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7, 2007

布希亞之死



3月7日即將結束之前,MSN上某友的暱稱突然換成了布希亞和死亡的字眼。我正趕著一份午夜得交出的新聞稿,照理說分不出心來關照其他雜件,但唯獨她的暱稱招惹了我滿滿的困惑和不解。匆匆按下存檔,換了螢幕連上wikipedia,以Jean Baudrillard為關鍵字,長得可以翻過兩三頁的文字都抵不過右上角那行數字。

出生於六月二十,曖昧地卡位在雙子和巨蟹中間的布希亞,於三月六日去世,得年七十八歲。

我覺得心裡頭似乎有什麼重重地敲了一下,卻說不出那撞擊的來源。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絕對不是悲傷或悼念,更不是什麼惋嘆當世痛失英才、大師如明星隕落,或這世上可以跟隨的舵手又少了一位云云。當然不是,我對布希亞沒有那麼深刻的信仰或想念,事實上我從來不能確定我是不是讀懂了他寫過的一丁一點,因為那些說法不論是以中文或英文的姿態在我眼前展現,讀起來都像惡魔的密碼一樣難解,費力去想時更如萬蟲蝕腦疼痛欲裂。可能我從來就沒有讀懂布希亞,又恨他聒噪多產,是故一直將之列為詛咒名單之內;每當我卡在理論間找不到出口,照例要遷怒下咒時,布大師的名字從來沒有缺席過。只是如今他真的走了,不會再論商品,不會再提內爆,不會再說符號,我才驚覺曾經佔據我研究生涯裡的某一塊磚瓦,也已經隨著他的逝去崩落。

我愕然之餘也開始不懷好意地揣測,布希亞死了,他的書恐怕要開始大賣了。如果坊間譯作速度夠快,也許不久之後,誠品就會開出一小方塊祭壇,上頭擺滿大師的名言和經典,所有的供品都標了價,信眾上香時別忘了掏張鈔票帶走,大師在天之靈保你研究生涯一路順風。他的對話、談話和演講追思恐怕也要開始登上某些思潮雜誌的特輯,或以無數篇論文與小panel的形式在各大研討會上喧騰好一陣子。關於他的一切將會不斷不斷地膨脹有如一團過大的脂肪球,裡頭的分子將會相互推擠傾軋,最後不堪負荷地炸了開來,噴得學界滿身垢油。

然後,道貌岸然的教授學者、不懂卻不得不裝懂的研究門徒,將會望著彼此身上的髒污發楞,在那一刻突蒙天啟,終於明白了內爆真真切切的涵義。

如果這一切真的發生了,那就是布希亞留給我們的最後一個驚嘆句。

*我微薄的要求是,希望大師不要記恨小研究生如我長年卑微的詛咒,千萬不要來向我託夢道別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