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6, 2007

Hawaii V:景



由於我已經完全厭倦這個主題,所以決定在兩篇中把遊記做個總結。之所以草草收尾,純粹是因本人月亮雙子反覆無常且極無耐性的特徵作祟,而非係夏威夷已無更多話題可言。事實上正好相反,夏威夷群島地近熱帶,氣候恆穩且濕度不高,又兼擁海洋、火山與雨林等天然景象,再加上地處海域中央的戰略位置,不論是就地理歷史或文化角度切入,可觀可論之處均極其豐富。單是歐胡島內繞轉一圈,豢養出的話題就有如天方夜譚足以千夜纏綿,足跡擴展至夏威夷島後所見所聞更是豐富,遺憾的是動筆的我有雙子入月宮,沒有耐性把所有景點一一交代,略提三點不可錯過的特色,至於夏威夷的其他美好,就留待有幸一親芳澤者自行感受唄。

夏威夷哪裡不容錯過?我的第一個回答肯定是珍珠港。

這座幾乎扭轉了東亞命運的南國軍港,是美國向日軍宣戰的關鍵起點,也是二戰情勢逆轉的分水嶺,更是上千名士兵永遠沉睡的墓穴。儘管如今的夏威夷戰爭氣味已然十分淡薄,然當年以亞利桑納號為首,遭日軍空襲擊沉的數艘戰艦如今卻依然沉睡珍珠港邊。受限於作業困難與遺眷意願問題,美國海軍後來放棄了打撈與除油作業,改以沉艦為基,在沉船處建起一座長型的珍珠白紀念館,左右的銹蝕鋼管記錄著當年慘烈的淹覆,飄揚的星條旗下則刻滿殉難者的姓名,日日夜夜弔念那些永遠停駐於歷史而無途歸返的犧牲。

我之所以推崇珍珠港,首要理由當然是因為它是一部活歷史,站在紀念館上甚至還嗅得到未除卻的餘油氣味,默默地闡述了當年海上燃火時的慘烈景況;儘管當時的見證者泰半都已亡佚,如今殘餘的也多半是帶著傷痕血淚的遺物,然而它仍然提供了某一種親近、重窺過去的可能,而且絕對是比歷史課本或傳記裡的文字都來得更具震撼力,也更能體現出戰時各種複雜糾葛的認同的史事教材。


其次,此地的海軍紀念館在陳述史實時,展現了他們力求中立與反省的精神。那種貫穿了泰半好萊塢電影的大美國主義在此處並不鮮明,相反地我看到聽到的是,他們對當時美國軍人過於自信以及錯誤判斷做出的反省,並由此延伸的自我檢討,以及對當時下令攻擊珍珠港的山本五十六捨棄個人立場忠於軍人使命的認同。我深以為,要抹除某些根深蒂固的種族偏見與國族認同,並重新評價史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此地的紀錄影片與說明算是做了成功的示例。

戰爭從來是少數人的決定、多數人的犧牲,每一場戰役背後必然有無數無法畫清正邪明暗界線的問題糾纏,然而這些問題常常在回顧的過程裡遭到忽略,所幸博物館內的展覽並沒有輕看這個部份;他們提到了在珍珠港空襲事件中喪命於日人之手的日裔美籍軍官,以及從夏威夷移民返回日本,後以日軍身分來襲夏威夷的上校等等…這些在戰爭歷史中罕有機會聽聞的聲音,如今是紀念博物館裡重要的展物之一。我認為他們選擇這樣的展示十分正確,因為這些微小卻真切的聲音的隱沒,乃是一切誤解、鬥爭以及戰爭的源頭,戰爭博物館的存在除了標示時代的軌跡,應該亦有避免重蹈覆轍的寓意在裡頭。

此博物館唯一的敗筆是導覽中穿插了小布希的演講,這個強調自己曾經參與太平洋戰爭的總統不改豪氣地宣稱,美國人應該忘記背後努力向前,不再追究過去種種,因為美國「幫助他們曾經的敵人日本成為世界上屬一屬二的民主化國家,如今兩國已是重要盟友」。聽完此段後我和煙斗面面相覷,深覺布希真是叛逆這座紀念館價值的元兇,見證珍珠港慘烈戰況的退伍軍人紛紛來此義工,盼望人們記得戰爭裡的犧牲、相互理解與和平的可貴,結果領導者反而嗆此言說;誰是毀壞和平的兇手,果然從言論裡就得見端倪。廣島原爆紀念館又是如何呈現二戰種種,則是我參觀完此館後非常好奇的另一個問題。

第二個不容錯過的景點則是夏威夷大島上的火山自然公園,此地包含火口湖、火山口、融岩遺跡與熱帶雨林多重景致,車行一圈下來,火山的多重面向盡收眼底。其中最吸引我的是一處寬闊下限的凹型巨坑,據稱不久前才有火山熔岩滾滾流出,何時再起仍是無從預測的變動。夏威夷的原住民認為火山是多重性格的女神,她三不五時癲狂起舞,偶爾流淚則成了靜美遼闊的火口湖,還有一個一個不規則的巨大坑洞,處處都是硫磺的濃味。火山周邊多呈焦黑墨色,像焚灼過的焦壤,了無生機,蒼涼至極,立於坑口邊緣時人的微小脆弱頓時顯得非常清晰。這裡的景況也讓我想起湯姆漢克和梅格萊恩的「跳火山的人」,大概只有人生走到了無路可退的盡頭或真正無聊至極,才會萌生入絕望之地如此,或湧生葬身火山的念頭。

第三個值得觀賞的是夏威夷的夜景,觀景最佳去處則是通往Diamond Head的半山側,山路上逮著了樹矮草低的缺口就得匆匆鑽去,趁地形的空檔遙望檀香山城內燈火,那感覺有點像自貓空窺瞄盆地燈火。歐胡島的夜景很美,那種魅人的氛圍與東京以冷白鋒芒見長的燈色不同;約莫係因前者以觀光聞名,單是飯店、旅館等暫時性的棲居點佔了島內極高比例,這類處所又好飾以橘黃暖光,於是夜色一深,燈火盡燃,由山坡上俯望而見的景況便如有千萬盞燭光沿路起伏,是一種直直暖進心底的柔光。東京的夜景當然也美,然而冷冽並且尖銳,燦光中帶著淡漠與不容親近的傲氣,和此處和煦柔美的光色孑然兩樣。我無法輕判何者為佳,也許各有特色,但若論起舉頭夜空,那肯定是歐胡島的星光更勝一籌;起碼在東京,我從來不曾見過那樣豐多、那樣閃爍的星斗,像只打翻的珠寶盒,渾圓的寶石漫滾著晶瑩了整片天空。

珍珠港、火山、夜色,它們將是我斑斕的夏威夷回憶裡,最耀眼的三道彩虹。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