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4, 2006

忘年會




十二月底照例是忘年會的旺季。雖然別科結束之後,外籍眾友先後結業返國,去年此時滿到抽不出空的日日滿堂夜夜酒肉的糜爛時光已然不復,但今年倒是多了幾攤非常「official」的忘年會。

Official在這裡有兩義可解,第一是舉辦單位的來頭,第二是活動的形式氣氛與內容。和去年此時三五好友吆和成群灌酒的活動不同,今年的忘年會多半是正式性活動,或是論文指導課的年終晚會,或是煙斗公司的社慶紀念派對,舉辦者要不是有頭有臉的正式機構,再不就是有堂皇冠冕的理由支撐。而既然有這麼正當動機為柢,可想而知聚會內容也必然要有相應水準,不可能再如過往那樣單純就是為了替友誼加溫練酒量談心事吐苦水訴衷曲;再說得白一點,凡事套上了Official,人出門就是去應酬。

第一攤忘年會選在神田附近的燒鳥居酒屋舉辦。一如預料,除因過早到場不得不被強制歸化的本人,和被我悲情攻勢哀求留下作伴的K桑之外,現場幾乎就是以國籍為界兀自切分成左右兩攤,討論內容則不脫各自的論文相關題材。我偷偷戲稱此為拎著酒瓶的研討會,因為除了舉辦地點有別、人人有酒在手,聲音大了些然後意見比較柔緩之外,我根本分不出這和早晨的論文討論有何差別(喔,有一點,早上老師坐得離我遠一些)。也無怪乎我一邊動箸一邊動口,一邊就忍不住想偷看指針的動靜。至於日人慣性的二次會、三次會等無限延伸的續攤活動更別提了,當然是直接鞠躬謝謝並曰「良いお年を」﹡,然後再閃出眾人視線範圍以後大大吐口氣,「お疲れ様でした」這句話完全是衝著方才努力微笑的自己而說。

第二攤忘年會是煙斗公司的年終兼社慶晚會,活動的目的除感謝員工之餘,也有向所有夜夜獨守空閨的員工妻小致敬之意。而尚未拜見過煙斗社長與各級長官的新妻如我,自然也有到現場向各位大人致謝的必要性,所以在和煙斗確認過出席服裝與各項準備事項之後,週五晚間我就冒著凜凜寒風前往飯店會場和煙斗會合入場。

煙斗這攤的活動畢竟是公司尾牙,因此所有該有的餘興活動如問答、抽獎當然一樣也不少,甚至現場還找來了捏糖人(應該就是台灣的捏麵人,只不過捏的是糖,而且很硬…)、小丑與素描畫家坐鎮餘興,並且開闢兒童專屬遊樂區,偶爾還會出現小孩上台和社長比大聲的驚險畫面(我一直很想告訴那小鬼再吵下去你爸明年可能要回家吃自己)。

雖然有這種種插曲,不過我對這類尾牙的好感度還是比較高些:一來選在豪華飯店舉辦的晚宴食材水準絕對不低,從生魚片擺了滿滿一大船,西餐洋點每一陣子就替換熱騰餐品上桌的表現可見一斑,在失血嚴重的年末時節,這種不用繳錢的忘年會不啻是一針營養的強心劑。二來,公司尾牙什麼沒有就是好禮特多,抽獎禮品名單打出來果然不例外,今年最熱門的Wii、PS3、高畫質液晶電視,以及熱度未褪的NDSL、美腳按摩機、iShuffle、iPod等等一律榜上有名;即使全面槓龜,出場時也還可以分得人人有獎迪士尼免費入場券一張。既然有吃有拿收穫豐盛又免參加費,唯一的付出不過是在遇見所有長官時擠出八字眉和好媳婦模樣笑臉,並且一再重複那句感謝大家照顧我家主人的台詞,想想當然何樂而不為。

至於眾所矚目的抽獎結果,很榮幸地在這裡向大家報告,我們抽中了三億元…喔,不,是兩份通往三億元的門票──彩券兩組。想來這是因為煙斗和我近日被年末彩券廣告洗腦太深,每天都嚷著要買彩券來個年末一搏,並且縝密地計畫著一旦中獎就要購下何處與何處的豪華公寓,這種深厚的雙人執念終於獲得老天回應,於是在我才邊嫌貴邊購下唯一一組年末彩券的兩天後,天上又多掉下兩份要不是垃圾要不是黃金的禮物。

雖然我其實比較想要可以直接從現場搬走的PS3或Wii,不過既然得主本人都已經十分認真地思考「假如中了獎該如何是好」,唔,那就再來發揮一次執念的力量吧。


[1]良いお年を:年內已不會再見時的道別用語,亦有祝福來年如意之義。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