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 2006

天蠍座





我發現我和三種星座的人淵源特別深遠,它們分別是處女座、天蠍座和射手座。

處女座和我的關係主要來自於血緣與社會位置的牽連,我扮演的腳色因而通常是晚輩或遵命行事者,這時只要通諳處女座的行事作風並且謹慎行事,就不難達成皆大歡喜的結局。其它相關敘述請自行參照九月PO出文章,此處不再贅言細節。至於射手座則該算是我非常喜愛並且憧憬的女性星座代表。這個星座的女孩子有一種特別明朗率真的氣質,她們不為小節羈絆、不輕易落入陰雨情緒,追逐目標時俐落果決的身影常常讓我自嘆弗如。我常常揣想如果這世上的女生都是射手座,那女性主義之說也許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因為沒有任何人能挾任何一種生物性或社會性的評判,抑制這個粲然宛如溫陽的星座。我恆常羨慕著射手座女孩那種自在的笑臉和豐富的人生經歷,並且偷偷盼望著若有來生,請務必讓我成為宙斯眷顧的射手女孩。

還有一個我雖然不想承認但確實和我人生各個階段緊密交纏的星子,那就是揮舞著刺棘尾巴的天蠍座。老實說我一直想不透,到底是什麼力量緊緊繫縛住了我和天蠍座的命運,以至於我從小到大不管如何轉換時空背景又怎麼遷徙流離,一旦攤開交友群的身家資料,裡頭就必然幢幢蠍影,單是遠望都覺得怵目驚心。一直到後來某日M師開釋,直指比鄰而座的張狼和我是整個圓桌裡思想最悲觀、幽闇者後,我登時恍然大悟,顯然就是我們的心底都豢養著一處無止無盡、磁極一樣的幽影,才會在茫茫人海裡頭這樣自然而然的親近了起來,進而闇闇相連地構連出一片幽冥黑洞。

雖然我以非常不解與惶惑的語氣描述了天蠍和我的糾纏脈絡,但我其實並不討厭這個星座。相反地,我非常激賞天蠍座無分男女俱有的那種細膩觀察與柔軟情懷,即使他們通常將之隱藏於硬固的甲殼與惡狠的毒箝之後。

我的天蠍座朋友們大多有種異常靈敏、精銳的感觸,強大一點的也許通曉生死幽冥,微弱一點的則對人事變化特別警醒,一點點風吹草動都可以換來他們少則三年多則終生的傷懷慨歎。這種特性是福也是禍,福的是他們善感並且細解人意,在你眼淚奪眶前刻已經備妥手帕紙巾,而且不消多說便能直指問題所在;禍的是他們看盡世事卻穿不透人間無常的邏輯,於是思多成疾、杯弓蛇影,落入哀慟情緒後往往比當事人還難振起,而且天生就帶有憂鬱、妄想與自我毀滅的基因。

和天蠍座談戀愛則大概是一種特別享受卻也特別傷神的過程,因為天蠍座精於營造生活情趣,巴不得掏空自我成全愛情;墜入愛河時眼睛裡便只有那人,哪怕是沙礫瓦片也全都容不下去。被這樣專斷的愛著約莫是種危險的幸福,因為所謂的全心全意恐怕除了小說情節之外就只能在天蠍座的身上覓得,然而他/她既給得這麼完全徹底,自然也不會輕易放過你。只不過,被這樣如水如網的愛情包裹的你,還不還得起天蠍座要求的百分之一?

天蠍座還有一個重要的特質叫做「口是心非」,因為太在意、因為害怕失去、因為恐懼失敗的屈辱,以至於這個星座的男男女女始終拿不出勇氣來承認心底有塊地方名喚軟弱。一如猛蠍以甲殼尾螫武裝脆弱的血肉,天蠍座也從來放不下心底的那條棘鞭,他們好以言語挑釁、以反話刺激、以嘲諷攻訐來掩飾漫流橫溢的不安和焦慮。對待越在乎、愛得越深刻的人,施鞭的力道也就越強勁,終於再也沒有誰敢踏入鞭聲忽忽可聞的疆界。

對這樣的天蠍座,我常常覺得心疼,然而多說無益,太多的指責只是逼使他們拿出更強大的武器自傷並且傷人。天蠍座是這樣一種矛盾的混合體,談起他們時我總忍不住想起金庸筆下的阿紫,在蠻橫、任性與無法無天的荒唐之下,埋藏的該是何等易碎的水晶肚腸與玻璃心房?天蠍座以愛為鞭,自笞亦擊人,風花雪月之後是累累傷痕,還有那又更深了一層、又更暗了一圈的幽影,蝕刻著已經晦澀的情緒。也許,只是也許,天蠍座人生的課題,就是在學著該怎麼放下那條假愛為名的長鞭。

天蠍之月已臨,我無數的蠍友或過生日或者逼近,今年送給你們的祝福如同上言,也祝生日快樂。

****************************

為了表現得更有誠意一些,還是一一獻上祝福:

10/31誕生的S小姐與H先生,叮嚀同上,並祝放下過去、奔向未來
11/04誕生的G君,你不需要如上叮嚀,多聽鵝母教誨即可
11/08誕生的T胖,你不要再瘦了,要瘦的話也先把頭瘦下來吧
11/10誕生的小狼,恭喜饅頭即將告罄,前幾天同學說老師叫她看Judith Butler,我腦海中首先浮起了你的名字
11/12誕生的C桑,叮嚀同上,還有我終於明白玉木宏的魅力除了來自帥氣的臉龐,也和他搞笑不怕醜的諧星靈魂非常有關係

其他如失散多年的友人C和T桑和C桑,也祝生日快樂。

*本文沒有特別指定送給哪個天蠍人,因為仔細一想,我發現本文竟然完全適用於我99.99%的蠍座友人…orz…至於那0.01%的例外,當然是被鵝母獅光籠(壟…XD)罩的11/4男蓋君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