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6, 2007

Disney Sea



無論春夏秋冬四季如何遷移,強力建議千萬莫擇日本連續假日時造訪東京迪士尼,原因無他,倘若連無休無假的冷門時日,排隊等待都是入園基本要件,那麼假日時段的迪士尼如何水洩不通不難想見。除非您正在鍛鍊超乎常人的氣度、毅力與耐性,否則挑得正逢炎日寒天的連續假日入園,基本上和自願派駐伊拉克或跳墜餓鬼道沒有什麼兩樣。雖說如此,煙斗和我這回卻硬著頭皮,抱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壯烈心情,在年假尾聲踏入此刻人口密度並不亞於東京的Disney sea

之所以會做出這種危險的選擇,首要原因當然是因煙斗平日上班假日又貢獻給檢定課程,我們得以攜手出遊的時間少之又少,也不可能動輒曠工拿薪水開玩笑,想要出門遊晃,不把握年假更待何時?其次,日前在煙斗公司忘年會上取得免費入園券兩張,既然不用自己掏荷包,那就算只是進園散步瞌睡發呆,花起來倒也不怎麼心痛,當然不用白不用。而這回之所以選擇我們其實並不看好的Disney Sea入場,一方面是距上回同遊已兩年有餘,前年聖誕和去年暑假我又才剛造訪過Land園區,老對著公主和矮人們傻笑也不是辦法,總得換換口味光顧隔鄰。另一方面,也和迪士尼瘋狂宣傳新設施「驚魂古塔」(Tower of terror)以及五週年慶特別祭典的策略成功有關。廣告最恐怖之處就是看一次沒感覺、看兩次普普通通,看到第三次時即使不知所以然,也會莫名奇妙地就想起身效尤。我們雖然明知驚魂古塔並不會因為宣傳期結束就消失園區,卻總還是按捺不住想早點嚐新過癮的念頭,於是甘冒排隊風險,也要把握此次大好新年趁機入園。

20070103 009disneysea



既然有志一同地將此回目標鎖定Disney Sea,煙斗和我在出發前就不斷互相鼓勵,不論海邊寒風如何淒冷,年假期間又有多少猴嬰仔滿地打滾,只要這回能坐到驚魂古塔,並且順利欣賞週年花舫遊行吾願已足,其他的設備少乘幾樣、路慢走一些亦無妨,反正入場券也不用錢。

只不過,儘管我們已經做好鎮日等待的心理準備,園外密麻如蟻的人山人海還是令人大驚,於是還沒踏入園內,我們就開始意識到此日大事不妙。果不其然,這日入園人數遠比想像還要充沛,光是兌換票券都花了半個小時,進園時已經完全錯過上午十點的新年特典。好吧,反正新年年年都有,搶得「驚魂古塔」的Fastpass節省排隊時間才是重點,我於是二話不說和煙斗對望點頭,很有默契地朝新設施所在的紐約區火速移動。然而我們畢竟動作不夠精快,也低估了日人排隊時展現的根性,才剛抵達古塔旁邊,就赫然發現Fastpass的入場時間已經排到晚上七點四十五,儘管開園也才不過一個小時有餘。這意味著可取票券所剩無幾,稍有猶豫只能含恨以終,我於是立刻遵照人員指示,朝Fastpass取券隊伍末尾衝刺,滿心想著只要能取得FP,今天耗到多晚都心甘情願。

但跑著跑著,詭異的感覺從心頭爬上腦門,怎麼我都穿越了大半個園區,過船下橋地折騰了好一段路,卻遲遲未見隊伍終端,莫非遇上了傳說的鬼打牆?就在我邊跑邊發惑的同時,未來區口終於出現了高舉「隊伍末尾」標牌的工作人員。我呼了一口大氣正想加入隊伍,但定心一想這一整排隊伍豈止百人,FP就算放題領取也不夠分,更別提它已經將屆今日限額。再加上工作人員一邊維持秩序一邊放聲大喊,「即使現在排隊也有無票可取的可能性」,聽得我當下又冷了三分,和煙斗面面相覷不知如何取捨。最後我們決定放棄無意義的等待,轉攻上回造訪時尚未開張的360度迴轉雲霄飛車Raging spirits,驚魂古塔則留到夜間天冷人散時再直接排隊等候,不定還比FP來得有效率多。

20070103 02120070103 032



Raging spirits的等待時間雖比驚魂古塔短少,但也得耗去近兩個小時左右,我們改取中午入場的FP備用,並先轉往神燈劇場(Magic Lamp)觀戲打發時間。除了神燈劇場之外,這回也順道晃進了小美人魚劇場(Ariel’s lagoon theater),欣賞愛麗兒和眾水族上演高空鋼絲翻轉秀。兩個劇場特色不同,神燈強調的是立體電影和動態坐椅,小美人魚處則有大量空中吊鋼絲和巨大道具的演出,真人上場再加上科技設備輔佐,並搭配華麗、熱鬧的樂曲,精采可觀不在話下,現場營造的「逼真」更是電視動畫無法企及的效果。我邊看邊嘖嘖稱奇,尤其是那由真人操作的塞巴斯汀,出神入化幾乎已經超越草雉素子,真該送一隻給迷戀cyborg的張狼把玩才是。

