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7, 2006

再見,福澤。


研究所申請手續截止日期前一天,我今天的生活基本上是在不斷刷卡、不斷和福澤前大校長吻別並於心底淌血的循環裡度過。

上午為了拍賣商品代購和煙斗交派的贈禮採買任務出門,先在上野車站附近的影印店完成論文輸出以及印刷製本的請託,接下來直奔銀座解決今日採購大業。受託採買的數件拍賣商品缺貨嚴重,拜託專櫃小姐辦妥調件事宜,原本打算直奔松阪屋完成謝禮採購,卻不知怎地福至心靈(也或者是惡魔的耳語),我踏入了平時無暇閒逛的百貨特設賣場,赫然發現那裡正在做各式大衣的展售特惠。

採購大衣原本就是我今冬最大的目標之一,然而每每為款型花樣吸引至專櫃前方,眼前一長排數字就如冷水澆下,登時連續逛的興致也沒了,只能摸摸鼻子帶著貧乏的荷包返家。這樣的循環經歷了無數回,雖然我不斷告誡自己投資大衣是在北國長住的必要消費,而且價格再怎麼不便宜穿個三五年終會回本,再說真的冷起來沒大衣禦寒非常要命,基於身心健康和經濟效益的考量,長痛不如短痛,一次下手總好過十年垂涎。但是心理建設一遇上大衣前的小數字總是灰飛煙滅於轉瞬之間,我捱過了一個冬天又迎來了另一個,羽絨衣越穿越稀薄,衣櫃裡卻始終沒有大衣的影蹤。

這場悲劇終於在天降的特賣會裡劃下句點。

我一踏入大衣專區,立時為一套千鳥格毛料繫帶長風衣吸引,毫不猶豫地卸下手中所有包袱,抓著就往身上套去。該衣果然剪裁修長、毛料保暖,而且雖是最具冬季風味的千鳥格,卻非死板的黑白定格交織,而是由數種大小的千鳥紋錯織如塊狀,再混織暖棕色線增添亮度,格中有格,序裡含亂又隱裹序意,搭配牛仔褲或素面裙褲毋須贅言定是佳品。偏偏這也正是令我踟躕之處,素面裙褲原是冬季衣櫥裡難得物件,又不可能為了此衣日日丹寧布上身或另添新裝,想想還是忍痛脫了下來。千鳥格風衣剛剛離手,我釘上了千鳥格的姐妹品同款灰織風衣,單穿時不若千鳥格搶眼,但搭配花素佐件都很適宜;我對著鏡子穿脫數回,終於忍痛選擇後者,以防買下前者後苦無著衣機會,又得另外破財再補一件常備品。大衣剛置袋中,一旁的軍綠色腰帶式羽絨衣也開始放出誘惑的閃光,一試之下的確輕軟舒適,袖口設計還有防風效果,完全就是為了腳踏車生涯訂作,二話不說,這件也拋入戰利品的行列。

兩件外套在手,沉甸甸地份量十足,然而究竟是什麼因素讓我欣然打開皮夾一次抱走兩件外套,說到底當然不脫價格魅力使然。長大衣折扣後直砍三分之二價格,要價福澤諭吉一張,軍綠色外套則樋口一葉便可打發;兩件加起來換算台幣約四千出頭,在台灣百貨只能算是折扣季前的通常價,但在這個冬衣動輒兩三萬起跳的病態國家,這個定價才真正叫做瘋狂。至於大衣何以削價至此,那當然和此國人民換季汰新比什麼都還快速有關;這些大衣多半是上個冬季或今年早春餘品,即使左看右看和本季流行沒有任何差異(我猜測和十年前十年後亦不會有別),但在促進經濟成長的前提下,服裝的保存期限永遠比其實際使用年限少了十來倍有餘。無妨,拍賣做久了學得最大的教訓就是流行絕對不可信,更何況是這種年年都看不出有何變化差異的必備品,我興高采烈地抱著戰利品返回上野。

途中再經影印店,依照約定的時間前往取件。米黃色的膠裝論文妥妥當當擺在櫃檯,很有一種任務順利達成人生和平快樂的滿足感,可惜這滿足維持不到三十秒就天崩地裂去了。店員非常和藹可親地取出計價單據,我揉揉眼睛滿以為自己多看了一個零,然而細查之下卻見白紙黑字清清楚楚,三本各三百多頁的論文加草稿印刷總計索價一萬六千日幣,甚至高於手上衣物,驚得我除傻眼之外作不出其他反應。

原本想高喊詐欺,一轉念卻猛然記起此國影印費一張十元起跳,若非自助還得另添人工處理金,而我四份論文總計一千二百頁有餘還盡託人工處理,會出現這樣嚇人的數字其實一點也不會不可思議,要怪只能怪自己錯把這裡當成巧藝。但罪孽既已造成再無挽回之道,我只能默默遞出信用卡,並在無限追悔裡懷念起嬌姐團隊物美價廉又快捷的超值服務,暗自決定下回要在台灣印個十數本外帶返回*。

對頭的店員依然掛著誠懇無比使命必達的微笑,我抱著厚重論文心底卻有北風環繞;算算為了這次申請,林林總總耗去的金額已逼近五萬日幣,更糟的是論文送了也不一定有人看、看了不一定懂、不看也不會退還給我,怎麼算都是虧本生意,資料還沒寄出心已經先冷了大半截。看來我還需要一段心理建設的時間,才能說服自己不要在接獲謝謝光臨的刹那,去幹下足讓下個三島由紀夫立傳出版的復仇計畫**。唉。

*中國來的研究生聞價後同表震驚,不過他們的回答才真正讓我訝異,原來中國的碩士生畢業時要繳交十本論文複印,但所費金額全部交由學校補助,博士生亦不例外。唔…教育部如要獎勵研究創作,這個作法應該遠比老是拿SSCI數量搞人有用
**請對照金閣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