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4, 2007

Hawaii IV:買


這位老兄在夏威夷紅翻天,他的唱片應該是現在最當紅的伴手禮,未聞其聲十分好奇,不知網上可有下載乎?

「買」這個標題打得我十分心虛,因為一回想起威基基海灘上人人手提名牌大袋招搖過市的風光場景,我就想不出幾乎日日空手出入的煙斗和我有何資格月旦此地消費。不過,既然我要寫的也不是夏威夷購物指南攻略,那麼談談逛街遇到的新鮮事兒,總該還落在許可範圍。至於購物指南攻略,說老實話也沒什麼好提了,有興趣者不妨利用在日或來日時光,親赴書店挑選任一本以「ハワイ」為題的觀光導覽並按圖索驥,日人對消費分析的細緻綿密保證精準到你不愁銀彈無處發威(但若荷包乾癟如我輩,就只能對著雜誌狂噴涕淚口水)。

我從到達威基基的第一天起,就一直深為相同疑惑所擾,那就是夏威夷明明號稱終年溫度平穩、四季如夏,但是滿街最耀目的櫥窗、最炫亮的品牌名號,還有最豪華的Shopping Mall和DFS穿堂,幾乎都淹沒在一片深黑濃棕艷紫嫣紅甚至還穿插著毛絨的世界裡,和一公尺外街道上人人短袖半褲,偶爾還有比基尼輕快飄過眼前的晴空夏日,彷若是兩個斷裂的時空。我記起在凱恩斯與曼谷街頭時也曾閃過相同疑惑,一來我困惑這種刻意營造的季節感的必要性,二來我不解誰會冒著暖熱日頭開心地買下一件貂皮大衣帶走。不幸(或該說萬幸)的是,我很快就發現果然有,而且為數還不少,其中又以日籍女性為大宗;於是一條長街走下來,舉凡所有曾蒙「The devil wears Prada」欽點的時尚大店,裡頭都少不了大和撫子逡巡穿梭。

而既然在此地無用武之處的冬裝都可以販售得如此火旺,其他與季節相應的大小名牌精品更是無須贅言。於是我總算明白,何以我和煙斗才踏入飯店,接待人員就迫不及待地遞出了兩張DFS大樓免費通行券(遺憾的是我們總是又只是用它來就近取廁),也總算了悟,何以在威基基海灘邊,Coach會是密度僅次於ABC Store的連鎖店,

縱是名牌注定與吾等無緣,但購物為禮仍是無法避免的重責大任,買不起名牌大貨買買夏威夷當地製品總該算是誠意不淺,有此共識之後,煙斗和我努力翻找各大狂打The Best Gift of Hawaii的商店。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土產店這麼豐多普及,商品又如此琳瑯滿目,但要在裡頭找到一樣Made in Hawaii或Made in U.S.A.的物件簡直難如登天。幾樣似乎可以拿來攏絡年長婦女親友的刺繡,翻過來上頭印著Made in Vietname;一對看來十分逗趣的鳳梨胡椒罐,底下大剌剌地寫著中國製品,更別提菲律賓與印度尼西亞是如何堂而皇之地進佔了將近三分之一店面,即使多半物件上頭都印了一個巨碩又鮮明的「Aloha」或「Hawaii」。

雖然全球化的說詞已經爛熟到幾乎流出瘡膿,然而這樣細密完整的分工流通銷售系統,如今鮮活攤在眼前,我還是不免覺得如不可承受的巨浪襲來一陣暈眩,並且開始為依然空白的禮物名單惶恐惴慄,不知道是不是該先下手再想辦法煙滅掉那些Made in some where的證據。同時我也想起了老人類學家李維史陀在「憂鬱的熱帶」裡那個關於糖廠工人的記述,工人一週來日以繼夜揮汗產糖,到了周末梳洗乾淨後,再拿著這六日的血汗薪資回到糖廠買糖。這種無法中止的雙重剝削輪迴成為現代勞動最恐怖的詛咒,然而此刻我見到的是另一種驚懼程度不下前者的景況。想想一個一輩子也許從未見海、更遑論踏上夏島土地的縫衣勞工,無眠無休車繡過千百件寫滿Aloha和Hawaii字樣的棉衫花褲,這些字樣在他眼裡心中是如何一種景況,夏威夷在他的想像又是怎麼一種風光?我無法想像,只是一冷,Aloha那樣溫暖的招呼看起來頓時像血汗滲過,原該輕薄的衣衫在手中突然便沉了起來。

越是高度發展美若天堂的觀光地帶,背後隱藏的斷裂落差就越是深刻而無法縫補。

我們後來終究是放棄了這些異國又異國的物件,一如我們放棄與任何名牌商品產生關聯(喔不,應該是我們被名牌放棄才對…),並且轉而參考購物指南,在Honolulu Cookie Company瘋狂試嚐所有口味之後,取下那據稱原生土產且極有當地特色的夏威夷鳳梨酥作為贈禮之用。只是有趣的是,我在它兩家分店內都不曾見過日人以外的顧客光臨(除了我自己),這使得它到底有多麼原生土產成了一個難解的謎(說不定和鳳梨口味棉花糖、夏威夷炒麵Baby star一樣是另個為日客打造的日式夏威夷限定?)。

除了夏威夷鳳梨酥外,另一樣大量佔據我倆行李箱的商品是夏威夷衫(Aloha shirt),或曰「煙斗的」夏威夷衫。誕生於北國的煙斗大概自幼嚮往南國,從多年前開始就熱中於購買各種一看就讓人想跟他大喊「Aloha」的花彩襯衫,而這回既然有幸親訪夏威夷衫的原產地,煙斗的心情是如何澎湃激昂倒也不難想像。果不其然,從踏上夏威夷土地…喔,不,正確說來是飛入夏威夷領空的那一刻開始,煙斗就不斷耳提面命強調,他已將知名的夏威夷衫專賣店Reyn’s列入必訪重點。

一踏入朝思暮想的Reyn’s,煙斗完全進入失心瘋狀態,不但一家店從到到尾逛了四五回,還把每一件相應尺寸都拿起來細緻端詳半天;就連同塊布料不同部分裁出而略有差異的同款襯衫,都逃不過他謹慎比對的法眼,而一旁陪侍更衣的小婢如我,也得不定時提供個人意見以供大王參酌。可惜即使耗去了一個小時和無數挑選的心力,一家分店還是無法滿足煙斗強大的購買慾望,於是最後我們把歐胡島上的兩家分店與一家outlet都全數逛過,逛得該店店員人人都知道煙斗迷戀夏威夷衫後,大王終於心滿意足地帶著七件夏威夷衫與一件T恤返國,並贏得更衣小婢本人一句冷語:

「想必你已經準備好未來五年不再購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