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5, 2006

廣告與魔笛


這蛋糕中看不中吃,噁!


日本廣告的製作水準長年以來在亞洲享有卓越地位,這一方面是因為他們經濟發展起步甚早,商業蓬勃,媒體興盛,廣告需求量龐大使然,另一方面也和日本廣告業向來著重分工並且積極提攜後進有關(此外,據說日本電通特愛錄取財團公子千金,想來也不失為鞏固客戶的妙計)。日本的廣告種類十分多元,運用的元素也非常豐富,比方說台灣晚近才為人重視的音樂行銷概念,在我出國以前唯一可喻為成功者似乎仍只遠傳莫屬(或者斯斯也算?),但在此地音樂行銷則已經成為所有品牌放在心上的基本要件,於是只要某段樂曲一響,人人就像被催眠似地自然而然連結到特定產品或某個品牌字號,其效之強大猶如童話裡的魔笛。

雖然如此,台日廣告之間還是有某些有趣的相似。比方說,我記得曾經有一段時期,台灣的廣告十分熱衷於引用正確或不正確的日文穿插,其現象之浮濫一度成就了許多研究論文的靈感,也讓逐漸消褪(或說已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哈日研究得以在廣告分析這塊領域中苟延殘喘了一小段時光。如今遷至此地,才知曉日本的憧外情結與台灣不相上下,唯一的差別是日人哈法而不哈日,於是上製汽車珠寶下至輪胎化妝品,不管和法國到底有何關聯,總之人人開口就得舌頭打結或oui oui幾句,彷彿有法文壟罩的同時商品也就跟著鍍了層金似地。而在這種憧外情結瘋狂昂揚的同時,另一股相對的在地勢力卻也不甘示弱地奮發興起;正如台灣有萬年不墜的三支雨傘牌友露標和老當益壯的五洲製藥,日本亦有十分草根並且堅守大和風範的廣告,動輒大打皇室、幕府、和服或一切如今只能在大河劇中得見的物件,也不管賣的東西和這一切是不是八竿子打不著。

我初看這類廣告時罵得不得了,因為內容鬼扯至極、演員做作無比,拍攝手法亦無品質可言,更糟的是大家還得一起合唱產品主題曲,責其魔音穿腦傷害閱聽人視聽能力也不為過。偏偏這類看起來沒有市場,似乎也不像會暢銷大賣的商品廠商卻出乎意料地資本雄厚,它們總是能夠買下收視率最高的綜藝節目或連續劇時段,並且抓準那幾分鐘的廣告空檔發了瘋一樣地狂撥猛送,動輒就在劇情高潮起落間哼哼哈哈;於是我前一分鐘還在跟著舒伯特樂曲點頭,後一分鐘就陷入了廣告歌曲的喧嘩聲中,最後只能邊聽邊罵,邊祈求它趕快收手。

但不可思議的是,那段每次五秒的廣告主題曲似乎就是魔笛手的迷咒,我縱使每聽每罵號號地嫌棄不已,卻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落入了它的魅惑。一場のだめ看下來,裡頭的飄飄仙樂我半首都回想不起,獨獨揮不去那偶爾穿插的廣告配樂,甚至還可以在第一個音符落下時緊接著唱出完整版,彷彿烙了一張鐵譜在腦袋瓜裡。此事屢試不爽,我不免惶恐起來,什麼不好記記到這種鬼音樂,既登不了殿堂亦上不了卡拉OK,唱出來只會給人笑掉大牙。費盡心力想要刷去腦海裡那張錯誤的曲譜,怎料電視一開、樂聲一響,我登時又像被召喚的老鼠,一拍不差地跟著哼出了:

「小さいけれど、部屋一面消臭。消臭ブラグ。」 (簡譯就是:小歸小,房間除臭功能可不少。品名)

我突然好想寫信給IMC的S老師,告訴她我終於見識到了音樂行銷的魔力。

[1]我的惡夢魔笛:消臭ブラグ,共有1-11集,從頭看一遍保證人人跟唱,敬請親身感受。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