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5, 2007

蜂蜜與幸運草(ハチミツとクローバ)



接著「花田少年史」之後,我又看了同樣改編自漫畫的「蜂蜜與幸運草」(ハチミツとクローバ)。遺憾的是我從沒讀過此部漫畫原版(來到漫畫大國卻無法看漫畫是一種凌遲,我懷疑這是老天對我過去藏漫數百本的懲罰),之所以租回電影純粹只是因為卡司裡俊男美女雲集,可想而知這等青春織就的畫面必然賞心悅目。此外我也始終不能忘懷,半年前當此片瘋狂預告時,裏頭曾經出現櫻井翔對著油畫布讀出櫻花如雨飛墜的夢幻之景,以及開頭那句動人的旁白:

「我第一次看見人墜入愛情的瞬間」。

「蜂」劇的內容軸線清楚而明快,說的是一群美大學生因為創作、人生規劃與愛情等等問題交錯揉雜的生活經歷。這個主題我初看之時便起了幾分熟悉之感,細想之後恍然大悟,日前轟動的「交響情人夢」其實和此劇異曲同工,惟「交」劇走搞笑熱鬧風格,「蜂」劇的路線則正經、成熟,並且十分認真地點出了面對創作瓶頸、三角戀愛關口,以及職場與校園生活斷裂間的衝擊等等難題。電影不是教育影片,漫畫也不是教科書,它們通常不會耗去大量篇幅指點問題解決路徑,而只專注於描述問題崛起的背景、人在裏頭的猶疑,以及那些通常遺憾居多的結局。此劇亦不例外,戲裏頭就如許多青春影片一樣,有許多的徬徨,有盛產的活力,當然少不了一些掙扎、失落與齟齬,以及貫穿了頭尾的若有似無的單戀、錯戀與失戀情節。

此片風格甚是清新小品,演員、色調和拍攝手法都非常恬淡乾淨。和大多數的當代日影相較,它大概不會予人什麼太過殊異的衝擊,可能連日後偶然懷念的印象也是淡薄的,就像那些逐漸在腦海裡褪淡的校園時光,總是輕輕地如色淡的水彩畫,卻又永遠有個卸不下的墨邊恆常勾於心頭。又或許,這種似忘卻不能忘,要記又記不深刻完整的糾葛,就是這部作品刻意要實踐的意象,一如它對校園時光的定義。

這部片裡我喜歡的場景有二:其一如前所述,櫻井翔邂逅蒼井優的瞬間,在畫布裡看出了片片櫻花飛墜。那是一幕口述無法闡明,惟有畫面形容最為貼切的風景。我甚好此景除因其帶著幻美、奇異的風格,也和它以實景體現了虛渺的戀慕情緒有關;說俗一點這叫情人眼裡出西施,說得幽幻一些,那就是你總會在某個人的心底微微放光,縱使他未必落在你的心上,反之亦然。但也就是因為有後頭的遺憾襯色,反使那瞬間綻出的輝芒顯得分外迷亮。同時櫻花又是一種微妙的暗示,櫻花豐美纖細但短綻即去,倘若以其喻戀情,除了黯然淚下之外看不到更好的結果。然而,這不也正是泰半校園愛戀的終局?

另一個深得我心的場景,是眾人臨時起意,從展場驅車直奔鐮倉海濱的一夜之旅。我喜歡這個場景,首要原因當然是五個俊男美女戲水歡暢的視覺效果甚佳,其次則是因為旅行在這部片裡被賦予了多重意義:它一方面是對現實與成人社會的逃避和反動,另一方面卻也是揭露並且導往成人世界的路徑。旅行讓五人醞釀久遠的情誼發酵成甜美酒液,在這夜裡人人都笑得開懷盡情,然而旅行也促發了苦澀氣味的散逸,經過這夜後如何定義彼此關係、如何放棄、如何行進…這些旅行前暫時躲逃的問題在歸途中重新襲身,旅程中得知的秘密更加深承擔的重量,再對照前一刻的歡愉,一切就愈發沉重了起來。

旅行的意義不只在電影裡如此,現實生活中也何嘗不是?所以旅行時特別容易興起火花,戀愛的火花,分離的火花,開心的、怨懟的火花…旅行擦撞了我們心底的打火石喚起熱光,然而旅行後卻得獨自面對燎原紅焰或焦壤,百味雜陳,真正的意義只有自己解得;解不開的,就繼續出走,所以伊勢谷友介和櫻井翔,終於還是踏上了各自的旅程。

我很難明確的說我到底喜不喜歡這部電影,但我很確定我十分羨幕劇裡人物那樣傻氣的堅持與恣意的青春,還有那麼單純為某個目標投下所有心力的執著。這些安排總讓我想起我好像也曾經有過單一純粹的信念與努力,即使我早已經找不著歸返的徑路。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