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3, 2007

區選舉


上個星期天(3/18)是台東區區長暨議員選舉,我雖然不具投票權,但因連續兩週接受宣傳車和參選人街頭演講的聲波攻擊,對區內幾個重點候選人的主要政見早已被迫建立基本認識。再加上為了增加東京生活的各種體驗,一大早就冒著勁寒冷風,和煙斗一起前往投票所見習觀摩。

東京都內共分二十三區。「區」的意義近似台灣的縣轄市概念,如北縣內會再細分三重市、新莊市等等支流行政單位。每區都是一個獨立的行政體系,擁有各自的計稅制度、環境保護法規,也設區長、區議會定期運作以理區內行政,區區之間則有顯著差異。因此即使是同在東京都內,只要隔了一道行政區線,上至健保費、下至垃圾分類或清倒時間,個人熟知的規定可能就有天壤之別*。區役所同時也是掌管各項戶政資料的重鎮,舉凡遷入遷出婚喪喜慶生老病死,和這裡一律脫離不了干係。再加上區內公共建設、教育與福利政策、居屋和環境等等法規,以及居民繳納的稅金用途等等,俱操之於區政長官手中,要說它是和人民生活最息息相關者一點也不為過,是故區長與區議員的選舉影響力不容小覷。

話雖如此,台灣每逢選舉那種旗海滿天、傳單亂飛,網站和地下電台成為最大的都市留言集散地,電視和報紙則淪為各家政黨的傳聲筒,全國民眾卯足勁淌入渾水胡亂攪和的盛況,在日本(起碼是東京)仍不那麼常見。比方說這次的台東區長和議員選舉,直到選前兩個禮拜才終於生衍出選舉氣味,然而那仍然很難稱之為煙硝戰火,頂多就是候選人各自開著一台宣傳車繞行區內重鎮放放廣播,或在車站附近冒著寒風,持小蜜蜂搭配音箱宣傳執政理念。就連競選海報的宣傳都不是隨意可貼,公有地只限區政公告的海報欄,一人一格誰都不可違規;私有地則需牆面屋主的認可,否則任意張貼可是要吃官司罰鍰的。這些在台灣政治公關場域早已被摒棄的原始策略,在這裡卻是最普遍的手法,簡單樸素的程度常常讓人忘記這是一個以「過度包裝」聞名的國家,當然這也可能反映出日人普遍對政治冷漠的態度。

投票日前,我們收到了投票通知和候選人公告說明。候選人公告採黑白印刷,上頭放了每人的大頭照,照片旁邊以粗體字樣印出號碼、姓名,下方則是政治經歷和主要政見。他們多半沒有什麼顯赫頭銜,資料也十分簡短明晰,我邊看邊想起以前翻閱嘉義市議員和立法委員候選人資料時,上頭那種人人有博士、頭銜多到可以寫滿百張A4白紙的華麗輝煌,和眼前的簡樸完全一百八十度。雖然我從來搞不清楚候選人們到底各自有什麼建設地方的妙計,也不明白多拿幾個非洲或太平洋小島某某皇家大學的榮譽博士和開發嘉義有何關係,但如是風格似乎已成慣例,於是多年來候選人們的博士學位越拿越遠、越拿越頻繁,我熟知的嘉義卻十年如一日,除了市政府、警察局和法院蓋得雄壯威武之外,其他風景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實質的改變。而和眼前這份樸素資料相比,兩地選舉風格的迥異和文化中輕待重視的特質尤其鮮明**。

離我們最近的投票所是在幾分鐘路程外的小學校園。不知道是否因前往時間過早,投票所人來得稀稀落落,而且都以花白頭髮的中高年人居多。煙斗走入投票的教室間進行手續,我則在外探頭打量;所內的設備基本上與台灣無異,也同樣是要不了幾分鐘即可大功告成的簡易流程。不過大概是區選舉規模過小,晚間新聞幾乎沒提到開票結果,我也就輕易的忘了有選舉這一回事。直到連過兩三天,突然想起投票結果怎麼沒人公告,匆匆連上網路檢閱,才發現台東區不但維護傳統有力,政治要變天也是十足難事,保守安定因襲過往仍是貫穿此區的主軸風格。此外,我也訝異地注意到,原來在台東區,要落選可是比當選還困難吶。

下個月是全國13都道縣知事統一選舉,不知屆時戰況如何,只能衷心祈禱東京某大右派候選人連任失敗、成功落馬。

台東区議会議員選挙・台東区長選挙結果


[1] 好比我從杉並區遷往台東區後,健保費就硬是被多徵收了幾十塊錢;而根據前年不負責地分析眾友提供資訊所得,港區的學生保險以最低價勝出,勇奪留學生中的理想居住區域。
[2] 煙斗曾為台灣總統候選人中持博士學位者甚多而驚嘆不已,假如讓他看到嘉義市議員選舉某某皇家大學博士林立的公告單,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