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1, 2007

Hawaii I:食



關於這趟夏威夷旅行,有意記述的事項甚多,一時之間反而不知道該從何處下手,最終還是決定放棄循日而進的日記形式,改為分列幾個大項,先交代行程細節後,末了再分文另述觀察感想,以免我又在中途失去所有耐性草草收筆。

旅行最重要的關鍵除了視聽上的刺激,當然也少不了食飲饗宴,而夏威夷豐盛繁複的食文化在這點上絕對不會讓人失望。夏威夷多彩的食文化其來有自,一來此地氣候宜人、終年近乎恆溫,不但蘊養果物鮮蔬無數,又享地近海邊水產豐富之利,入廚的山鮮海幸俱不缺乏,即使不加調佐單以鹽水滾熟都令人回味無窮,更何況以香辛醬末熨理過的精心之作?

二來亦與此地多元的人口組成相關。將近四成的白人,兩成五的日裔與原住民,以及為數不少的華人、韓僑、菲籍移民,每一個種族背後象徵的就是一條蜿蜒漫長的食味譜線,或者各自延續味覺上的鄉愁,或者交疊圈綑出新的餚物,獨奏和鳴爭駁兼有,沖激堆疊出的便是紛麗的食飲文化層積。再者,食飲饗宴最勃發之處,向來要不是在紙醉金迷的都會中心,就是在天堂似地觀光勝地,當遊客擺明了要來這裡度假享受不計奢儉時,此地要不匯聚全球名廚炒手只怕也不容易。在這樣的前提背景助力之下,高度開發的度假天堂夏威夷,怎麼可能不成為味覺上的皇帝?

夏威夷最具代表性的餐點,約莫是白飯載著一塊巨大的漢堡排,鋪上雙黃荷包蛋再輕淋肉汁的Locomoco,還有Kua Aina式不把嘴巴撐爆簡直不能入口的龐大漢堡,或者輕夾香酥微辣的蒜泥炸雞三明治(這說明了何以麥當勞無法以其發育不良的連鎖漢堡攻陷威基基海灘…)。此外,混成進化的泰國菜越南菜廣式飲茶日本料理義式料理海鮮蔬果創意料理亦是不能錯過的佳餚,儘管他們看來都不像是夏威夷原生產物,然在長年的交融混織後,早已成為此地不容或缺的筋肉血骨。

在夏威夷食飲時,唯一不可不注意的是餐點的「份量」。我不知道此地是深受以量制霸的美式文化影響,或者夏威夷的原生特色就是強調壯闊豐滿為美,總之此地隨便一道前菜都足佔去大半張桌面和將近三分之二的胃袋,假如一不小心將開胃菜、熱湯、主菜、甜點盡數叫齊,那一餐之後恐怕三天內都不會想聽到任何食物之名。幾餐下來後,我終於恍然何以威基基海灘總是曬滿無盡相連到天邊的活人肉蒲團,也總算明白為什麼日本相撲界曾經一度為夏威夷力士壟斷;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肉蒲團也不會是,難怪此地日式拉麵店從早到晚長龍不絕,想來被數大便是美的夏威夷食飲文化驚駭過度的日人不在少數。

這趟在夏威夷造訪過的餐廳裡,有幾處值得一提:


[1] The Cheesecake Factory

The Cheesecake Factory是我們初抵夏威夷解決第一餐之地,之所以挑中這家餐廳除因它就在飯店隔鄰,招牌和四敞的店面又大得顯眼之外,也和店名聽起來就符合我熱愛的甜點風格有關。這家餐廳的驚人之處在於,內藏的納客容量就和外敞的店面一樣寬闊,侍者帶我們繞了好幾個彎才到位落座。此地上桌的食物也同樣走巨無霸路線,不論是煙斗的起司漢堡或是我的香辣雞排三明治,俱有豐飽的原料高疊,嘴巴不撐到繃裂簡直咬不完那座巨塔。盤內佈滿的薯條數量也不容小覷,要是換作在麥當勞恐怕得點個三份才能與之抗衡。我們非常努力地啃完了這熱量不知凡幾的「『輕』食」,得到的代價就是一整天都有絞肉幾乎滿溢出喉,嗝響伴著肉氣的噁心感,而且此後一週開始謝絕所有堡類、排類食品,就連終於來到Kua Aina的總店都提不起點餐的勁。

雖然CF造成了我們心理上的某種恐懼,但不可否認的是它的料理在巨大之餘,味道也豐美充實,好比那道泛著輕微蒜氣、微辣卻不至嗆口的雞排,我至今想來就仍吮指難忘。臨別前的晚上,我們再度踏入CF並且外帶了「The original cheese cake」和「Chocolate Dough」回飯店品嚐;起司蛋糕冰涼卻嫩軟的口感堪稱絕品,而由多種口感的巧克力組成還淋著一團花生奶油的巧克力蛋糕則幾乎是我一年食糖總和的甜蜜,甚至連發泡奶油都有淺淡的香甜氣味,為夏威夷之旅畫下一個甜美的句點。

[2]The Pineapple Room by Alan Wong

The pineapple room是煙斗和我甚為喜愛的Alan Wong's的副店。Alan Wong's在東京舞浜一帶設有日本分店,前年聖誕造訪後驚為天人,從此再不能忘記,爾後我們就不斷嚷嚷著若至夏威夷一定要親訪本店。遺憾的是,Alan Wong's總店位於市郊,離飯店路程甚遠且無直達公車,我們又另有其他行程擠壓,最後不得不含淚揮別總店,改訪位於Ala Moana Center的分店The pineapple room以解食欲相思。

