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2, 2007

Hawaii II:宿

Sheraton Moana Surfrider是我們這趟旅行的落腳之地。縱使威基基海灘沿線一帶豪華旅館林立,更新、更大、更奢華、更靚美者均不在少數,但認真做了幾週功課的煙斗卻獨鍾這座已過百年的豪華飯店,於是踏上歐胡島土地未久,亮白色的加長禮車就載著肉體幾乎崩解的煙斗和我奔向威基基海灘的東端點。

創立於1901年的Moana Surfrider是威基基海灘飯店事業的肇始,隨著夏威夷群島觀光事業擴張,它被併入Sheraton集團旗下,和海灘沿線一帶粉紅宮殿風格的Royal Hawaiian及現代化摩天樓層飯店的Sheraton Waikiki交織成線,並以柔白細密理整過的白沙為界,昂然宣示著Sheraton集團在此處不可撼動的勢力範圍。

Moana Surfrider和前述旅館或不遠處的Hilton、Hyatt、Marriott都不盡相同,它沒有現代化的厚實鋼骨或巨大透亮的玻璃帷幕,沒有刻意建構的猩紅色中國建築或枯木色日式禪風,也不像Royal Hawaiian張揚地漆成光暖的粉紅。事實上除了新館增建的高塔之外,它甚至沒有建築超過十樓。Moana Surfrider是一座平緩而寬敞的H型建築,有老式的挑高大廳及厚沉的木質花雕,正門口則保留了四支幾乎不合現代精簡俐落風格的圓形華柱,整棟建築外觀則漆以棉白,在夏威夷清亮的日光下映呈一片明朗,隔著沙灘與湛藍海洋對望。

約莫也是因為古老並且刻意保持歷史感的關係,Moana Surfrider在建築內部也有許多異於其他新式飯店之處,比方說超乎想像的挑高天花板、在正面迎道處的凸窗設計,以及客房直通櫃檯的郵道等等…各種在現代化高級飯店不會出現的陳年古物,在這裡都以一種精緻而優雅的姿態被保存下來。此飯店的大堂則是由四個寬闊的方形客廳組成,兩旁另接穿堂通往雙翼別館,櫃台藏在右翼後側,廳堂背後則是正對沙灘海洋的陽台型餐廳。這種精心的設計使得Moana Surfrider從頭到腳都溢滿閑逸悠緩的氣氛,因為一踏入Moana Surfrider,舉目所及並不是礙眼的行李架或嘈雜著大排長龍的Check-in/out人群,而是輕鬆地將自己橫置、斜擺在柔軟沙發,或閒談、或閱報、或望著街腳發呆的的旅客群像,還不到房間人就已經完全鬆軟了下來。

我最欣賞Moana Surfrider的特色有二,其一當然是打開面海的落地窗台便能即刻享受的潮音浪響與海景風光。潮音是此地最大的特色,它時而洶湧如千軍萬馬奔騰,時而柔美如魅人小調,二十四小時從不間斷而且千變萬化,就算躺在大床上鎮日聽聆都不嫌厭膩。我睡眠時從來最忌聲響打擾,然而枕臥潮音入眠時卻讓人夢境更甜;潮音浪濤,是此地最美麗的催眠曲與起床號。

其二則是Moana Surfrider在大門左右兩側和面海側廳擺置的兩排搖椅;搖椅漆成與旅館一致的粉白,搖動得十分輕緩,偶爾發出一兩聲細小的咿呀聲響,多半時候則是安靜的晃行。我喜歡這兩排搖椅不單是因為它們正對著無敵海景和繁華人間,也不單是因為它們合襯甚至又為Moana Surfrider悠閒的氛圍添分;我喜歡這兩排搖椅是因為它們象徵著一種抽離、一種獨立於外的視線,彷彿只要落座於此,就可以抽身離開擾攘人間,並且靜默著觀看日出日落、潮起潮褪、人來人往,在安寧中享受片刻的孤寂感。

我一直覺得擺下這兩排搖椅真是Moana Surfrider的傑作,而且除了MS之外此地根本沒有任何飯店適合以搖椅作為裝墜;其他的飯店們全都顯得太新潮、太急迫,也太現代化了,早已經容不下任何脫了軌道的時間,即使旅行本身就是一種脫軌。

Moana Surfrider沒有豪華的內裝,沒有高科技的設備,當然也沒有內設的Shopping mall吸引旅客鎮日繞在裡邊,但他擁有最直接的海灘距離、最古老的歷史以及最豐盛的回憶,以至於單是駐足此間就像踏入了故事裡邊。如果有人要我形容Moana Surfrider,我會說他像個優雅的白頭紳士佇立在海灘的東端點,安靜閑逸,風華百年不減,而我們極其有幸,得以成為他豐多回憶的一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