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8, 2007

豊洲半日遊


防災演習結束後,我收拾包包準備出門賣聲,未料正要離座,補習班就傳來兩個學生都臨時請假缺席的聯繫,致歉之餘不忘強調因為是對方臨時請假,故薪水照常發送,老師不必擔心云云。既然無我職責,又正逢煙斗難得的補習空檔期,我們二話不說決定出門,到耳聞盛名已久的豐洲(Toyosu)一帶晃走。

豐洲是東京海濱一帶新開發的海埔新生地,匯集了不少巨型辦公大樓和新建未久的豪華公寓。我對「豐洲」最早的認識起源於一年半前新庄剛志代言的公寓廣告,當時抵日未久,對此地所有廣告影劇抱持濃厚興趣,唯獨其中有個廣告讓我一看就滿肚子火,嫌他吵鬧說話含混之餘,也狐疑日人怎麼會墮落到搞個牛郎上電視售屋賣樓。後經棒球迷E桑指點迷津,才恍然大悟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電視上黑抹抹的烤肉男可不是什麼賣笑牛郎,而是連我這個對職棒毫無興趣者都聽過大名的新庄剛志。驚駭之餘除對牛郎…喔不,是新庄大球員充滿無限歉意,也開始留意到這個以「銀座是我的衣櫥,豐洲是我的夢想」為題宣傳的未來新都心。

另一個令豐洲聲名大噪的關鍵,來自於近日東京都知事選戰中備受爭議的築地市場廢止遷移計畫。石原慎太郎不顧居民反對,決定強勢將漁市自築地遷往豐洲一帶,理由是原有市場規劃不當,空間窄小、骯髒且安全堪慮,潛在的原因則是他打算運用同址改建媒體中心,以助東京爭取舉辦奧運的可能。乍看之下此說立意甚佳,但最大的問題來自於豐洲早年是工廠匯聚區域,再加上坐落海濱、鄰近廢水排放地點,該區的土壤和地下水早被檢測出有高量污染物質,若將東京廚房置設於此,飲食安全難免令人疑慮,再加上豐洲離市區距離稍遠,短期內不利商售也是不爭事實。而儘管爭議沒有定論,但「豐洲」、「豐洲」的名號倒已被宣傳得鏗鏘響亮。

踏出有樂町線的豐洲車站,我第一個反應是「這裡什麼都好大」。四角棱柱狀的玻璃帷幕摩天樓四處散立,偶爾還穿插幾座附有寬闊陽台和顯然空間不小的賃貸公寓,知名度不小的Lalaport Shopping Mall 就在前邊,再遠一些則是東京海景。雖然視覺景觀上不絕於眼的巨型高樓,使我無能以「一望無際」來形容此地,但天高海闊地寬廣樓豪碩,倒很可以作為此處的最佳註解。如果要說這裡有什麼缺憾,那大概就是放眼望去了無綠意,也沒有什麼精緻古老的風雲;豐洲標標準準是個「現代化」的都市,整齊、秩序、理性而冷靜,像極了所有科幻電影中高度控制的街景,但也因此少了幾分突梯與意外的奇趣。

豐洲眼下最大的賣點,除了爭相起建的豪華公寓,大概就非以寬敞明亮的購物空間聞名的Lalaport莫屬。Lalaport 是這幾年席捲東京近郊的巨型shopping mall品牌,和Roppongi hills和Omotesando hills等等以精緻奢華路線聞名的都內商場有別,Lalaport仿擬的是美式shopping mall,主打的重點則是全家大小合家歡;所以你在裡頭看不到足蹬高跟濃妝細抹的名媛貴婦,也沒有名牌滿身表情嚴謹的士紳精英遊走,倒是得小心一轉頭就誤踩跌倒在地上耍賴的小娃,和滿走道翻滾奔跑的健壯孩童。Lalaport裡頭不但設有各種最適親子同樂且不怕小孩喧嘩吵鬧的用餐地點,以可供兒童實際體驗職業角色扮演的實境遊戲Kid zania也在裡頭佔有重要席位。豐洲Lalaport裡頭的Kid zania有項活動是由ANA贊助,與會的小朋友可在裡頭嘗試擔任機長、空服員的獨特體驗。我光聽煙斗說明就湧起了想一探究竟的欲望,更別提裡頭還有其他七十多種體驗遊戲。可惜Kid zania只限兒童光臨,而我早已超過合理使用年紀,只能寄望龐小弟早點長大訪日,以把赴內偵查的工作交由他代為執行。

Lalaport既然以寬敞著稱,裡頭的店面空間自然也個個大手筆。此處最大的特色是它一反他處以每牌一店的設櫃方式陳列,而改以代理商或製造商為單位開店販售。比方說,由World這家公司執掌的ozoc、index、indivi等等不再獨立分牌,而是全部放在同一店面進行展示。美食街的設計理念亦與服裝品牌異曲同工,除有獨立設店的高級料理,亦有將各國代表美食同陳並列另設一區以供來客挑選的設計,這倒是在都內百貨和賣場比較罕見的特色。

我原以為隨時間趨晚,此地就會和其他臨海都市一樣愈顯荒涼。未料實態和我預想相左,明明已近傍晚,從車站湧至Lalaport的人潮卻只增不減,而且多的是舉家大小攜家帶眷的身影,一副就是要來Lalaport仰天朝聖的姿態。看來豐洲雖離變身成為新都心還有一段距離,但倒是已如當時廣告標舉,成了不少家庭的夢想之地。


[1]Kidzania越看越有趣,可惜Neil Postman已經掛點,否則真想知道他將如何看待童年消逝與這種"仿成人"遊戲的關連。
[2]Lalaport[at]Toyosu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