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6, 2006

Kit Kat


個人最推品:草莓榛果Mini bar



我嗜食零食的習慣十分聞名。過去在研究室時,本人桌上必定隨時擺了包巧克力,在家看電視少不了鹽酥雞、滷味或糖果解饞,大小旅遊則一定得有零嘴儲存於袋,寫論文趕報告更是不吃飯無所謂,卻絕對不能沒有零食為伴。咀嚼的動作是抒發壓力最好的管道,甜點的糖膩則是除淨思緒雜質的濾斗,我很難想像假如這世上沒有零食甜點,人生該如何繼續下去(不過若是如此,我可能可以成功地瘦到45公斤)。所以我有時會慶幸,還好我來的是日本,此國以精緻甜食見長,百貨公司專門賣店內的貴族路線甜點自是不在話下,而即使是便利商店隨手可得的價廉糖果、巧克力、餅乾云云,在這個國家裡也都能開展出無限繽紛的可能性(說到這,我好久沒吃繽紛樂了…)。

Kit Kat的多元化就是一個十分經典的範例。

Kit Kat是一長條狀的巧克力,內裹餅乾夾心餡,外淋一層香濃牛奶巧克力,入口時軟硬鬆脆多種口感同時在舌尖交會,耐嚼耐食也頗具填腹功效。我之所以開始吃Kit Kat,最早要追溯到大學畢業那年暑假到英國旅行,彼時學生宿舍裡的餐點非炸即烤,又鹹又油又冷硬,我吃了三次就宣告投降,從此再也不踏進Sussex和該國一切大學的學生餐廳。雖然偶爾在宿舍下廚,但畢竟人懶手拙又貪玩,寧可把時間省下來外出走盪,也沒興趣鎮日窩在廚房,零食於是便成了重要的填腹工具。至於Kit Kat為什麼會雀屏中選成為必備零嘴,來龍去脈我記憶已然模糊,約莫是與其幾乎霸佔了英國大小市場、車站售店的零食架有關。唯一清楚記得的是,我總是在從維多利亞車站開往布萊頓的慢車上,一邊剝開Kit Kat鮮紅色的外衣,一邊倚著上下開架的車窗看夕陽西下,無言吟味著獨自旅行的悲喜況味。

但在台灣時,Kit Kat卻從來不是零食首選,一方面是它的口感實在說不上細緻,另一方面也和其份量不改歐陸風格有關;偏偏我吃零食介意的通常是咀嚼時限的長短,個頭小但量多者容易勝出,至於一條那麼龐大又不得不一口氣消化完畢的Kit Kat就絕對不會落入候選名單。一直到來日以後,此地縮小版又分封包裝且不易污手的Kit Kat才重新贏得本人青睞,如非有其他欲望使然,我通常會隨手扔包Kit Kat於袋中,早餐與午餐的間隔裡頭食用,既可稍解飢餓,又不至膩撐得阻礙了下頓正餐。

此外,日本的Kit Kat也充分符合日人迷戀「限定」,並且重視時序變化的特質;不但必然依照春(蘋果)夏(抹茶)秋(南瓜、栗子)冬(蜜柑、草莓、紅豆)各種當令產物進行口味變化,並按地理區塊推出各地「限定」商品(關西、九州、北海道、東京),三不五時還會變大、變小、圓球化或夾心化,要不就找來某某飯店的三星主廚監督調味,視覺味覺都充滿多重可能性,也讓我每回踏入零食櫃前時就興奮無比,宛如期待一場無從預知的精彩馬戲,即使明知各種口味其實不過就是差在那輕微、曖昧的奶油味與果香氣。

剛才終於找來Kit Kat網站上的商品展示列表,看著Flash檔內團團迴轉的各種Kit Kat,眼睛都要花了,果然繽紛有如萬花筒,多采宛如小丑腳踩的炫燦花球。更重要的是,裡頭還有好幾種我沒嚐過。

[1] Kit Kat一名的由來:18世紀時,英國有一專為政治人物社交而設的Kit Kat Club,Kit Kat的負責人Christopher Kat當時在該俱樂部中的暱稱就叫做「Kit Kat」,後由其開發之產品遂因而得名。另有一說是在該俱樂部中,由於牆垣尺寸設計的問題,導致俱樂部內只能裝式橫向長型圖繪於壁,這種橫長型的畫作尺寸被稱為Kit Kat版型。後來俱樂部會員在開發出近似比例的巧克力後,索性引此暱稱以為其名。Kit Kat誕生於1937年的英國,1973年正式進入日本市場,2000年起開始推出「日本限定口味」產品,並開展不同尺寸與設計的商品。而Kit Kat這段生於英國、長於日本的過程也成為業界津津樂道的話題(摘譯自Kit Kat Museum)。
[2] Kit Kat 現有品項請見官方網站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