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2, 2006

東亞大眾文化與現代文化心得 (4)





除了「台灣」單元之外,這門課每個單元幾乎都是以兩堂為一排程,這兩週的主題正巧輪到「蒙古」,不幸的是上週因和Y師有約,不得不犧牲修課時間出門印論文等meeting,一直到上繳申請書後才終於出關旁聽後半單元。蒙古單元授課的老師是曾在蒙古留學的女教授,講話極有力道而且非常快速,授課重點則放在「馬頭琴」的改良和其間參雜的國族意識營造,以及蒙古自1920年以後和中俄之間的政治糾葛。

一邊聽她講解蒙古的文化發展,我一邊意識到我對蒙古這個國家的理解幾乎空白。說起蒙古,我只會聯想到幾年前十分爭議的中國地圖圖形轉變、成吉思汗和朝青龍,頂多再加上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草原景象,以及對蒙古恆常存有浪漫遐想的金庸和瓊瑤罷了。也多虧前述刻板印象使然,蒙古在我心中仍然停留在長袍騎馬射箭豪飲放唱的形象,所以看到蒙古式hip hop的音樂錄影帶和聽聞hip hop是當前蒙古最熱門的流行音樂類型時,我下巴幾乎要落了下來,也是在那一刻裡,我再度感覺到我對整個亞洲的無知和落伍。

此單元授課重點有二,其ㄧ是馬頭琴的形式與製程轉變。馬頭琴的由來眾說紛紜(不可思議的是日本的小學課本竟然也有記載,雖然據說純是日本人自行瞎掰),在內外蒙均普遍的說法是:即將遠行的武士愛上公主,公主遂贈有翼之馬於武士,囑其夜夜乘馬來會。未料武士的形跡遭侍衛發現,侍衛一刀砍除馬翼,武士為紀念亡馬遂以其革製成馬頭琴。據稱以皮革製作的馬頭琴聲音渾厚,草原奏來格外遼闊並帶悲愴之感,是蒙古人沿用至今的傳統樂器。然而今時今日的馬頭琴不再是以馬革與馬尾製成,發音孔穴打造形式亦和過往有別,根據老師的說法,這是因為1920年代蘇俄煽動蒙古獨立的同時亦傳入社會主義思想,並且軟硬兼施(教化與屠殺並行)地帶入西洋樂器的製造方式,鼓吹蒙古人放棄原有的馬革馬弦製法,改採木頭與一般尼龍線繩為基造器。此外,據信這也與蒙古民族音樂開始外輸擴散有關,未免氣候、濕度差異影響樂器保存和調音品質,容易受潮腐壞的馬革製法逐漸為人所棄。改良後的馬頭琴除仍延續馬頭與龍雕裝飾之外,其他的基本構造都已與提琴大同小異。

蘇聯的介入與社會主義思想的擴散,在馬頭琴製造過程的轉變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此外,彼時與蒙古往來密切的蘇聯亦在蒙古大肆鼓吹「民族精神」營造的必要性,是以成吉思汗、馬頭琴、長調、騎馬弓射角力等被視為蒙古精神體現的象徵再度興起,也成蒙古在與中國對立過程裡的重要區辨憑據。其中唯一受到打壓的是西藏傳入的密宗信仰,由於宗教與社會主義基本精神對立,二、三○年代時有大量喇嘛遭到屠殺,祭典舞蹈和衣具亦盡數焚毀,直到近年蒙古意欲拓展觀光,「傳統」與「民族特色」成為不可或缺的利基點,西藏密宗才又於該地復甦。

有趣的是,在蒙古以獨立國家之姿謀取國際社會認同,並試圖藉由民族主義的強化凝聚國民意識的同時,蒙古社會內部卻興起了另一股相逆的流行音樂風潮──嘻哈(Hip hop)。我初聞此訊時驚愕非常,但想想現今媒體如此四通八達,政治上的對峙角力阻攔不了次文化間的對話合流,在大眾文化的全球化發展情勢之下,照理說蒙古流行嘻哈就和台灣、韓國流行嘻哈一樣沒有什麼值得驚訝。話雖如此,看到MTV裡一堆猛漢站在平原闊野和漿白的蒙古包前yoyoyo個沒完沒了時,我還是愕楞了好一陣子說不出話。回家找了Youtube但遲遲未見同支MTV,有興趣者不妨自行想像: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四個肉體男在蒙古包前輝單手Yo yo yo yo,拼組起來的確是一番獨特景象。

雖然我聽不懂蒙古語的hip hop,不過整體感覺起來倒是和韓樂裡的hip hop走向類似,MTV拍攝水準雖未臻完美但還不差,首支MTV中解放軍和喇嘛間的對立,乍看之下彷彿參了幾分反抗性的意涵(但據老師指出,歌詞內容和mtv一點關連也無),可以算得上有趣。另外一個好玩之處在於,連看的幾支mtv主唱幾乎都是肉體派,連老師說堪稱蒙古SMAP的人氣團體亦不例外,想來是幼少時期騎馬弓射的成果;這也使得這些雄壯威武的肉體派主唱,成了幾乎徹底西化的蒙古流行樂中 最後一道民族氣味的印記。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