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7, 2007

壽司警察事件


如果大家都來搞正統飲食認證,可能就此絕跡日本的俄國料理


夜間新聞出現了一則有趣的消息:日前日本農水省(是的是的,就是說現在沒人喝自來水了吧的松岡大臣掌旗地)提出一項新的建議,為求推展和食文化和促銷日本農產品,農水省有意針對在日本境外漸普及的和食料理店進行認證制度,獲得農水省認可的店家將可取得證明,並以「正統和食料理」自居。

據悉這項提議的衍生,和美國境內日本料理餐廳盛行,但執業者和餐廳員工有高達九成都非屬日籍有關,更重要的目的當然也有鞏固日式飲食文化和食材輸出的獲利考量。但此建議提出未久,即刻引來美國媒體討論,認證制度被諷刺為日本將遣「壽司警察」赴外,也有人視此為國族主義昂揚的偏激表現。農水省腹背受敵之下慌忙改口,認證一辭一夕之間換成了「推獎」,試圖洗刷還沒立案就被罵成臭頭的壽司警察…喔,不,是和食餐廳認證制度。

我之所以覺得這樁事件有趣,乃是基於下述原因:

第一,日本政府顯然忘了日本之所以可以成為食文化多彩豐富的國家,和他們也曾經大量引進、改造、甚至「自創」了「日式」異國料理有關。飲食感官是非常國族的產物,人再怎麼開放、創新地拓展味覺領域,也無法洗刷常年習慣養成的固定偏嗜。這習慣小則涉及食材種類、烹調方式,大則與經緯氣候地形密切相關,這也是為什麼鄉愁往往生發於味蕾,再沿舌頭口腔一路漫成無可救藥的思念。人們喜歡嶄新的飲食經驗,但無法接受它新得離認知界域太遠,所以電器產品跨國就得靠變壓器舒緩電流,餐飲調食同樣也得入境隨俗,在飄洋過海的歷程中間失去一點、放大一點、重拾一點、轉化一點,然後才能匯聚出新的能源。不然,那被印度人嫌棄過甜的日式咖哩,和天津人沒聽過的天津丼又是怎麼來的呢?

和食赴外也是如此,過度堅守正統和唯一只會導致滅絕的提早發生,這和王室為求血統純正長期族內通婚生出一堆遺傳疾病患者沒有兩異,文化商品要對外輸出就不能不記取這個血淋淋的事例。

第二,近年直打Soft Power 輸外政策的日本政府何以反走回頭路,提出封建色彩極為濃厚的此說,試圖建立「正統」,事實上和執政者並未徹底體認、接受Soft power的精神內涵有關。

Soft power是試圖透過文化、價值等不同於軍武或經濟脅迫的方式重塑國際形象,以利國與國間政治溝通開展的外交策略。Soft power要能成功運作,除了它必須帶有部分母國文化特質之外,也需在輸出過程中適度轉型,或藉由相對而言「文化氣味並不明顯至惹人反感」的商品進行運作,比方說影視娛樂產品的外銷就是絕佳例證。影視商品得先訴求普世共同價值達到輸出目的,再透過耳濡目染的過程傳輸特定的文化特質,甚至吸引認同。

日本影視娛樂產業在此間的利基自是不容小覷,但諷刺的是,Soft power策略的提出卻遠較日本影劇漫畫產業外銷之始晚了十年之久。也就是當市場利益終於膨脹到無法忽視,而且自己敲上門的同時,日本政府才恍然大悟他們鄙棄的輕薄文化,原來實力並不亞於Toyota,也才補救似地開始編列各項獎勵措施,儘管真正落實到民間業者身上的仍然沒有說得那樣漂亮。追根究底,這是因為主事者對軟性文化的認知缺乏和根深蒂固的輕鄙態度難以革除,尊日輕外的概念也依舊龐大使然。所以他們雖然一邊屈居於經濟利益而提出發展Soft power的美好計畫,另一邊卻仍十足保守的堅持,日本文化裡就是有某種無法經由Soft power傳遞的高尚正統,並且試圖透過種種手段與制度加以鞏固、保留,和食認證制度就是一例。

此外,儘管Soft power的說法近年沸沸揚揚,但主事者對hard power堅忍不移的信仰仍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比方說,不斷以「漫畫迷」自居的外相麻生一邊高喊漫畫最高,還口口聲聲soft power如何如何,一轉身卻毫不掩飾他對持擁核武的贊同,還指稱核武最有助於鞏固國家正統,日本也應當效法北朝鮮作個幾管備用。兩相對照之下,教我不相信它的Soft power是用來欺騙秋葉原宅男的說詞也不容易吶。

如何在「正統」與「彈性變通」間找到平衡點,同時軟化主事者僵硬古老的思維,大概才是Soft power能不能柔軟施力的關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