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9, 2007

花より男子2、終了



三月中是日本各級學校密集舉辦畢業典禮的時期,也是工作年度的終結點,而所有陪伴閱聽人十到十一週不等的冬期日劇,也多半會在這一兩週內相繼謝幕,取而代之則是填補空檔的特別節目和下期日劇的預告,開始輪番在螢幕上沸沸揚揚。在這樣送舊迎新的氣氛裡,我終於結束了「花より男子2」的觀劇歷程。

在日記裡大概提到不只一次,「花より男子」的播映對我來說意義很是特別。第一,它是貫穿我青春期後半和前成人期的重要精神食糧之一。我追逐這部漫畫超過七年,至今依然記得每月到漫畫店內狩獵,有無新本發刊決定了我踏出店內的表情是昂揚或者沮喪。漫畫裡的背景從來沒有脫離過高中生活,漫畫外的我卻在觀閱過程中不斷長大,於是越到後來,對結局的等待越像一種不可解的執念,那有點像是抓不住時間的尾巴,不得已只能蒐集所有和青春扣連的物件聊為補償。第二,它是我初抵日時的重要娛樂,儘管當時有大半的內容都不在聽力理解範圍,電視也沒高階到可以顯示字幕對照,但在每天都覺得功課怎麼可以多到像暴風雪一樣的別科生涯裡,「花より男子」和飲み会的存在抒解了好一部份的壓力。所以一得知TBS有意趁勝追擊,在一年後的冬檔期推出續篇,我毫不猶豫地撥開了各項雜務,把每週五晚上固定為我對電視的膜拜時間。

和第一部非常不同,「花より男子2」的內容比較沈重,道明寺司和牧野杉菜的交往遲滯不前,途中又有不斷出現的心理陰影、財閥連姻、失憶等等片段作祟,整部戲裡程咬金一個接一個沒完沒了,井上真央流淚的次數遠遠超越第一部達數倍之多,看得我每回都覺異常悲涼,直想著漫畫也沒這樣悽慘,「花より男子2」難道是想重塑格差社會下的現代阿信不成?

此外,大概是第一部炒出了良好的收視率,第二部拍起來手筆就闊氣許多,不但戶外取景倍增,演員陣容也相對擴大,最後一幕甚至還借下武道館,把松島菜菜子、瀨戶早妃、加藤夏希等等一二部的助陣配角全部請來鎮場,很有幾分結局傾囊雙倍大放送的氣勢。再加上末尾增添了漫畫沒有的求婚情節,又有蒙牧野搭救的富商金援促成聯姻,誇張的安排讓從頭到尾幾乎每集都為淚水淹覆的「花より男子2」終於一掃陰霾,以極其盛大過份歡喜的姿態圓滿畫下句點。

電視前的我雖對僵硬舞動的松本潤和井上真央有些傻眼,又不斷嘟囔著這安排似乎嚴重脫離漫畫劇情,誇張得足列本年首冠。但同時又隱隱覺得,這安排總算幫隨著劇情哭哭笑笑三個月的觀眾們出了口氣,起碼我們今日可以滿足地一夜好眠,不用在熄下電源後還得對戶田惠梨香咬牙切齒小針頻發,也不用一邊替加藤夏希掬淚,一邊又默默祈禱她盡早人間蒸發。

我對「花より男子」的男角選定一直有很多批評,但對女角們的切合勝任則萬分肯定,而還有一項絕對不能不誇讚的,就是此劇主題樂的選擇。第一部時,劇裡用了大塚愛的星象儀,第二部則為宇多田光的The flavor of life,兩首都是曲調微哀的主題樂,配合情節落下時,足讓已近乎飽和的情緒失守潰堤,要不跟著劇中人物哭笑哀嘆真的不容易。什麼叫做音樂畫龍點睛,「花より男子」做了最佳示範。

「花より男子2」的結尾中,從井上真央之口道出了每個人的後續發展。通常日劇裡會出現這麼一著,多半就意味著這回真的要說再見,但已沒有再見的機會。我看著螢幕上的終わり字樣,滿足裡參著遺憾,隱隱覺得,這句點似乎也打在了某塊記憶版圖之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