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2, 2007

日本民主黨形象廣告


出處:民主黨
唔,我現在連看到這張圖片都想笑...orz

上週偶然在電視上看見「民主黨」的形象廣告,雖是匆匆一瞥,但小澤黨主席失舵滑倒慘叫的表情卻令我印象深刻。如此有趣的政治廣告在離開台灣後我已久不曾見,於是忙不迭地喚來煙斗奇片共欣賞,可惜慢了一步,這部極富喜劇潛力的廣告轉眼即為後起的資訊潮淹沒,再怎麼等待都盼不到它的身影,只得對著電視螢幕唏噓長嘆。

未料就在我幾乎把這檔事拋到腦後時,名為「生活維新」的民主黨廣告又悄悄浮上螢幕,而且這回還是挑中篠原涼子新作「派遣的品格」首播之日廣告時段登場,叫我和煙斗要不並肩共賞也難。當小澤黨魁被風雨吹倒哇哇大叫往後跌坐的場景再現時,我已經噗嗤一聲忍俊不住,而當鏡頭續轉至三男相互扶持迎向藍天白雲的希望場面時,我乾脆全面棄守投降,不顧形象地捧著肚子哇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發笑的原因絕非出於對民主黨任何政治上的質疑,相反地,在谷垣禎一競選自民黨魁失利後,我對民主黨於下回議員選舉勝出的期盼即與日俱增,並且萬分期待日本政壇能儘早達成政黨輪替的轉換,讓戰後從來不曾離開政壇龍頭寶座,近來又幾為右傾鷹派勢力強據的自民黨嚐嚐苦頭(即使我國經驗已經證明,權力的墮落始終是超越政黨輪替的唯一真理)。然而無論政治上如何肯定認同,我仍然無法違背自己的良心,不在看到這支廣告時做出爆笑倒地的反應。

這支廣告之所以堪稱年末年始的kuso冠軍,一來是因為廣告中三人表情都認真非常,而在消費社會裡,原本就沒有什麼比歐吉桑的認真會是更好的催笑劑;這種認真擺在國會裡也許鏗鏘有力,但放在廣告卻顯得僵硬無比,試想三個老男人眼神堅定的互望挽肩扶臂,除了高齡版的BL之外我簡直想不出其他更貼切的定義。二來,小澤失舵滑倒的場面也讓我不禁懷疑這廣告的創意人根本是自民黨派來的內奸。

這個場面的設計有兩種可能:第一是暗示民主黨人才濟濟、情誼深厚,而且絕不會如某大黨無情無義,一旦勝選就忙著將調借來的刺客視如衛生紙隨手扔掉。只不過若非此廣告提醒,我幾乎就要忘了小澤原本也是民主黨外借而來的力量,而記起這點的同時,便也順道想起了小澤之所以入主民主黨,乃是導因於民主黨前正副領導人涉及偽證與誣指事件的風波影響。廣告的第二種可能性則是意圖理清小澤患疾入院時外界對其發出的健康質疑,可惜處理手法同樣不太精良,因為它非但沒有告訴我們小澤的健康無虞,還暗示著「小澤倒下的時候鳩山等人必能及時救駕」。意即,小澤的外借身份與健康危機都在他失舵滑倒表情扭曲的瞬間再度被喚醒,敲鑼打鼓的還是己方陣營,這叫人怎麼能不懷疑(或者敬佩)廣告背後的詭計(又或者是自以為是的創意)?

說真的,自從連蕭配那年一系列藍天白雲米衣歪臉鎮壓國民黨中央的廣告問世以來,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這麼返璞歸真的政治廣告作品;其內容與呈現手法單純可愛到讓人忍不住猜想,假如政治公關全都回到這種水平,不定那些浮濫而污染的政治討論也就可以跟著簡單乾淨,畢竟看廣告時連發笑都來不及,哪裡還有時間心情去生成恐懼、焦慮、戒慎、搏鬥來與廣告回應?

過去都說國民黨政治公關有名地遲鈍迂腐,雖然根據曾經擔綱操盤的大師課堂開示指出,這是因為國民黨內宣傳策略總是多頭馬車層級雜亂使然,部門間各自為政的下場就是飛彈、土炸彈、汽油彈和臭雞蛋滿天交錯飛舞,偶爾砸到自己身上不說,還常常劣幣驅逐良幣,千百萬的資金買了一個臭爛的惡名,真正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而近年宣傳水準雖仍無法與驍勇善戰的民進黨相比,但前者進化的步伐倒也還算顯明,不然我的笑源也不會依然停留在前前次的總統選舉,甚至要隔了這麼多年才在他國政治廣告中覓得樂趣。

然而我也不免懷疑,那些精緻化、細膩化、甚至藝術化,但目的總不脫「美化/醜化」一體兩面之宣傳手法的進化,是不是真的符合政治或人民所需?或曰,對吾等有絲毫、丁點之益(除了提供研究生們源源不斷的論文主題與分析對象之外)?又或者,那些越來越精煉幻美的影像,越來越曲折辛辣的文句,越來越飄邈難測的推敲和想像,其實只是加深了觀者取樂卻不信任的反應;一如政治是政客的遊戲,過度膨脹的政治宣傳只怕終有一日也將淪為閱眾玩弄、胡湊、再生的符號,又或者它已經是了。

民主黨這樁樸拙之作其實標示了此地政治性電視廣告相對稀薄貧乏的生態,然而烽火一旦點燃,狼煙擴向何處就不再是人手控制的變化。我雖然還是邊看這廣告邊笑,而且每看每笑,但也不禁暗暗擔心,也許再過不久,這種粗糙的廣告就只存在於懷念的情節裡了。


[1] 廣告下載處見此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