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9, 2007

獅子王




這週日下午,我帶著一個月前訂妥的票券,獨自前往浜松町站不遠處的四季劇場看音樂劇「獅子王」(ライオンキング)。之所以臨時起意在日本看音樂劇,是因這半年煙斗都必須犧牲周日補習,本人獨守空閨但不想鎮日對著牆壁發悶,找樂子找著找著腦筋就動到了「日本語版」的音樂劇上頭。

我猜光是「日語版的音樂劇」這個說詞,就足以讓許多百老匯迷輕鄙不已。事實上我過去來日旅行,看到JR小螢幕上一再播放的「歌劇魅影」宣傳廣告時,也曾不只一次嗤之以鼻,還大剌剌地嗆話「看音樂劇當然是要到原發地,誰會笨到把錢拿來砸日本海濱?」怎料命運迂迴難測,當初的鐵齒如今敲到自己頭頂。不過我眼下既無餘裕再臨倫敦的Her Majesty's ,短期內也不可能有幸造訪紐約夜裡的百老匯,四季劇場大門若願為我而開已經偷笑,管他哪國語版都得拿來當聖歌細聆。更何況,日人向來以精於模仿,並立足模仿而行超越聞名,這個長年以來縱橫製造業不衰的邏輯是否也同樣適用於推理文化產業,音樂劇觀察倒也不啻是個觀察的契機。基於以上種種理由,我踏上了海風呼嘯的四季劇場。

第一次在日本觀賞音樂劇,劇碼的選擇讓我傷了一番腦筋。首先是並不清楚此地表演水準和評價反應,未免一時莽撞誤觸地雷而危及韋伯音樂劇在我心中的完型,甚或斷了再訪四季的意願,我非常小心翼翼地繞開了所有韋伯創作的音樂劇(那年在大雨倫敦淚眼滂沱觀賞的「歌劇魅影」更是禁忌)。只是既然避開韋伯,殘餘選擇並不豐多,且得考量劇碼排程、上演時地、觀劇時日、購買票種與所餘位置,最後我只能在「鹿鳴館」、「Contact」和「獅子王」中擇一。選擇既然有限,當然是挑風險最少,又最不會受限語言隔閡而不知所云的劇碼下手,是以老少咸宜、卡通改編的「獅子王」光榮勝出。

網路購票時,座位選擇的困境已先讓我經歷了「原來有這麼多人支持四季音樂劇」的衝擊,而到臨場時震撼力更為強烈。約莫兩層樓高,巨大壯闊的挑高劇場座席銷售一空,觀者的分布相當平均,攜老扶幼的家庭單位固然不少,但OL模樣的青年女性和年輕情侶數量更是可觀。顯然看音樂劇在這個國家裡的意義,和看電影、逛街、遠足已無顯著差異,這與幾年前的倫敦觀劇經驗予我感受相同;我雖然不敢明斷此為文化產業蓬勃發展的指標,然當音樂劇可以不必以徹夜排隊、黃牛票軋高價格或某種精英消費的形式而為人親近時,或許就是某種可喜的徵兆。而後來竊聽鄰座中小學生對話更訝異發現,原來赴四季觀劇還是許多小學校外教學項目之一,無怪乎即使現場孩童為數不少,卻不見有人違逆廳內禁止飲食、喧嘩吵鬧的規定,原來觀劇禮儀早就在四季和教育機構聯手下成功推行。

再來談談劇碼「獅子王」吧。獅子王的內容和卡通版並無顯著差異,雖然多了幾首電影中未現歌曲,但基本情節、人物(或該曰動物?)與背景轉折均依電影為基,再透過歌舞表演和千變萬化的舞台效果達到劇情呈現。雖說當主角唱出日文版的「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時,我老覺得有種柔情不足的違和感(日文版的Circle of life則魄力非常直震人心),但整體而言,這次觀劇經驗仍然讓我見識到了四季劇場瑰麗的舞台表現,以及演唱者不容輕覷的深厚實力。

電影版的「獅子王」是以動畫呈現,再誇張的曠野風景或行跡動作於影片技術下都不會成為難題,但翻身到了活生生的舞台上,一切幾乎都由人身上演,亦無鏡頭的遠近凸顯情緒流動,如何在有限的空間和人力範圍裏展現不遜動畫的斑斕視覺效果,並透過肢體動作傳遞情感變化,同時兼顧演唱水準,就成了音樂劇不可避免的考驗。不過這些技術性的擔憂放到四季劇場顯然都是多餘,裡頭那座可環形旋轉、可攀高降低、可前可後的舞台簡直就是奇蹟,不但能適時營造出視覺效果上的遠近高低變化,亦能襯合劇情支撐特殊背景的設計(高崖、沙漠),再加上與迪士尼內部劇場類同的真人道具,以及微妙的光影變化和各種小道具的運用,草原沙漠綠地墓場就這麼在眼前栩栩如生了起來。

演員的表演實力則是另一個可圈可點之處。要知獅子王不若「歌劇魅影」那樣靜態,整齣戲裡演員無分男女老幼幾乎都是從頭奔走到底,主角辛巴更是一路蹦蹦跳跳翻滾奔跑,但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可以無損現場演唱水準,從頭到尾甚至聽不到半點喘息或嗓音低微的瑕疵,難怪終幕落下可以換得現場長達十多分鐘的掌聲。若說這是長年訓練有素的成人演員也就罷了,但連不過十歲出頭的小演員都有相同表現,這才是讓我暗生敬佩的關鍵。也難怪現場不少死忠劇迷,就是衝著明星演員的實力一再觀劇,音樂劇展現的現場魄力和直震人心的感動,的確是有這種一再召喚的魅力。這齣音樂劇還有另一個不可思議之處,那就是幾個要角的嗓音和電影印象十分貼近,其中又以慕法沙的雄壯威武、彭巴的渾厚憨直,以及丁蒙的滑轉精靈最為神似。特別是彭巴,他一開口我就狂笑不已,如果不是因為他們演唱的是日版詞句,我大概會誤以為自己闖入電影世界裡了。

既然對赴英一事已然斷念,我決定開始支持四季劇團的表演,下回就來看看「貓」(Cats)吧,不知道日文版的「Memory」怎麼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