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30, 2007

百貨裡的心機


桜シフォンケーキ@Starbucks


日本的百貨業向來以細緻、體貼和過度包裝聞名。即便晚近「以客為神」(お客様は神様)的觀念日趨淡薄,敬語也逐漸淪為制式化但不明所以的套用,但百貨專櫃裡頭店員雙手敬奉,送客送到專櫃門口,商品不計大小貴廉全都幫你糊上兩層包裝紙打緞帶兼送精美紙袋的作風,對長年以來只嚐過專櫃小姐晚娘臉而不知其笑靨的旅客而言,仍然猶如沙漠裡忽見綠洲那樣令人感動。對生客尚且如此,遇上一再光臨的老主顧,店員們如何無所不用其極地禮遇吹捧也就不難想見。只不過,有時示好示過了頭,真心誠意非但失了準,還可能就此讓買主掏錢的動作僵在半空,背景則有無涯斜線和烏鴉啊啊飛過。

這一年半來因為網拍代購的關係,我固定會在百貨的部份專櫃定期出沒。儘管買下的商品從來沒有一件在我手中停留超過二十四小時,但定期定量光顧的結果,就是要不和某些專櫃店員混熟…或更精確地說,要不讓他(她)自以為跟你很熟可還真不容易。

和專櫃店員相熟沒有莫大的利益可言,尤其我只是常客而非出手闊綽的貴婦,就算熟面,對方也不會因此關上百貨開VIP房任我挑選,買東西不可能打到一二三四五折,當然也不會有轎車鑽石金磚環球旅遊豪宅兩棟或禮券作為滿額贈禮。和店員混熟的好處,充其量只是在小處上得著方便可行,比如說專櫃小姐可能會枉顧傳單上一人限購一件的大字規定,任你一口氣帶走好幾樣別人望穿秋水而網上叫價兩倍的商品,有贈品時不少你一份,沒贈品時也要切塊蛋糕感謝你長年支持鼓勵云云。還有,你可能會因此接收到宛如伺候皇族的禮讓待遇,聽到很多令人雞皮疙瘩掉滿地的吹捧與甜言蜜語,厚膩的程度遠遠勝過阿紫抹在馬夫人身上那層蜂蜜。

其中有兩件事尤其讓我難忘,第一是銀座松阪屋的貝諾亞紅茶。這個由來已久的貴族茗茶因為有幸促成愛瑪士小姐和電車宅男的戀曲,順利登上大小螢幕,從此聲名大噪紅遍日本還風靡亞洲他國,儼然成了月老紅線的現代翻版。也多虧電車男的推波助瀾,我初抵日本前半年就靠貝諾亞奠定拍賣評價基礎*,當時每週造訪松阪屋一至二回不等,每回都是大包小包滿手茶罐走回宿舍。想想一個日文蹩腳到不行、店員問話答不上幾句的狼狽外國妹,每週買走的紅茶卻以十罐為單位上算,就算吸毒也沒這樣誇張,換作我是店員要不起疑也難。

該櫃店員大概也曾有過這樣的懷疑,只不過再多的懷疑都比不上實質業績來得有利,在我定期往返一月有餘之後,一男二女的店員記住了我的長相,從此只要一靠近店面,立刻有人湊臉笑著說「いつ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還沒開口對方就主動伸手索取今日訂購茶單。有時買的數量多,包裝費時,店員還不忘切塊蛋糕或瑪芬請我餐用等候。我雖然非常感激他們的貼心與客氣,但是在人來人往的百貨公司通道,手拿一塊蛋糕大剌剌地咀嚼這種事,我再怎麼泯滅羞恥心也做不出來。而最經典的狀況則莫過於有回和煙斗同行,在離專櫃五步左右店員即開始大聲致意並問候好久不見,接過訂單後恭敬道出「いつ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附帶幾句閒談,光是這場景已讓煙斗震懾不已,終於相信我過去的形容絲毫無假。但誇張的是那日購物完畢,向來只在櫃檯中點頭呼謝的店長突然衝出櫃檯,於走道上深深一鞠躬附帶大聲致謝,恭敬程度不亞於銀座的媽媽桑送行夜灑千金的老會長,一副就待我宣稱「平身快起」的誠摯貌,弄得我和煙斗只能尷尬的快步離開,彷彿一回頭就逃不過鹽柱的命運。

後隨代購經驗漸長,客氣客套的體面話和形式見得多了,慢慢也不這麼害羞膽怯,甚至還可以擠出假死人不償命的日式女高音敬語與大和撫子微笑,陪細聲細氣左讚你一句才媛、右捧你持此包氣質高雅,但壓根不知道五分鐘後此包就會扔入郵箱的店員合演一齣太平盛世的好戲。我原以為我從此將不再為日本專櫃小姐的溫言軟語所惑,未料日前一場對話終於讓我見識到什麼叫做巔峰造極的蓮花舌工。

話說我受網友之託前往睽違一月有餘的某櫃購件,遇上的正好是每回負責守櫃的大眼妹;大眼妹約莫是感念我時常有功於她的業績計點,一面包裝一面還不忘搭訕幾句表示友好。先扯扯天氣,再談談當季服裝特色,然後話鋒一轉突然問起了「哎呀,人客您最近很少出現耶」。我點點頭說最近較忙,真實的情況則是沒訂單沒錢入帳,誰有閒工夫大老遠前來造訪。大眼妹點點頭、緊抿嘴唇,睜大了一雙無辜的眼睛,輕聲道:

「我還想著最近都沒看到您,好寂寞吶!」(最近、会えなくて寂しいなぁと思っているけど。)

說話時臉上微帶哀怨神情,真真有如苦守寒窯十八年的深閨棄婦那樣委屈。

我掏卡的動作就在這瞬間石化冷硬,即使明知這種迂迴自退的說法是日語裡的標準習慣,但全身的雞皮疙瘩還是無可遏止地豎了起來,並有一陣寒意從背脊直襲腦門,最後只能擠出呵呵呵不濟用的敷衍了事,心裡頭對日本專櫃小姐的敬意則瞬間衝高到艾佛勒斯峰的頂端。我後來和煙斗描述起當時場景,煙斗一聞專櫃小姐的驚人台詞,失笑之餘還嗆了一句「騙子」。我附和之餘也不懷好意的揣想,難怪此國的酒店文化長年不墜,這招要是拿到酒店或俱樂部裡施用,恐怕沒幾個色老頭逃得過吸金的蜘蛛洞。

我雖然非常讚賞日式服務業謙和有禮的姿態,也深以為此服務精神頗值台灣專櫃效尤,但十八相送和「好久沒到你真寂寞」這類閨怨台詞還是省省吧,不然再多聽幾回,我背後群集的烏鴉恐怕就足夠開座鳥園了。


[1]對貝諾亞紅茶有興趣者請自行參照官網並自覓賣家。該櫃元店長已經離職,我洗手不賣也很久了,請勿留言或寫信要我代購。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