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8, 2006

冬天的健身房


好吃但會搞得飛雪(糖)滿身的水果塔@Cafe stage,NISHIGINZA


睽違兩個月後,我終於重新踏入健身房運動。

十月時約莫是婚禮症候群影響,精神過度疲乏,一時之間對人世諸般活動興趣缺缺,寧可賴在沙發上曬太陽、騎腳踏車感受秋涼,或者晃走於大街小巷,但就是不想鑽到那個集體之中,和男男女女一起奔走。十一月忙著論文英譯,形銷骨蝕、精神委靡,成日一副癆病樣;爾後真的病倒,身體精神更不容分出半點餘裕,遑論到健身房裡接受教練們小麥肌膚陽光笑容精神抖擻的轟炸。好不容易事情告了段落,生活暫無目標可言,這才重新想起了那棟總是有吶喊、總是在震動,總是有歐巴桑三五成群笑得花枝亂顫彷彿日日都是同學會的健身房,於是又拿起了小手提袋,再次踏入健身房中。

冬日裡的健身房是一種又痛苦又幸福的體驗。它的痛苦來自於前行過程裡的冷氣侵逼,每次我都得花上好一陣子天人交戰,才能強迫自己從風雨不襲日夜恆溫的家中起身。然後一邊嘟囔著東京的清冷,一邊穿上套頭毛衣,披圓厚的禦寒羽絨外套,再把皮手套、長襪全部穿戴齊整等待出門。但偏偏不論我如何包裹自己,總還是會在踏出門邊的瞬間萌生強大退意,戶外的空氣是一張冰涼又無所不包的網,沒有任何方式足以抵抗,於是原有的滴咕必然在那瞬間轉為更聲連連,甚至恨不得隨身架個暖爐桌在背上如龜行有殼。

然而緩行時流動的冷空氣不過是變調前的前奏曲,真正艱難的考驗要等到上了腳踏車,並且嘎咿嘎咿的騎動它後才會興起侵逼。我一直覺得日本的冷風真是一種狡滑的東西,因為不論人穿得如何豐厚、看來如何無懈可擊,只要風息一起,冷空氣就必然有辦法繞過暖綿羽絨的縫隙,穿透皮裘毛絨的接口,然後冷不防地冰裹了軀幹肢骸,再透過大小孔穴大片大片地滲進體內,凍得人連冷字都哀嚎不及。

但偏偏冬日裡的健身房又藏著最甜美的誘惑:試想還有哪處的免費暖氣會開得比健身房更強大,以確保人人輕衫短褲露肩袒背又不致著涼?又有哪裡的浴水流量能比此地充沛暖和,可任灼熱的水花大片大片喚醒冬眠中的感官體膚?更重要的是健身房裡還有終年不息的三溫暖浴池,從早到晚機器不斷地打出奔騰的水花聲勢,亦有白煙蒸氣騰騰揚起,視聽觸覺都是一片暖意,如入東海仙境。無怪乎步出健身房時,人人都一副回春有成似地帶著兩片暈紅的蘋果頰。

我非常畏懼前往健身房的那條路徑,夏日裡它頂多是老阿伯噓噓伴奏,入冬後卻鎮日吹著習習冷風,一趟路騎下來,十隻手指都能凍成紫紅。然而我又深深著迷於健身房裡的南國氛圍,那種暖適如同天堂、人人陽光開朗的氣氛,早已經隨著第一道冷鋒的降臨徹底消滅於東京街頭,如今要不往健身房裡尋去哪裡可得其蹤?無怪乎北人特愛在健身房擺滿常綠闊葉植物,偶爾還搭配白沙造景和無數的海洋風光圖,這裡根本就是他們冬日裡的夏威夷,是萬物凋敝、暗寂清冷的冬夜裏唯一一點暖意。

而倘若不是衝著那鎮日咕嚕咕嚕翻滾著加溫的暖池,我大概也不會在這樣寒冷的冬季裡,還提得起瘦身減肥的勁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