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4, 2007

誰還喝自來水?




台灣的國務機要費論戰尚未落幕,日本政壇也陷入了金錢風暴之中。官僚、民代等等政治人物以私人辦公室雜支為名目超支核銷各種費用的惡例,在在野黨與媒體爭相追蹤揭露之下,如今一個一個攤在鎂光燈下為人檢驗。而這場暴風之中,最不能不提的則非新辯詞層出不窮、簡直唯恐天下不夠紛擾的農林水產相──松岡利勝莫屬。

松岡上任未久即曾因可疑的政治獻金引發爭議,但在安倍力挺下安然度過輿論風暴。這回他被逮到的把柄則是,專職松岡資金管理的團體所在事務所,單是2005年以光熱水費(即電、瓦斯、水費)為名義核銷的費用就高達507萬日幣,過去的「業績」總和更為驚人,五年的光熱水費共計花去了2880萬日幣。光聽單向數字沒有辦法理解其間玄妙,但若舉出一般人民平均花費,大概就不難理解這個數字為什麼在政壇與電視上引起喧然大波。

一個二口之家每月光熱水費平均約為萬元出頭,視冬夏期和所屬區塊略有增減,但大抵不脫此數。而松岡的黃金事務雖不提供每日動鍋動鏟洗濯沐浴的服務,卻能創出每月高於家戶使用四十二倍的驚人業績,要說服我接受這個數字合理實在困難到了極點。我唯一幫他想出的開脫就是他樂善好施天天在事務所裡擺流水席宴請東京遊民,而且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所以得此佳績。在不然就是他偷偷豢養了一支精銳軍隊天天魔鬼訓練,打算攻安倍之不備自行篡位登基。

遺憾的是我好意提出的公關粉飾說詞並沒有獲得採用,松岡倒是自己提出了一套更不可信的辯解,他把高額費用歸咎於事務所內使用了一台特製的淨水器。在野黨可不是好惹的白痴,松岡淨水器說法才剛面世,第二天就有大批議員直擊其辦公室要求奇貨共欣賞,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是每年可以吃掉507萬日幣光熱水費的高級淨水器。結果此行果然踢爆了淨水器的妄辭,從頭到尾只見松岡的秘書支支吾吾,搜遍辦公室卻找不出半台淨水器足以安撫民心。這還不打緊,次日松岡匆匆出面澄清,表示他日前言詞有誤,其實辦公室根本沒用什麼高價的淨水器,他們只不過是喝一種比較高級、對身體有益的還元水而已,而這種每罐500毫升的礦泉水,一罐要價5000日幣,相較之下可足讓連爺爺的伍佰塊便當都相形失色地閃到一邊去。

更經典的還不止於此,面對媒體記者的一再追問,松岡理直氣壯地再補一句「這年頭幾乎沒人會喝自來水了啦」(今どき、水道水を飲んでいる人はほとんどいない)。這句話浮上新聞的同時我正好從廚房端出冷水一杯,來源沒有別處,當然是隨開隨飲的自來水。正面迎上農林水相這句直接了當的宣言,我驚愕得水都要灑了滿身,原來現在還相信日本自來水可以生飲的只剩下我這等無知的外國人。而最大的諷刺是,當我以松岡利勝為關鍵字查閱他的個人網頁時,上頭映出了大大的一行綠字:

「捍衛水、綠意與食糧」 (水と緑と食を守る)。

どんな水を守っているかな…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