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0, 2007

步行


開學第一周,為了申辦大小手續和聽講課程,每日赴學校報到成為本週無法避免的宿命。而在騎膩了一個學期的腳踏車之後,恰好遇上冬去春來,東京天氣漸漸轉晴趨暖,我於是放棄了以自行車代步的生活,改以電車搭配步行迎接新學期的展開。

初始時難免擔憂路程遙遠超過體力負荷,但上路後發現,步行不但比腳踏車來得方便省力,還可穿越捷徑兼賞上野公園和不忍池的風光,再加上山之手與下町交接的坡形變化及歷史軌跡就在眼前,只要天公作美不翻雲覆雨,上學的這條短徑走來倒是心神舒暢。特別是前兩天櫻花猶盛,風捲而過即落下翩白花影,再襯和清早滑下的微陽,每步都如踏詩而行。時間若是再晚,便有小販逐一出來擺攤,清晨靜謐的弁財天廟前小徑,過了午後就為烤小卷的濃醬味、巧克力香蕉的甜膩氣,和炒麵、章魚燒等等小食的香鹹氣味包裹,再加上人聲、鳥鳴、香火、食氣,祭典天天在此地上演。

我行徑的路線非常簡單,乘電車到上野後不出車站,順著京成線的交接地道朝公園背處而去,然後穿過弁財天廟和天鵝船泊,再沿池畔行道朝池之端口前進。整段行程唯一的困難點是東大後門的好漢坡,那條高聳的坡道有泰半鑲以石版,騎腳踏車行進時顛簸如乘逆馬,走路時則考驗腳底踩踏的鞋型與跟度。有好幾回我一想到好漢坡的設計,就不爭氣地捨高跟就平底軟鞋,但自日前目睹有人穿七公分尖頭細跟高跟鞋仍上坡上得健步如飛,我也跟著立志絕不在此處敗退,咬牙也要征服此坡,那怕結果只會養出一雙粗厚沉重的金鋼腿。

步行上學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在那不長不短、除了步行之外無事可幹的路程裡,我因此有了只與自己對話的可能。在前進的過程中,我不必擔憂家事、無需顧慮週遭,也不用費力捕捉話題;繃緊的神經和思想在這一刻有如被釋放的絲線,流動如雲、飄揚隨風,沒有界線沒有終點沒有阻擋,即使什麼都不想也依然無礙。獨行的這個瞬間我只和自己對談,而在那些只發生於腦中的叨絮裡頭,我經歷到一種奇異的自由。

衝著那些沿路風景、腦海中的單人相聲,以及拎包乖乖邊走邊吃似乎也合理無比的那種閑適氣氛,我大概還會在步行上學這檔事裡耽溺上好一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