Alan Wong是夏威夷的知名主廚,祖父為華僑、祖母則是日裔,這種交錯的血緣背景成就了他豐富的調理創意;他最大的特色就是兼納東西料理之長,並且用以開發各種精緻又美味的菜餚。在品嚐他的精心之作時,也嚐得到各種文化的崢嶸勃發,以及彼此之間的融合混成,是非常非常令人難忘的體驗(我絕對不會忘記在蝦肉下找到香腸細片的驚喜…)。

品嚐Alan Wong's餐廳的料理像是一場小小的冒險,菜色上桌之後別忙著入口,要先這裏輕撥、那裡緩移,偷偷猜測看似西化的料理中藏了什麼東方秘密,東方裡頭蘊歛著何等西方華麗。有時光看是摸不著頭的,這時再靠口感、味蕾解謎,在壓抑著卻繞舌不去的辛辣味裡揣摩香料的痕跡,在柔軟的、脆酥的、滑嫩的、韌毅的口感中探索主廚操火控味的絕技。

The pineapple room和總店的精緻料理路線不同,走的是比較輕巧、溫馨的家庭風格,店裡有不少客人專程來此午茶談天。煙斗和我礙於時間壓力,只點了開胃菜的Seared Ahi and Crisp Honda Family Tofu Salad分食,並且各自選了Sweet Chili Glazed Mahi Mahi和Shrimp “Scampi Style” 為主菜,最令人期待的甜點則只能忍痛棄捨。雖然菜色不多,但是美味不減,煙斗甚至在結帳時感嘆,假如是這樣的餐點,(即使吃得仍是撐飽無比)叫他每天報到也絕不厭膩。

[3]Top of Waikiki

Top of Waikiki最大的特色是它號稱自己為威基基海灘一帶最高建築,頂樓內設的三百六十度回轉餐廳,可將威基基一帶的夜景盡收眼底。衝著這個聽來十分有趣的宣稱,以及第一次造訪卻滿席無位的刺激,我們立刻預約了第二日的晚餐時段,決心要來體驗旋轉著用餐的新鮮感。然而實際入座之後,才知道此餐廳的視角其實不佳,視線範圍主要是迎對山側與高樓一帶,雖然確實有遼闊視野,但聽不到潮浪也看不到滿城光海,三百六十度迴轉的噱頭因而也顯得十分黯淡。

倒是餐點的味道還算不錯,餐廳特製的芒果奶油讓我們一人多塞了好幾口麵包,差點在主菜上桌前就開始發飽。清燉的雞湯和特製蟹肉塔(Crab Cakes)調味甚佳,香氣濃厚又不顯膩重,堪稱當晚佳作。至於主菜部分,由十煙斗一時忘記初日慘痛教訓,再度點了牛排還外加三隻大蝦為伴,我因而得以欣賞他的臉色如何在那盤「肉塔」上桌時由白轉綠,額角還浮起三條黑線的變化。不過嘲笑別人之餘自己也不怎麼好過,我點的海島芒果雞排(Island Style Mango Chicken)名字響亮份量亦可觀,初時還能讚美芒果香甜氣味與雞肉的調和口感,到了後來就只剩下機械性塞肉入口的茫然,也再次含淚謝絕了甜點單。

也是多虧了這家餐廳,我們自此之後開始正式戒除與各種排類、堡類相逢的可能性。不過如有興趣欣賞威基基海灘一帶飯店林立的壯麗景象,或從高俯瞰觀光天堂的快感,Top of Waikiki仍然是佳選,惟須避開所有排類、堡類或厚重肉品,最好單來此品嚐甜點與調酒,也許可以感受到比較完美的浪漫。

[4]The Banyan Veranda/ Sheraton Moana Surfrider

The Banyan Veranda是Sheraton Moana Surfrider內附的餐廳之一,我們在這裡享用了甚獲好評的Sunday Special Brunch和蜜月晚餐。此處的Sunday Special Brunch大概是所有飯店中最為知名者,除因行之有年歷史悠久,當然也和菜色豐富華麗脫不了干係。試想當九點鐘聲一響,純白色的木框玻璃大門輕輕拉開,烤牛肉、煙燻雞、甜蝦、帝王蟹,將近二十種麵包甜點餅乾和三十款冷熟菜色在面前鋪展而開時,要不睜眼止息心跳加速可真是困難。我尤其欣賞此地的熱煎蘋果可麗餅捲、蛋包藍莓貝果和起司蛋糕,若不是完食之後總分不出充足的胃量容納甜點,我還真想一口氣嚐盡那簡直就是攤平了的糖果屋的繽紛甜點席。

蜜月晚餐則是配套好的菜色,可惜的是主餐味道平平,也可能是因為我們實在受夠了各種鳥禽獸肉,終於失去品嚐的興致和味覺。反而是以海鮮為基調的開胃菜,以及飯後裝飾華美的火山巧克力蛋糕佐香草冰淇淋,和草莓醬芒果慕斯佐芒果冰淇淋,個個味道柔美馨香,伴著微涼海風輕食嚐用尤其暢快。

The Banyan Veranda的餐食水準就像一般高級飯店餐廳,非常精巧、非常規矩、非常優雅,像裝束整齊不改鎮定的白髮貴族,但也就因此少了那麼一點花俏和創意。然而此地用餐的重點約莫也不在餐食本身,這裡真正魅人之處是它緊濱沙灘海洋而立,抬頭放眼看見的是闊藍青空,歛眉平心入耳的則是海濤潮音,沙…沙…沙…地如優緩和諧的奏鳴曲,舒開緊繃的神經如弛開絲絲細絃,這麼放鬆的情境下,還有什麼餐點是不讓人歡喜的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