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5, 2007

Laputa Garden


年末餐會連連,整理檔案時赫然發現漏了一攤十分重要的聚會。去年12月26日晚上,為了替煙斗爸提前慶祝六十大壽,煙斗媽老早就定好一家座落於青山的歐式餐廳。彼時雖值年末兵荒馬亂,煙斗家人包括阿姨外婆仍然十分捧場地全員到齊,五點半在表參道端口會合後,一行七人便浩浩蕩蕩地朝外苑前移動。

26日晚間的表參道非常擁擠。聖誕節雖然剛過,當天又非週末假日,表參道的輝煌燈火和洶湧人潮卻絲毫沒有褪弱的趨勢;街道上動輒就有長列拉開的人龍隊伍,街道邊的櫥窗裡則是不遜星光的金碧輝煌,兩者遙遙對映,交織出一片好景,泡沫經濟以來寒酸苦澀的時日彷彿已經過去,取而代之是一片正在蒸騰燒燙的消費氣候,儘管這可能只是暫時性的海市蜃樓。

表參道最熱鬧的區域集中在車站到明治通口,尤以表參道Hills為中心,聲名顯赫的各大名牌沿著大到左右漫開。穿過迂迴崎嶇、室內空間設計老讓人有種四界無依八方漂移的不定感的表參道Hills,我們續往青山一帶前行。越往青山方向走,五光十色的招搖店面和人潮也就越稀落,慢慢的甚至連燈色都暗了,只有幾盞微弱的暈黃光色在夜裡曖昧朦朧。青山一帶雖然是美食指南知名店家的群聚地,然而這些桃花源們全都脫俗離世得很,要嘛匿入深巷要嘛藏於大樓,若無靠熟客指引帶路恐怕詢不得通幽曲徑。也或許這種困頓漫長的行路過程正是餐廳精心安排的開胃菜,於是還不到店口人已經餓慌了,見到招牌那瞬間無不感激涕零,入口的食物又怎麼可能乏味?

Laputa Garden亦屬此族,從我們離開車站步行約莫半小時許,才終於找著一座外觀與辦公大樓無異的冷灰建築,而若不是因為邊口闢了一道不相襯的雕花沉木厚門,並且擺上精巧的譜架上列菜單,恐怕誰也不會預料到這平凡大樓裡頭深藏的花彩乾坤。把門的侍者確認身分之後,領我們進入後頭電梯,裡頭只有一個按鈕,直達位於頂樓的Laputa餐廳。一出電梯,無數的驚呼立刻在身邊響起,因為直襲眼前的可是燦勝星海的東京夜景;定睛四望,水光湛藍的戶外泳池靜立眼前,左右側則分別是三家以落地玻璃與銅色建築為基調彷若透明溫室的餐廳,內有幽微燈火搖曳,輕柔徐緩,深怕擾了外頭霓彩紛然的東京之夜,大樓裡果然乾坤妙奇。

餐廳內的設計是以沉穩的棕紅色調為經,兩面透明的巨大落地玻璃為軸,輕輕招引著東京夜景的流滲;而既有美景佐食,那麼談天也佳,沉默亦妥,總之微微傾首,外頭就是無止盡的夜話。

有景其美的餐廳,飲食通常亦有相當水準,以南歐風格自詡的Laputa Garden亦不例外,其中又以鮮魚、牛隻內臟和果物的烹調變化最為精彩,輕炸過的麵包外酥內軟,單食佐餐沾橄欖油都是良伴。初始時我們還望著巨盤上每道不過一口大小的菜餚失笑,沒想到一頓吃下來,肚子飽鼓程度絲毫不遜視覺饗宴,以至於侍者後來端上近4吋大小的蛋糕模型開放無限點食時,每個人都很客氣地只索了兩至三種,還不斷為自己的貪慾抱歉。結果蛋糕一上桌,煙斗外婆大大發出的「欸?」聲恰好道盡所有人的困惑;方才的模型原來純屬參考,真正上陣的蛋糕連五公分都不到,透明的方形巨盤有五分之四都是奶油果醬的精雕裝飾,無怪乎煙斗外婆驚愕非常。事實上,我們所有人都是在看到蛋糕後先愣了五秒,接下來就有志一同地開始哈哈大笑,什麼抱歉含蓄全都扔光了,集體懊悔著沒有一口氣點下十種口味細嚐。一餐始於優雅的晚宴,最後就這麼終於蛋糕引發的爆笑和熱鬧。

步出餐廳,夜裡的外苑前無比安靜,除了連綿不斷的行車,大道上泰半建築都熄燈無光。我們從外頭仰視,試圖辨認大樓頂端Laputa的身影,未料除了蒼茫月色之外什麼也不得見,這棟灰冷色的建築從外頭看來平凡無比,誰也料想不到裡頭藏了一樁秘密──一通往空中花園的秘徑。


[1]Aoyama Laputa網站
[2]餐點
laputa01laputa02laputa04laputa09laputa08laputa10laputa13laputa14laputa20laputa21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