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6, 2007

冗談じゃない!


連續過了幾天中翻英的地獄生活後,今晚終於鼓起勇氣拋開譯稿,改窩到電視前看上野樹里和織田裕二的春季新劇轉換心情。和多數交響情人夢的Fans不同,我對這部戲沒有太深刻的期待。一來是因題材內容光讀起來就不討喜,和昔日戀人女兒結婚這聽起來雖沒那麼淫亂但實在也很羅莉泰。二來是卡司陣容一字排開,織田裕二、大竹忍、飯島直子的組合左翻右側都像渡邊淳一筆下中年人的禁斷之愛,勉強塞個上野樹里真是怎麼看就怎麼怪。話雖如此,我昨天已經錯過美食偵探王二部曲,下週大概也沒啥心情開電視,今天再不看戲,本季戰績只能掛零,掙扎之下終於還是轉開TBS。

此劇不虧是TBS本回重點戲碼,第一集一開張便直奔法國尼斯取景。湛藍的天海、瓦黃窄巷、石版路和紅屋瓦映入眼簾十分心曠神怡,我甚至還在裡頭看見了三年前清晨散步尼斯海濱時路過的旅館粉紅塔頂。再加上上野樹里的陽光笑靨依然,假如能把一旁的織田裕二頭像剪下來換位少個二十歲又稍微白淨青春的偶像,那場景簡直就要成畫了。可惜我既不是廣告商也沒握億萬TBS股權,電視劇都已經開播,主角陣容哪容得上賤嘴觀眾置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邊看邊轉頭向煙斗抱怨,織田裕二為什麼年紀越大臉越黝黑?再這樣下去,他五十歲那年就可以來華視拍個鎮台大戲包青天了。

雖然我叨叨唸個沒完,不過我必須澄清的是我對織田裕二絕無任何敵意,他和鈴木保奈美的東京愛情故事是日劇世代心裡的一個驚嘆句,至今想起來都還掐緊了心口似地抽疼。即使看劇的時候才十三四歲,根本不明白世間情愛為何物,永尾完治和赤名莉香仍然有本事撞入心坎,成就了很多人心裡頭悲戀日劇的原型。我不討厭織田裕二,相反地我非常敬佩他演熱血就興奮激昂、演悲劇臉可以扭曲如中毒的猩猩,而且從二十幾歲到四十歲一條皺紋也沒多,唯一精湛利銳的是眼神、手足裡的戲味。無怪乎平成御三家中一流放一消匿,少男偶像潮起潮落乾死的泡沫無窮無盡,惟獨他老大一線小生的地位穩坐不放,而且合作的女伴永遠都是二十芳齡,甚至有越來越年輕的傾向。我並不討厭織田裕二,我只是看不慣他和上野樹里攜手並肩的組合,儘管這種斷裂落差可能是編劇刻意安排的效果,我還是沒有辦法克制自己不在鏡頭特寫的瞬間皺眉斜眼,順道嘟囔一句「麻煩安排玉木宏出來當個第三者」。

這部片另一個讓我頻頻抱怨的關鍵,是大竹忍飾演的母親角色。大竹忍四十多歲的年紀飾演中年母親自是恰好,只是我想不透這世上哪兒會有這種媽媽,一方面一副家庭幸福知足常樂,含笑同意女兒和舊日情人步入禮堂,另一方面又大剌剌地偷襲女婿房間,絞盡腦汁幹些曖昧、作怪、破壞行為,目的也不知道是要幫著檢證真心,還是只為深怕舊情遭忘,所以誓死要當前男友心中「最難忘的前女友」。這種行徑放在現實社會裡我已經很不欣賞,現身戲劇自然也是鄙夷至甚,於是看一段罵兩句就成了無法避免的反應。

至於萬眾矚目的上野樹里,這部戲中她的行動比野田惠清楚理智,春妝造型也十分甜美討喜,堪稱正式回到常人世界。雖然我始終覺得,駐足在變態森林入口的野田惠,才是上野樹里無可取代的極致演技。

綜前述觀之,我對此劇顯然貶多於褒,但若問我還會不會繼續觀看下去,答案恐怕仍是肯定,理由倒無關乎此劇是否有趣、人物是否可喜,純粹只是出於現代閱聽人的一種奇妙惰性:邊罵爛,邊盯得牢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