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3, 2007

名言

昨日一席會前會讓我大開眼(耳)界,會中名言此起彼落,簡直連筆記都不及,真恨不得搞隻i-pod或錄音筆全程紀錄,放上來讓大家奇言共賞:

第一:發表時不應該使用PPT輔助。理由是PPT內大多是精簡版本,無法展現研究精髓與細節,不利於聽講者理解研究並給予評價,絕非優質研究者採用的報告方式。所以儘管報告只有二十分鐘,還是請廣發整本論文並照本宣科才是佳作。
第二:為了貫徹國際化的目標,博士生今後應全程採用英文發表。
第三:聚會時間越早越好,反正我都是清晨叁點半天沒亮就起床唸書、辦公、寫作。
第四:本研究室國際化程度甚高,有利於學生間的國際交流開展。

感謝出席者們的偉大建議,我於是得在兩個禮拜後生一篇英文論文以供發表,初聞此決議腦袋轟的一響就炸空了,心底則漫起綿綿無期的恨意。

對於這些名言我誠惶誠恐地記下,既不敢反論也不敢批評,孬得跟隻毛毛蟲一樣。只是我不免有些困惑,如果會中只要有大量外籍人士出席便可稱為高度國際化,至於會後日外學生間有無交流往來、叫不叫得出彼此名字全都不在衡量標準的話,那我的價值觀恐怕和偉大的前輩們有很大的距離。不然北朝鮮不也和日本同桌了,我是不是可以直接說這叫日朝大和解、再創親密新高潮呢?另外,二十分鐘的報告時間確丟/接下一本動輒百頁的論文,我打從心底懷疑那效果會比提綱挈領的簡報輔助好到哪裡去;要這麼搞的話口頭報告也免了吧,發回去讀完交心得報告說不定寫得比較仔細。而若大家家裡都很缺計算紙或墊腳座,那拜託去影印機旁邊撿也好過掏人荷包砍伐樹木,不然是嫌地球還不夠熱嗎?用英文發表就算了,反正英日文對我來說都像外星語,藍星綠星之間沒有很大的差異,我唯一擔憂的是我可能分不清楚發問者現在用的是英語還是日語、是很像英語的日語或是很像日語的英語,然後又在支支吾吾的瞬間被人當面傳紙條噗嗤恥笑*。至於聞雞起舞這種事從祖逖與劉琨後已經沒人幹過,我雖然敬佩但壓根沒有效法的意願。若因我做不到這點注定要提前淚別此地,那我認了,我寧願選擇床舖也不敢奢想那張證明。

[1]親身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