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9, 2007

都知事選舉


昨天是東京都暨其他12道縣知事選舉,此回不論規模、重要性和影響力都遠高於日前舉辦的區選,更被視為自民黨是否能穩保未來執政之路的前哨戰。同樣性質的選舉要是在台灣早已鬧得不可開交,但在東京都內卻很難感受到一絲一毫的戰火氣味,頂多候選人偶爾上上晚間新聞來些脣槍舌劍勉強激起衝突點,但對欣賞過李濤汪笨湖陳文茜等電視名嘴表演的吾國民眾而言,這些小伎倆實在只能引人打打呵欠。

話雖如此,東京都知事選舉倒也不是完全沒有看頭可言,比方說參選者的多元背景就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重點。老實說,這回的都知事選舉,除了有政黨支持、有實質政策,而且看起來的確認認真真奉選舉為事業的四大天王之外(石原、淺野、吉田、黑川),其它的候選人我連名字都記不得。這一來是因新聞報導的版面時段幾乎都為四大天王據滿,根本沒有多餘空間再供其他參選者瓜分;二來也和其他候選人們並不擁有資源優勢,也沒有可供動員到都內四處宣傳貼海報的支持者有關。種種前提交錯之下,東京都選舉幾乎一開始就被認定是四大天王的決死戰,這種印象也深刻地烙在我的腦海,直到昨天翻閱選舉公報,才赫然發現東京都的知事選舉是多麼「臥虎藏龍」。

東京都知事的參選人數量出奇豐多,而且來頭、聲勢和「特技」都不相同,一點也不遜於台灣(或至少是吾鄉嘉義)選舉公報中非洲和太平洋小島皇家學院博士滿天飛的盛況。譬如,自稱由處女馬所生,並以一席顛覆政府宣言紅透網路半邊天的街頭藝人外山恒一此回就搶盡風頭;選舉公報上不但印著他大大地露齒笑臉,學歷欄更明白寫著「刑務所卒」,要不是旁有硬梆梆的「都知事選舉」字樣佐襯,我可能會以為這是最新推出的搞笑節目。而堅持以Dr.中松之名參選的發明家中松義郎也是一枚異數,雖然據說他的發明為他贏得極高評價與龐大財富,但是每回看到他那張做作到了極點的側臉照和不知所以然的宣傳海報,我就很難說服自己相信他和外山恒一並非吉本興業的力捧新星。

單是發明家和處女馬之子可還不夠看,以高島龍峰之名參選的易學家就列出了長長一張族譜,強調自己是某某法王特別封稱的家族後裔,身份如何高貴靈能多麼特別云云。而不讓易學家獨領風騷,另一名女性風水師內川久美子也加入了這場戰局,雖然我始終不能參悟,靈能、易學、風水和占卜,究竟和東京危不危險又如何解決危險有何直接關係。其他諸如計程車司機、不動產業務員、作家也一個不缺,相較之下,唯一一個以藝人身分參選的櫻金造反倒黯淡無光,遠比不上這些裝神弄鬼、左發明右推翻,當選後要規定計程車只可左轉直行,還要把東京搞成英語化環境的點子家們來得瘋狂有趣。但再這麼驚人的個人檔案和政策標語,都比不過上述諸雄明知當選無望,卻仍要擲金一博的執念更讓我覺得不可思議。

還是說,「選舉」的出現就是人類最極致的瘋狂表現?

我無解。而我最不希望當選的人,此回仍然當選。所以說,東京啊東京,我終究還是猜不透你吶。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