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1, 2006

007:Casino Royale


上週五晚間煙斗提前下班,我們相約診所看完抽血報告之後,直奔銀座觀賞甫於日本上映的「007:Casino Royale」。煙斗是不折不扣的007迷,十分熱衷於一切與之相關的產品,還記得我們交往初期有次在東京約會,他領本人直往Hotel New Otani奔行,我看到hotel大字後正待怒斥「你這個精蟲灌腦的色胚子當老娘是什麼東西」,然而話沒出口,煙斗轉個彎衝進有瀑布、小橋和錦鯉的華美和式庭園,回過頭來眼底滿是星星地說:「看,這裡就是007的取景地」。煙斗還蒐藏了將近2/3的SWATCH 007系列錶款,其中包括三支跨海來台購得的精品;對劇中台詞也如數家珍,觀影前日甚至像卡了帶的錄音機似地不斷唸著「Bond. The name is James Bond」,讓我一度想燒符水幫他收驚。

我不是007迷,之前看過的幾部電影要不是年代久遠不復記憶,就是沒有留下深刻印象。如果真要逼我說出對007的感想,我大概只能連想到近期皮爾斯布洛斯南對著龐德女郎的淫笑,以及其中總是不亞於(甚至超過了)鬥智與角力過程的把妹橋段。喔,還有一點,那就是透過007可以很快掌握到英美強權意欲建立的國際政治正邪之別,以及如今的邪惡軸心所在。基於這些先前印象使然,我對此回版本亦不敢寄予過多期望,但求戲中莫要肉欲橫流、春光四溢即可,至少不要讓我有花了千多元來看老頭兒演春宮戲的錯覺。

觀影之後的滿足感倒是出乎意料,此次的007實可稱為精采:一方面是因其劇情緊湊、節奏明快,整部片裡幾乎沒有冷場或停頓的餘贅片段,高潮一波接著一波,主劇情下猶有伏筆在後,看得人不自覺屏息縮肩,彷彿子彈下一秒鐘就要擦過眼前,不像過去總在緊要關頭就殺出一段調情戲破壞氣氛。另一方面,此回選角正確亦為關鍵,皮爾斯布洛斯南雖然瀟灑有餘但英俊得過分,動作戲跑打起來又不夠俐落,處處看得出年事拖累。假如真有一種情報員專靠混脂粉堆取得機密,也許找他來演演入木三分,但要比快比狠比精狡比硬派,皮爾斯布洛斯南就該懊悔他早生了二十年。相對於此,丹尼爾克萊格稱職(或曰貼近007應有想像)多了,他的相並不出眾但稜角分明,滿臉寫著剛毅和謀略(或曰心機重),混在人群裡不易辨識,卻又散發著某種讓人難以忘卻的氣質。此外,他的眼睛雖然湛藍如海,卻不像梅爾吉勃遜那樣充滿感情的浪漫,反而有種一看就不寒而慄的精光,再加上此人和日前遭毒殺的俄籍情報員有某些神似之處,派他來演007確實比皮爾斯布洛斯南更有說服力。

此片還有幾個特色讓人印象深刻:

首先,它仍然不例外地遵循所有007的基本準則,在表層上區分了當世國際政權的好壞奸邪。說也奇怪,這種好壞奸邪多半和膚色種族密不可分,難怪我看007時總是特別清楚地了悟到「是非”黑””白”」的真諦,又或該曰之為,「『白』是而『黑』非」。這幾年的007倒是深奧了一點,起碼它們不再把過錯全部推往第三世界或共產政權,而是另外樹立事件的幕後藏鏡人,且後者通常和007等正義之士有文化種族上的親近性(但通常會是義大利、俄國、法國等地說起英文會帶著腔調的白人…),策動恐怖攻擊的動機則不再是為了政權奪取、獨立或宗教信仰,而回歸到最基本又最簡單的原理-錢,如此而已。這當然不代表好萊塢影業開始檢討他們的歧視視野,相反地,這樣的呈現手法倒像是更挑明地直言「無論好的壞的只要是操縱的總在吾等白族手裡,小黑小黃不過就是供人耍弄聽命的棋」。所以我說,看007不啻是理解帝國之眼的最佳範例,起碼觀者可以在兩個小時之內就辯識出英美戒慎恐懼的主要與次要仇敵,並且輕易的掌握是什麼(核武?炸彈?經濟崩盤?)令這兩國心驚。

其次,007也像是一部上流社會生活風格剖析。大抵這年頭連壞事都只有有錢人才幹得起,所以007的鬥智角力永遠只發生在豪奢生活的聚集地;於是豪宅古城、華奢賭場、美酒艷女、跑車、禮服、寶鑚,上述特質全都成了007劇情裡的必備襯影。於是觀一場諜報片還可兼習上流社會各種風情,那收穫可未必亞於「穿著PRADA的惡魔」。也多虧了這部片裡人人動輒百萬千萬的賭場投注,我終於恍然幾年前在蒙地卡羅失去的幾十歐元是如何不足為道也,搞不好在那裡幫凱子們泊車端飲料半日薪水都不只如此,看來我應該重新思考人生方向才對。

第三,若要蛋裡挑骨從片中找出小憾之處,我想我大概會投票給佔劇中四分之一的牌桌風雲。007大概是太過信仰科學、理性和心理分析,所以才會花上大部份的時間凝神直望對方,試圖從敵手動作姿態理解手中牌意。遺憾的是我終究沒有007的智慧,老跟著鏡頭看這看那的看久了難免呵欠,這時真忍不住想投書導演請他參考港片「賭神」、「賭俠」、「賭聖」系列經典,這種時候牌桌數方應該要吃點巧克力偷天換日,或搞點窺視、搓牌的把戲增添懸疑氣氛,否則輸也輸得不明不白,勝也勝得不知所以然,要我相信那純粹是牌技無關運氣,可還真是困難無比。

最後的結尾衝擊性十足,雖然劇中始終沒有交代清楚幕後主謀Mr.White的來源背景,不過丹尼爾克萊格一發子彈射穿其腳脛,再帶著冷笑說出:「Bond. The name is James Bond」的時候,整個人看來果然就有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00字號情報員氣勢,也讓末尾那句「to be continued」充滿了誘人魅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