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4, 2007

ぽん多


週六晚間,我向煙斗提議外食,惟因課程結束得晚,加上發表的事情還懸在心頭,如何都提不起遠遊的興致,討論大半天後,還是決定只在上野御徒町一帶活動。煙斗扛出壓箱的幾本雜誌,封面全都寫上根岸、淺草、上野的字樣,底圖則是老街特有的窄巷木簷,擺明就是要教人如何風雅遊古區的指南。對著書頁挑挑撿撿大半天後,終於看上一家歷史悠久的豬排老店,我們於是搭乘地鐵直奔御徒町,沿松阪屋後頭靜巷彎轉幾回來到「ぽん多」。

「ぽん多」的外裝和一般掛著布簾,木門嘎吱作響的豬排老店不同,它擁大理石的牆垣、明亮緊閉的原木厚門以及幾無透窗可窺的設計為基,內裡的黃色燈光沿門縫暈出,單從外頭輕瞥只怕會誤以為是哪家幽雅的小酒吧。店面所在的小樓約莫是整理重構過的,所以除了牆上鑲掛的「明治三十八年創業」字樣之外,裡裡外外倒嗅不出什麼歲月的刻痕。店內陳設同樣有別於簡單樸質的傳統老店,樓梯右側和走廊底端均飾以大量精巧的歐式杯組,顏色斑斕、花彩鮮美,襯著原木座椅很有幾分仿歐氣味;若不是鄰座客人桌上已經擺了酥黃豬排和高麗菜絲,我大概會順口說麻煩請來拿鐵一杯。有趣的是此店整體裝潢雖稱新穎,但日西揉雜的風格倒是意外地散逸懷舊氣氛,一邊張望四周我一邊就想起了明治初年追求西化的日本,也許此處的場景就是對當年風光的復刻。

煙斗和我分別點了炸豬排和炸花枝特餐佐味增湯與白飯。此地雖亦為現作料理,但炸物終究比烤物來得俐落明快,點餐後不要十分鐘,熱氣騰騰的炸物就伴著高麗菜絲堆成的小圓山送上桌來。

和爽脆俐落的勝漫不同,ぽん多的炸物外皮輕脆但棉密纖軟,送入口中輕咬時先有脆爽的喀啦聲響,黏附舌尖後就輕軟融開,不硬不刺不刮喉舌,大概是ぽん多炸物麵衣最大的特色。不過最讓我們讚不絕口的,還是莫過於入口後嫩軟的肉質。須知豬排和花枝都是稍一失當就可能硬如橡皮的食材,ぽん多的炸豬排和炸花枝排卻韌軟適中,咬起來既不癱散也不硬繃,再加上並不顯油,無論單食、榨灑檸檬汁液或佐濃醬都順口適當,滋味各有不同,沒多久一碗白飯便見了底,意猶未盡地咂咂嘴,幾乎就要忘記我平時幾乎不以米飯為晚餐。

出了ぽん多,煙斗開始興奮地指東說某某處有家聞名遐邇的天婦羅,又向西言哪裡哪裡有歷史悠久的鰻飯老店…在食物的添色下這個古老而其貌不揚的區域登時顯得繽紛多采,原來那些深遂狹窄的巷弄其實都是通往美食天國的階梯,而在幽深的夜色裡日日有無數饕客的味蕾狂綻如繁花。這下我也總算明白,為什麼遷居此處後,我越來越不知道「瘦」字該怎麼寫了……。


[1] ぽん多店址地圖見此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