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8, 2007

316 煙斗慶生記


3月16日是煙斗的生日,我大概從一兩個月前開始就不斷追問大王心屬何禮,同時很有咬牙奉獻兩個月賣聲薪水給大王添物更衣的豪氣。不過大王樂天知命、物慾淡薄,就算有想買的該買的也早就不動聲色砸錢帶回,根本輪不到我這種貧窮的小龍套出來灑金,所以一問三不知,每一次都是以「該買什麼好哩」(なにがいいかな)這種說了等於沒說的反詰語氣結束對話。

我苦思甚久,終於想起春季手機上市時,煙斗曾經對Motorola的超薄機型表示興趣,於是半哄半強迫地拉他到Yodobashi Camera挑選。然而大王不虧是手機的早採用者,對於行動電話的挑選自有一套嚴格標準,不但想要輕薄便利、造型獨特,更重要的是希望手機能夠打破日本與其他國家系統無法整合的藩籬,不論行走世界各國都能順利通話,以符合他立足日本放眼亞洲的展望世界的國際人心態。在這麼嚴苛的條件下,Yodobashi內展出的幾十種手機全部被打上X號,煙斗溫雅地笑笑說還是算了,這一期的手機中沒有任何一支能勾起他觸碰的欲望。

我不死心,東刺探、西暗示好一陣子,煙斗好不容易想起他差不多該換個公事包了,於是趕在他的購物慾望消失之前,我拉著他直奔0101的男士精品樓層,挑選翻撿了大半天,終於敲定一只Porter的手提肩揹兩用包包作為今年的贈禮,同時也宣告我近兩月賣聲所得正式歸零。

備妥禮物還不夠,卡片、蛋糕等等應景小物同樣不能缺席。生日前夕,我向連日加班到幾乎虛脫的大王請示次日應購蛋糕口味、式樣和其他特殊要求,只見煙斗眼色朦朧、意識恍惚地輕道「我想要白色的蛋糕」,進入夢鄉前再補了一句「要很大的蛋糕喔」,然後就徹底失去言語能力,癱睡在暖被之間,只留下我在一旁繼續盤算次日的購物補全。

星期五中午,先完成應有的溫書進度後,接下來就拎著小包出門辦貨。先在Tokyu Hands備妥製作卡片的需要道具,再赴百貨美食街挑選今日的重頭戲。如今這個時期正好是草莓和櫻花當道的季節,若再搭配煙斗指定的「白色」要件,可以選擇的內容大概就只剩下水果戚風或最標準的日式草莓蛋糕(ショットケーキ)。草莓蛋糕是各家專櫃的基本配備,要購得並非難事,但麻煩就麻煩在正因為它太過普及,如果不挑選個裡頭別有洞天的特製品,感覺就少了那麼一點生日當有的驚喜。

北千住的0101甜點區塊雖然為數不比銀座、新宿、六本木,動輒就有十幾家大師專櫃齊聚較勁,但幾個名聲不小的大店仍然在此有櫃,要從那些晶瑩剔透的草莓、粉白如雪的奶油,和一點光澤、一道花擺、一抹焦糖漬都充滿誘人姿態的蛋糕群裡挑出今晚唯一的高音,仍然是件艱鉅的任務,更何況西點櫃最邪惡的作法,就是只從視覺進行挑逗卻不容許試吃褻玩的可能。我在裡頭繞圈無數,苦惱了半個小時之後,終於忍痛放棄各買一個回家吃到肥死的念頭,駐足於以水果派點起家的FED前方,挑選了貼有「本月推薦」字樣的草莓起司蛋糕為禮。這個蛋糕是以清雅的起司蛋糕為基,外頭鋪上豐厚的微甜奶油,上層堆滿完整的草莓再淋紅豔果醬,顏色對比鮮亮搶眼,在視覺上也遠比其他草莓蛋糕都還來得飽滿一些,完全符合大王交代給我「要白」、「要大」的奢侈要求。

把蛋糕帶回家塞入冰箱後,我開始動手作卡片聊表心意。親朋好友皆知我從來不善手工,藝術品味其劣無比,更絲毫沒有巧藝可言,但我卻從來不吝於把我醜拙的作品送給煙斗作紀念。今年亦不例外,我盜用了MATSUZAKAYA松阪屋百貨新標的櫻花熊貓的概念,作了一張有櫻花熊貓彈出的半立體卡片贈與煙斗,打算在煙斗被感動(或者驚嚇)的剎那再唱首熊貓代表我的心以為祝壽(意味不明ですけど...)。

大功告成,我繼續回到書本上消磨時間,捱到十點看完了「流星花園」最終回,時鐘的指針已經超過十一點,手機仍然安靜無聲,煙斗似乎還沒有從公司離開的準備。雖然我前日已經叮嚀再怎麼樣至少得回來切蛋糕,不過快被會計年度操昏的煙斗究竟趕不趕得上南瓜馬車的魔法時限,我還是一點把握也沒有。

十一點十分,終於傳來離開公司的聯繫。十一點二十,我滾好開水備妥紅茶,蛋糕都上桌待命了,主角卻還行蹤杳然。好不容易捱到十一點半,電鈴終於響起,煙斗趕在他生日結束的三十分鐘前順利抵達家門,我慌忙備茶取刀,匆匆把他安上座椅,插好蠟燭、點火、熄燈,總算在最後的十五分鐘唱完了生日快樂歌,緊張之餘連錄影鍵都按錯了,只得多拍幾張照片聊為解憾之用。

壽星切開蛋糕,豐白的奶油果然露出微黃的起司餡,中間還夾帶著幾絲草莓果醬,入口後甜而不膩,微酸的起司味道綜合草莓醬的糖香。壽星滿足地吞下了四分之一的份量,我也相去不遠,完全遺忘了八點以後進食對減肥的百害無益,反正生日嘛。

壽星收下了卡片禮物,開心向我致謝,圓圓的臉上大大的笑容,一副標準的煙斗式憨笑表情。為了這個宇宙無敵的笑意,明年我會繼續努力。煙斗祝你生日快樂,希望你天天快樂。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