至於開張已有一段時日,但對我們來說仍是全新體驗的raging spirits也讓人刮目相看,非但速度、轉彎、高度落差的刺激性毫不遜於其他樂園的驚魂設施,最後那道三百六十度的回轉更是完全出乎預期。假如今天是在FujiQ或八景島或後樂園坐到這台雲霄飛車,我大概並不會怎麼驚異;但這驚險有餘的雲霄飛車可是出現在號稱闔家大小同樂、甜蜜夢想天堂的Disney樂園裡,設施前面有一堆學爬學走的小嬰孩,旁邊則有裝可愛的奇奇蒂蒂,這麼鮮明的對比,叫人怎麼能不愣愣地問,「嘿,迪士尼是不是正在轉型?」。

迪士尼是不是正在轉型我無答案可解,但在冷風中排了兩個小時,終於搭上傳說中的「驚魂古塔」之後,我從頭到尾沒有斷過的尖叫大概間接證明了迪士尼至少是在進化中。下了「驚魂古塔」後我不但嗓子啞還腿發軟,連向來對遊樂園設施冷眼旁觀的煙斗都不住讚嘆「驚魂古塔」堪稱迪士尼近年最大傑作,而我們花了兩個小時的等待果然是今日最有價值的選擇。「驚魂古塔」的重點是在自由落體式的上升下墜,但它和一般自由落體差別有三,首先是它耗費一段時間蘊釀故事,並在活動開始前添加各種動畫影片輔佐,增加乘客的期待與恐懼心理。其次,和自由落體始終處於明亮可視的戶外不同,「驚魂古塔」是將所有乘客鎖在黑暗的密閉空間緩緩上升;當視覺聽覺都趨於沉寂之後,身體感覺驟然鮮明,於是一片漆黑裡你只感覺到自己不斷被上提,卻無法預料何時才是終端,不安程度又再添高幾分。第三,一般的自由落體通常是直線下墜後再升再降,驚魂古塔則又比此多了一回,搞得人在升升降降的輪迴裡失去掌控,除了高喊之外什麼都絕望。

我對驚魂古塔甚是欣賞,身在裡頭時驚叫不斷,出場後則讚嘆連連,並深以為驚魂古塔的出現非常成功地扭轉我對Disney Sea向來不高的評價。我過去一直不太欣賞Disney Sea,一來是因此地冬寒夏熱,氣候近乎暴虐,設施又有泰半都暴露戶外,常常玩了半天身體提前報銷,很難有氣力撐完全場。其次,Sea的設備與場地原本就難與歷史悠久的Land抗衡,過去又缺乏具有代表性的設施,前兩回進出都有一種「啊~三年內可以不用再來」的慨歎,唯一懷念的只有此處口味豐多美味的爆米花。然在Raging spirits和驚魂古塔的助陣下,如今的Disney Sea倒是越來越符合它以「冒險犯難」自許的宗旨,也慢慢擺脫孩童遊樂園的形象,開始朝年輕、刺激的路線進化。再加上迪士尼擅長的內容編寫和科技設備輔佐,進化後的Disney Sea一方面繼續延伸Disney歡樂傳說的特徵,另一方面也揉合了不遜其他主題樂園的刺激驚險,和Disney Land的區辨漸顯,個別風格逐日鮮明,從今以後我也不會再把它視為Disney Land的次級品。

至於遊行部分更毋須贅言,華麗歌舞的遊行原本即是Disney強項,五週年慶的水上遊行集結了歷代精華,非但主要卡通人物的畫舫做了設計修改,還增加海洋守護者的參與,再搭配原有的水上摩托車、水上風箏、噴火與煙火施放等等,讓鎮守Disney Sea正中央的埠頭這天看來尤其閃亮。而遊行後搭乘的威尼斯運河Gondora雖屬緩行航程,但在掌舵者口口聲聲自稱為義大利人的搞笑下氣氛亦佳,尤其適合在天黑前搭乘,趁風起日落前感受Disney Sea園內大小運河的風光。

Disney Sea另一個不容錯過的重點是爆米花。上回在這裡嚐到的青蘋果口味讓我非常驚豔,這次來尋卻已無蹤無影,還好巧克力和焦糖口味也不差,各來一盒才稍稍彌補了無法重逢美味的遺憾。而在消費部分,我對Disney的設施和食物的興趣總是高於玩偶文具或一切標了價的紀念品,這次亦不例外。一天遊玩下來,完全沒想到購物這回事,只有在離園前正巧遇上小攤,才填單購下Sea五週年慶的王冠頭小墜飾,回來後自己加了鏈帶鑲墜手機之上,精巧美觀又不佔位,滿意至極。

20070103 031



Disney園內的餐點雖然品質不壞,但我們通常會將晚餐挪至舞濱車站不遠處的shopping mall,裡頭美食環聚,下午茶經典的Pierre Herme和Allan Wang夏威夷風格法式料理都是品質保證,而走輕食風格但其實份量十足的KUA AINA夏威夷漢堡更已是每來必嚐之品。KUA AINA的漢堡是一般速食漢堡兩三倍大,菜葉是整大片放下去的,搭配厚厚的堡肉、蕃茄、醬料和灑滿芝麻的麵包,還可另選酪梨或鳳梨加料。煙斗好點酪梨漢堡,我則偏愛鳳梨與厚片漢堡肉的組合,我們總要吃得滿手蔬果菜液與醬汁,再挺著撐飽的肚子踏上歸途,用豐飽的晚餐為這場童話旅程畫上句點。 然後,再開始期待下一回可遇不可求的冒險。



20070103 004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