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5, 2006

松坂移籍


圖片來源:每日新聞



台灣的王建民剛剛返國,日本的松坂大輔則正要踏上赴美之路。

連續兩週為日媒炒得沸沸揚揚的松坂移籍大聯盟交涉權,終於將在今天十點塵埃落定。西武球團與大聯盟球隊預計於日美同步召開記者會,會中除公佈松坂最後落籍球隊之外,最受媒體關注的球籍買斷金額也可能做出交代。松坂則會於稍後轉奔機場,在成田召開個人記者會後直接赴美,迎向他二十六歲人生的重大轉折──正式加入美國大聯盟。

松坂平成怪物的球技有目共睹,再加上有幸加入堪稱棒球頂點的大聯盟原為棒壇要事,日人又好引國際體育競賽牌座為國家聲名加冕,因此松坂赴美引爆媒體關注倒也不足為奇。然而有趣就有趣在這場移籍報導的熱潮之中,無論是松坂的個人意願、球技評述、棒球生涯等等討論俱無蹤影;從早到晚、從電視報紙到廣播、從新聞、評論性節目到搞笑藝人,人人話閑(gossip)的焦點只有一個,那就是松坂將以多少金額為西武讓渡。

「西武將以多少錢『售出』松坂?」、「大聯盟紅襪隊要出多少錢『買走』平成怪物?」這些詞句浮泛於媒體報導內容,一天二十四小時透過各種媒體無限轟炸,而我越讀、越聽、越看祇有越困惑,我們現在究竟談的是松坂這個球員,還是或PS3、Wii,亦或是某一種珍稀商品,它的價值必須兌以實質價格論計?消費社會如何把一切事物轉置於商品機制論較,吾等已經非常熟悉,而人自身終將無法抗拒這種物化又商品化的邏輯反噬,也不算令人驚異的新鮮事,只不過當它血淋淋的在眼前登場時,還是不免起了怵目驚心的畏怯。

我看到的似乎不再是那個圓臉無表情、帽沿拉低,投球時球路變化難以捉摸的怪物投手,而是一只被吊起來販售的人形玩偶,旁邊的說明牌寫上「體能佳、可完投、三振率高、精變化球,歡迎下標」。而整個標售過程中球團的放話、試探與頻頻動作,更是直接讓人想起【藝妓回憶錄】(Sayuri)裡,藝妓們為求初夜高售不惜玩用的各種技巧與心機,兩者本質上極其雷同,唯一的分別是和服換成了球衣。

雖說這一切關於價格的討論,其實是源自於日本職棒聯盟對選手轉移讓渡的嚴格規定使然,因此尚不屆FA自由移籍權力取得年資的松坂大輔,不能單憑自由意志選擇落腳之處,而需聽任球團之間的默契、妥協、合約行事,才進而促成了這場漫天叫價的交易戰爭。然而這樣一場爭戰真正造就的並不只是松坂未赴美已然轟動的身價,或者日本棒壇史無前例的高額讓渡交易而已,它同時也逼使深埋在這個社會骨子裡的商品化邏輯曝光現身。於是我們終於在經歷長久的麻木後,得於松坂的競價裡親睹消費社會對人的物化過程,也終於恍然原來我們亦是為物化鏈所縛的商品,並且注定逃脫不了定價的命運,差別只在吾等賣得甚為低廉,而且吸引不了媒體注意而已。

拉拉雜雜扯了一大堆,終於拖到十點,打開電視,平成怪物去路已定。紅襪隊據稱以近六十億取得西武的讓渡同意書,松坂也將於今日稍晚前往美國打點後續事宜。兩週以來的風波喧擾終於落幕,日本的職棒從此少了松坂的身影,美國大聯盟則多添了一名Matsusaka。至於商品化的世界則什麼都沒有消失,也什麼都沒有少去,頂多日後消費的收據從日文轉為英文而已,一切平衡如昔。

[1]日本職業棒球規約
[2]紅襪隊取得松坂交涉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