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 2007

打工的品格


「派遣の品格」大概是這檔戲劇中最直逼日本社會問題的一部,儘管內容中仍少不了誇張的安排和過度理想化「派遣職」的情節,然對派遣社員與正社員間因條件差異引發的各種對立、衝突,以及工作態度和認同感上的歧異倒也多有著墨。我雖然不清楚派遣職員對此劇的認同程度,但裡頭有幾個橋段,看在比派遣族還不如的打工人如我眼底可是椎心無比。

儘管同樣是在描述職場血淚現實,然「派」劇和這兩年引發轟動的「The devil wears Prada」顯著不同。後者雖然通篇小說都為Fuck/Hell等尖銳的抱怨文句貫穿,作者尖酸刻薄的程度讓人讀來分外快感。然而我猜它之所以能夠吸引無數讀者擁護,有極大成分是和作者再怎麼苦痛都仍是個流行頂端的正職人員,動輒可享免費名牌服裝進貢,時時穿梭在霓裳雲鬢之間有關。如果她今天描寫的不是流行時尚界的黑暗,也未在黑暗之間不斷丟出金碧輝煌的名號閃墜,我認真地懷疑它是不是真有機會大量翻譯外銷,並在改編電影裡邀得好萊塢的新星與巨星輝煌;恐怕很難,此書成功與它是「hundreds of girls would die for」的工作有關。

相較之下,「派」劇顯得更貼近市井小民,起碼加藤愛飾演的悲情貧窮派遣族常常讓我興起「啊,對就是這樣」的悲涼之感,讓我忍不住覺得也該來寫個「打工的品格」抒發怨氣。

打工需要哪些品格?或曰,不得不有哪些品格?

第一,忍耐力。打工族必須要忍耐低薪,忍耐和薪水不成比例但無限繁殖宛如異形膨脹的工作內容;忍耐上頭枉顧私人時間,卻總愛在一大清早或深夜傳來明日上工的簡訊;忍耐跟你嘻皮笑臉裝熟薪水高你數倍,但想盡辦法從你身上凹走好處的正社員;忍耐接洽對象淡漠無應如死魚翻肚,忍耐通車時間比工作時間還長了的地理遙遠。

第二,多才多藝,或曰偽裝的多才多藝。好比說你的頭銜雖然是翻譯,卻得兼任劃線標色文書打雜等瑣碎工作,同時扮演偵探和Google腳色,並幫正社員做好一切明明不在事先談妥範圍內的工作。或者你明明是以中文家教的身分接受聘用,不知怎地卻開始兼任英文教學,同時執掌電腦說明,偶爾還得出面用破爛的日語與工程師接洽那些根本聽不懂的外來語。你身心俱疲卻沒有勇氣與錢作對,只好暗暗祈禱下次不會連伺候幼犬吃飯散步都成為新的工作範圍。

第三,身強體健或過人的意志力。打工族不若正社員有勞保與勞基法庇護,出門應戰靠的全是肉搏血鬥,如果不想和錢過不去,那要不是練就一身鐵打的軀體,就是得靠超人意志力咬牙撐過。所以打工族最好能練就前日熬夜打字,次日仍可聞雞起舞的本事;能連上四五個小時課程扯開嗓子教學卻不聲嘶力竭喉嚨痛的丹田功夫;能連看一整晚的螢幕與八號字但不脫窗,整晚飛舞鍵盤而指不硬脊椎步僵;能一日奔走數里全身都閃著晶亮汗水,卻不改微笑時的光輝;能應付客戶家恆常亢奮的幼犬並且全身而退。

第四,健全良好的心理建設或過人的健忘能力。最上級的打工族必須在遭逢上述任何一項狀況時,仍能從心而外不露任何慍色、毫無怨懟詛咒之情,不會到中環打小人,也不會上網數落罪狀暗批洩恨,照樣可以擺起笑臉完成任務,並以領得薪水為唯一己任。而更高明的境界則是隨遇隨忘,完全不把挫折當一回是吞下,反正怒到了極點薪水也不會加倍,浪費腦力精神與之斡旋震盪,當然怎麼計算都不合。

由此看來,我離完美的「打工的品格」境界還很遙遠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