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7, 2006

記者宣言 ジャーナリスト宣言



約莫自今年初夏開始,由朝日新聞製作的一系列「記者宣言」(ジャーナリスト宣言)廣告,不斷透過車廂、車站、地下道和電視廣告重複播送。這則廣告的效應與討論並不顯著,環之而起的評價則毀譽參半(而根據舉世皆準的慣例,批評指責的聲音總是比讚美褒揚大很多)。不過就我匯整遊蕩相關揭示板的見聞結果,批評者的貶抑多半無關乎廣告內容取向,而是原即無法認同朝日新聞自喻為永遠的左派和精英質報立場發出的譏諷。

不論網路上罵得多麼轟轟烈烈,也不論朝日新聞的歷史流變、立場與觀點裡頭有多少值得討論或爭議之處,我到現在都依然清楚記得,第一次在東京車站望見那幅僅由黑白素描構成的海報時,頃刻間竄過全身的震撼與感動。我曾經邂逅過的兩個廣告文案內容是這麼說的:

「言語充滿感情,言語殘酷無比,言語偶有無力的時刻。儘管如此,我們依然相信言語的力量(言葉は感情的で、残酷で、ときに無力だ。それでも、私たちは信じている、言葉のチカラを)。」
「言語帶來拯救,言語造成壓迫;言語催人落淚,言語促成行動。我們始終相信言語的力量(言葉に救われた。言葉に背中を押された。言葉に涙を流した。言葉は人を動かす。私たちは信じている、言葉のチカラを)。」

我喜歡這系列的文案有兩個原因:首先是它開宗明義地點出了記者角色的初衷和原點(至於朝日是否全盤作到在這裡存而不論),同時也讓我想起當初曾經對成為記者這件事情充滿憧憬的理由,即使我最後還是繞了彎,從來沒有真的實踐過過去嚮往的一點什麼,而我當上記者的朋友們開始面臨整個社會一旦遇事便歸罪媒體的艱難景況;當我們站在不同的立足點卻開始困惑起一樣的疑問時,反擊、對峙、脫離都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也許最終就是要回到這兩段文案上的說詞,所有困惑的人才會登時了悟,我們(即使在不同的平台或媒體上)書寫,是因為我們始終都相信言語與書寫的力量,也始終都不能且不願放棄這一信仰。

其次,儘管朝日新聞的這兩段文案是用以供記者自省之用,然我以為這兩段說法同時也非常適用於解釋,何以這兩年部落格書寫得以沸沸湯湯地滾灼不止,並引以細述部落格圈包羅萬象、五彩繽紛的文字走向。有人因為部落格揚名、有人謀得淺利,有人交友無數,有人撫平心傷,當然一定也有人爭吵、憤怒,黯然封了鍵盤消失在茫茫網海。但在這些激烈的極端之間,有更多更多的書寫者動筆不是為了服務他人的凝望,而是因為相信言語的力量──相信言語記述對自己的影響。

朝日新聞的「記者宣言」推出之後,因之而起的諷刺貶抑不在少數,有人說這個二戰前根本是主戰派大法螺的媒體竟然敢口出公正兩字簡直笑掉人民大牙,也有人批評在六零年代未經查證即錯塑北朝鮮人間天堂形象的朝日新聞是如今日朝問題的隱性惡因。假如對媒體反感不若台灣強烈的日本社會尚且如此,那麼可想而知,這廣告要是由任何一家台灣媒體主導推出,恐怕也只有被網路言談撕咬破爛、戲謔惡述的餘地。然而若是可以摒除一切因為政治立場歧異而起的外在因素,單就文字裡頭的闡述進行解讀,那這兩段話語也許可以道盡在一切分歧、對峙、爭論之下,我們對言語以及書寫力量的那股共同信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