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4, 2006

のだめ カンタービレ



大二那年在大眾文化研究課上交了一份「日劇在台灣」的報告,報告中有句話引來老師極度震愕的反應。當時我們匯整了九零年代日劇在台灣暢行無阻的理由,其中有一個便是「閱聽人普遍覺得日劇遠較台劇更貼近現實生活情境」,老師聞言驚愕無比,直說也許這就是所謂世代斷裂的來由,因為在她眼裡日劇根本就夢幻又脫離現實個不行,不然你們看看那裡頭各式各樣的愛情戀曲。我當時一直沒能理解她發此言的理由,亦十分堅信我們整理各家研究、新聞報導與網路討論後的結果俱有此說,甚至連我自己都是這麼覺得的,誰能說好以現代尋常生活為故事來源的日劇,不比瓊瑤式的風花雪月或花系列的驚天動地來得「逼真」?

然而就在我幾乎要忘了這段說法的同時,突然恍然大悟了她當時的感慨。幾年下來,談過戀愛、嚐過疼痛、劇起劇落之後,恍然明白生活原來是一只交錯紛雜的毛線軸,線繩纏纏繞繞、糾結難解,偶爾困縛為死結,偶爾數條錯落,偶爾又平行如不相干的人事物景,但總是逸脫於人的掌控。日劇裡的愛情這時看來便顯得過分甜美了,或者說它存取了某一種良善的面相,挖剮了醜惡的大部,於是人人看了便天真地憧憬起「日劇一樣的愛情」,甚至引之為準,處處界定較計,卻忘了你既不是木村拓哉福山雅治玉木宏,我也不是松島菜菜子柴崎幸或竹內結子(而竹內結子也用她自己的遭遇間接證明了日劇的幻滅)。

大概是嘗過苦頭之後,我慢慢就對那些「逼真」的愛情片段失去興趣,以純愛悲戀為主題的日劇開始遺落在觀影範圍之外,取而代之是擺明了就是虛幌、鬼扯、搞笑的漫畫改編日劇昂揚勝出。於是去年此時我完全沉迷在流星花園的觀劇過程裡,即使整部戲的選角其實只有井上真央表現堪稱滿意;到了今年則徹底成為「交響情人夢」(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的俘虜,嫌戲劇每週只有一回不夠過癮,砸了錢抱回整套漫畫狂K。

漫畫改編的日劇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它開宗明義地告訴你這純粹是漫畫性的情節,所有誇張的動作都是為了博君一笑,既不值得參考也不適合模仿,除非你能確保像のだめ一樣有金剛不壞伸縮自如的骨骼四肢。這樣的情節自然比一切累贅沉重的愛情故事來得輕鬆愉悅,是以我看了第一集後便沉淪至今,每個禮拜一就是人生的光明頂。顯然這麼想的不只是我而已,否則以新生代演員居多的のだめ就不會這麼順利創下收視佳績,上野站內書店的漫畫還經歷數度缺補才能齊全。大概大家也都對愛來恨去的基軸日劇感到疲憊,所以這幾年各種新興題材和另類風格的作品開始漸露曙光,漫畫也再度成為重要的日劇靈感來源。

我非常喜歡秋檔日劇中的のだめ,除了劇中角色青春可喜,人物造型又精緻逗趣(後來發現還十分忠於原著),選用的古典音樂切合劇情且甚富震撼力之外,劇情緊湊幾無冷場的編排也是重要關鍵。電視劇終究不比一載多年的漫畫,很多細節只能濃縮於轉瞬之間,無法一一交代,再加上這部戲裡無話演奏過程極多,照理說很容易形成冷場。但のだめ的編劇在這部分安排巧妙無比,不但適時以其他角色(彩子)遞補刪除的片段(真一家人),也善用幾個銜接的動作縫補了遺落的情節,甚至連演奏片段都能適時以交錯的剪接和旁白增色,冷場在這部戲裡幾乎是不存在的語句。

此外,此劇最值一提的部分非竹中直人飾演的史特勞斯曼莫屬;找日本人來飾演外國人的角色在其他戲裡只會令人笑掉大牙,同時也係破壞戲劇意圖建立的逼真效果,但在這部戲裡它卻成了畫龍點睛的精髓所在,因為此劇原本就在求幽默效果,而竹中直人惡搞式的登場正好和襯了此一目標。此外,我一直很佩服竹中的一點在於他演什麼就像什麼,搞笑時不遺餘力,正經時眼底又能放出令人肅然起敬的精光,所謂硬底子演員指的大概就是如他(還有西村雅彥)這樣的人物吧。在這部片裡竹中的表現自然也不例外,除了外型上刻意似像而不像的模仿,口音上的異腔異調亦十分具有說服力,於是他每次一開口我就忍俊不住,但同時又甚為他不改其色的說詞吸引(跟他對戲能不NG的其他演員更是狠角色…)。

