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0, 2006

勝漫豬排飯




星期三,煙斗請假到醫院做全身健康檢查;雖然他不斷哀嚎自己在空腹的情況下慘遭吸血六罐,而醫院開出的檢查天價又讓人心痛到無以復加,不過也多虧了這場突如其來的健康檢查之賜,我們才非常難得(其實根本是史無前例)地有機會在非假日的午後外出共餐。

我常遇到有心揶揄的朋友笑曰,「哎呀你們新婚小夫婦一日鎮日膩在一起」云云聽聞此說通常只能苦笑以待,心想對方肯定不知道,日本社會雖然經濟一度衰頹,商社結構與文化又在政策驟然轉向下發生變化,但日人朝九晚九甚至更遲的的工蜂習慣卻根深蒂固,而且恐怕不是五年、十年或多來幾個小泉就可以除卻。再加上東京地價高昂,上班族多半落居於通車四十五分鐘到一個半小時的近郊住宅,於是一趟折騰下來,踏入家門時哪裡是天色已晚足以形容,那根本就已經是披星戴月、夜色無邊。無怪乎日人常將「和爸爸一起早餐」視為家庭生活的重要尺規,因為午餐不用提了,就連晚餐想要一家同時入座進食,只怕也是可想不可及的奢侈。

煙斗雖不至於出現上述慘狀但好不到哪裡去,所以我家爐灶通常得一夜翻騰兩回,我先解決自己的民生問題,待到晚上九點這種以前根本就被視為宵夜的時刻,再溫菜熱飯伺候臉上帶著累字回家的大爺腸胃。晚餐尚且如此,白晝就更別提了,除了睡醒到出門的這段時間外,我恐怕沒在非假日的白天看到煙斗幾回。是以,這種在非假日時刻一同午餐的機會,也因此就顯得特別珍稀可貴。

大概是被禁食早餐又失血過多,煙斗毫不遲疑地決定要食飯量與熱量俱多的豬排丼聊為補償,用餐的地點則選了神田與秋葉原中間的小店-勝漫。煙斗對飲食甚為挑剔,因此會讓他大讚好吃的店,絕對都有餘味徘徊脣齒低迴不盡的價值,好比說神保町附近的咖哩飯、神樂坂的可麗餅等等俱可為例。因此我雖然對光聽就知道熱量可抵三餐的豬排丼有些恐懼,但還是壓抑不住貪食慾望,邊期待邊焦慮地前往秋葉原和煙斗碰面。

「勝漫」一如其他所謂真正道地的東京名店,不打廣告,不付錢購買導遊書的版面,沒有華麗的裝潢也無寬大店面,甚至連座椅都不滿十五個,卻一樣能夠單憑好味道就吸引長龍饕客,而且據說常常有人專程搭計程車遠來用餐。它也一如所有漫畫對老店的想像,有個少話而表情剛毅(說穿了就是臭臉)的老闆鎮守鍋爐,笑臉迎人的中年阿桑則忙著遞茶傳湯奉小菜。正反軟硬陰陽柔鋼的對照好像已經成為老店裡頭無可動搖的準則,就和他們炸出的那些表皮香酥勁脆、內裡柔軟多汁的豬排一樣,咬在嘴裡明明口感矛盾,卻意外地構成了味覺上一種奇妙的均衡;金黃豬排上那只半融的、滑軟的蛋扮演的約莫也是類似的腳色,它的存在叫人說不出任何邏輯道理,但吃下去,滋味就是無窮無盡,扒飯的動作也只進不停。

勝漫到底有多好吃,大概看我當日食下的飯量就可以明白。我平時一日都難得吃一小半碗白飯,這天在勝漫點的大豬排丼飯量約為平日使用飯碗的2.5倍,碗大得我單手都舉不起來,卻可以瘋狂扒飯入口,最後吃得只剩下那0.5和兩塊切片豬排,而且還是基於夫婦的道義才刻意留下,以轉讓給一旁早已經狼吞虎嚥完自己那份的煙斗填腹。勝漫到底有多好吃?言語只是贅述,食量才是鐵証,無怪乎事隔二日至今,我都還惦記著那晶白透亮又軟硬適中的米飯摻著嫩燙蛋汁和醬料的甘甜,以及豬排脆皮嫩肉與豐腴肉汁溢滿口舌的那種纏綿…

以後要是吃不到了,該怎麼辦……。

勝漫勝漫

[1]吃完飯跑去看了達利展,人爆多但是看得興奮愉快,後篇再述。
[2]勝漫介紹網頁http://www.jalan.net/kanko/SPT_170559.htm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