春、秋劇場略有不同,烏黑亮漆的外觀鑲上螢光黃的邊線和CATS四字,內裡則捨棄挑高設計,改以低矮、環狀舞台為主,迴避了天花板造成的觀看死角問題。此外,劇院內部的走道、天花板佈滿了搭配劇情而製的各種器物,於是一踏入劇場,即使音樂未下舞未上演,濃濃的劇味已經洋溢其間。

觀「貓」劇的體驗又和上回的「獅子王」不同:第一,貓劇不止音樂風格變化萬千,舞蹈動作也十分豐富,時而芭蕾、時而踢踏舞,偶爾還穿插幾個街舞動作博人驚呼。而各個演員即使大動作不斷,唱起樂句來卻仍臉不紅氣不喘,看(聽)得人不呼過癮也難。第二,貓劇不走唯一或唯二主角的安排,而是讓所有演員都妝以獨具特色的打扮,再加上諸如飛罐、魔術、爆破、飛天等等秘密機關佐飾,整個劇院霎時變身一座巨大的遊樂場,我們則是跟著鬼靈精的貓咪四竄探險的遊人。第三,貓劇同時也是一部互動性甚高的音樂劇,演員的舞台並不侷限於劇場中央的圓形場地,他們不定時會衝往走道與人擊掌、引導節拍,甚至拉著觀眾一起上台。但說也奇怪,這種衝破舞台界線的表演,非但無礙觀者入戲,還讓賞劇的過程又多了幾分新鮮與驚喜。

我以為貓劇中最不可不提的除了演員面部、身體精湛的化妝和造型之外,就屬他們或臥、或趴、或棲坐、或仰躺的仿貓動作。人的四肢體魄畢竟與獸物有別,所以演員學貓爬行前進時,你還可以清楚地辨識出他的人類特質,但當演員偶爾輕震頸項,或者出現傾伏上身並且曲肢趴坐地姿態時,我通常會驚愣得無法再作批評,因為那分明就是一隻輕睨人群的貓咪,活靈活現得宛如有貓上身。

煙斗問我觀劇心得如何,我說再這樣下去我就要變成四季マニア了。音樂劇原先就是一種庶民的娛樂,台灣觀劇機會的罕少卻使它成為必須爭搶的精英嗜好,但在四季觀劇終於讓我再次經驗到音樂劇本不能少的「大眾」特質。那些豐美的視覺效果、可親的演員動作,以及無需古典音樂造詣也同樣可以感動的樂歌表現,很難讓人不沉溺在音樂劇不可思議的想像世界裡。當然,音樂劇點出了我們都想哼歌、都想輕舞的深層慾望,可能也是它最難抵擋的魅力關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