のだめ雖然不是以愛情為主題的日劇,不過愛情終究是少女漫畫與電視劇不可或缺的元素,此劇亦不例外。不過,若有似無(或曰變態式?)愛情在這部戲裡比較近似於提味的香料(和笑點的來源),故事的重點仍然擺在個人對音樂理想成就的追逐,劇情的呈現著墨於幾個主角克服內在與外在難關的歷程,於是搞笑之餘,人物的刻劃又多了幾分深度和立體感(漫畫更甚,看了很難罷休),也就這樣邊笑邊看地邊著了迷。

朋友告知下下週便是の劇的完結篇,我唉了一聲,心底滿是說不出的惆悵和不捨。雖然照漫畫發展看來,此劇發展出第二部續集的可能性甚高(不過應該不會移師巴黎拍攝吧…),但想到年底至明春之間沒有のだめ的陪伴,生活裡的某盞燭光好像就暗隱了下來。為了のだめ的完結篇,我差點跟更動JPING忘年會時間的煙斗變臉,掙扎多時之後,還是決定忠於のだめ,忍痛放棄與諸位青年才俊小社長們的晚餐,又期待又惆悵地等著完結篇的到來。

現在若在叫我寫一份日劇魅力的來源,我大概會填下「のだめ萬歲」以為歸結吧。

[1]慘了,我想買NODAME的鍵盤手提袋(提把竟然是牛皮做的!!!)和裏軒特製千秋三明治...
[2]二之宮知子官網
[3]野田恵 真有其人!?
(中譯)
由二之宫知子所繪的漫畫原作(1-16集)銷售量已經突破1500萬本,十分轟動;而到第九話為止的電視劇更創下最高19.9%(11/13 關東地區錄畫統計)的高收視率。

這個從不打掃房間,常常發出Pigya、Gyaho種種怪聲的「怪人」誕生於2001年。當時在二之宫自己經營的網站留言板中,有個女書迷留下一則「拍到了很有趣的相片喔」的留言,並且提供了一張在散亂房間內彈鋼琴女孩的照片,主角據說是現任的音大學生,名字就叫做「野田恵」。

當時正為新連載題材所苦的二之宫從照片裡獲得新的靈感,爾後便以「環繞著不修邊幅的女孩展開的音樂故事」為題開展新作。這個想法也獲得負責二之宫作品的講談社編輯認同,「古典樂和邋遢女間的落差還挺有趣的嘛」,因而正式開始連載。

爾後,二之宮有時會和音大畢業,在福岡縣擔任鋼琴老師的野田聯繫,並從電話對話的過程中擷取靈感作為故事內容。比如說,漫畫中野田恵創作的「亂蓬蓬組曲」,就是二之宮根據野田老師在電話那頭彈奏的歌曲印象寫成。此外「交響情人夢」漫畫的末尾也必然會有「SPECIAL THANKS野田恵」的字樣穿插。

(原文轉載自每日新聞 猪狩淳一

~二ノ宮知子さんの原作漫画(1~16巻)の累計発行部数は1500万部を超える大ヒットとなり、9話まで放送されたドラマも最高で19.9%(11月13日放送分関東地区、ビデオリサーチ調べ)という高視聴率を記録している。

 部屋を片付けられず、「ピギャー」「ぎゃぼー」など奇声を発する“変人”のだめが誕生したのは01年。二ノ宮さんが運営するホームページの掲示板に女性ファンの一人が「こんな面白い写真を撮りました」と、散らかった部屋の中でピアノを弾いている写真を掲載した。女性は現役の音大生で「野田恵」という名前だった。

 当時、新連載のアイデアを考えていた二ノ宮さんは、この写真からインスピレーションを得て、「だらしない女の子が主人公の音楽コメディー」というアイデアをまとめた。講談社の担当編集者も「クラシックとダメ女のギャップが面白い」とOKを出し、「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の連載が始まったという。

 二ノ宮さんは、音大を卒業し、福岡県でピアノ講師をしている野田さんと電話で話しながら漫画のアイデアを練るといい、のだめが「もじゃもじゃ組曲」という曲を作るというエピソードでは、野田さんが電話口でピアノを弾いて、曲のイメージを作ったという。「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のコミックスの巻末には「Special Thanks 野田恵」と必ず入ってい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