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7, 2006

午茶



上個週末,我和王桑、安桑相約Anniversaire午茶。

之所以選擇午茶時間碰面,主要原因是安桑和我都有回家做飯餵養家眷的壓力,不可能在外頭遊盪至太晚,次要原因則和東京逐漸入冬、天黑甚早的自然因素有關。今年的冬天來得晚,都已經進入十一月了,白晝卻還恆常處於23、4度的狀態P夜間氣溫雖然偏低但也不足稱為寒冷,唯一可用以辨別季節變化的線索就只剩下天色的明暗。不知是否因受緯度偏高使然,北國的天色轉換明顯而劇烈,過了秋分以後天黑的時間越來越早,現在不到六點四週就已色如暗夜。我從以前就不偏好夜間行動,外頭色濃只會強化我回家睡覺的念頭,所以自然能早則早,選在人精神的時候才有喝茶談天的興致(後來發現王、安兩人也有相同習癖…)。

相約表參道則是基於三人移動的便利性、茶飲地點候選數量以及周末人潮流量的綜合考量結果。畢竟現在已經不若別科時上下課幾乎都混在一起,相約吃飯吆喝一聲就能成行;四散東西之後各有各的生活和焦慮,要碰面光橋時間就得花上一兩個星期,地點的選擇自然也不能不慎遠,務必要挑個對誰人而言都不嫌太遠太偏的地方才妥切。

削減刪去的結果,能選擇的地點便只剩下新宿、澀谷和表參道間的三角地帶。一聽到澀谷和新宿我就萌生了怯意,要知道這兩處繁華街平日就已喧囂,到了周末假日就更是擁擠得寸步難行;當購物的、食飲的、搭訕的、打發時間的、爭吵的、乞討的、戀愛的、不倫的全都聚在一塊兒摩肩擦踵時,那場景真真懼佈宛如無間地獄,我們又何苦朝孽處而行?

幾個叉叉打下去,最後只剩下卡在兩者中間的表參道可選。雖然此處亦是所有東京偽貴族、偽雅痞、偽時尚名人招搖過市的舞台,不過至少路大寬闊,食飲選擇亦多,隨便一個出口爬上去,沒幾步路肯定就找得到地方落座。所以當王桑Cmail詢問碰面地點時,我再不猶豫地打上了表參道三個大字。

選擇表參道還有另一個理由,就是我一直想再重訪Pierre Herme的點心舖,享用那頓吃得人打從心眼裏笑開的午茶拼組。上次搜尋到青山、表參道一帶有分店據居之後常懸此念,這次好不容易盼得友伴同行,未料我實在太高估自己的準時能力與方向感,氣喘吁吁趕到表參道後根本就無餘裕尋幽訪靜,只能匆匆找了最顯眼的Anniversaire落座。

有鑑於上次帶爹娘來此避雨時的味覺經驗並不怎麼愉快,我一開始就非常歉然地向二友表示,如果點心不好入口請務必見諒,結果這日的點心倒是出乎意料地令人滿意。帶著藍莓味道的慕斯蛋糕酸甜適中,起司蛋糕入口即化而且香味醇厚,蒙布朗的栗子奶油和下頭的蛋白甜餅則是浮沉蜜意的夢,有甜點佐話,聊得也就更亢奮了,從近況報告到八卦分享兼論慶早東三校評比,無一不是討論話題。

而除甜點助興,當日Anniversaire婚禮接二連三、掌聲沒有斷過的情景也提供了甚好的舞台。談得累了就轉頭看看婚禮,一邊鼓掌、一邊私語著各國婚禮的籌備情形和活動細節,順道又八卦兩句某某某竟然願意花個數百萬來結婚真是不可思議云云。而且我必然在新人微笑著接受店內諸客掌聲步出表參道的同時,喃喃念著「啊,兩百五十萬日幣就這樣走了出去…」*。

不過我也非常明白,為什麼此處所費不貲卻仍有這麼多的新人願意掏空荷包交換,因為當你拖著長擺、嬌羞淺笑地從偽教堂石階步下,並一路接受整座店面來客與大半個表參道行人的驚呼、掌聲和羨慕眼神時,那片刻的滿足一定值得一句「無價」註解,即使它未必是恆常幸福的保證,但至少回應了短暫片刻的虛榮。

雖然已經沒機會(也沒錢)體驗Anniversaire式的婚禮,不過受邀出席的可能性倒還來日方長得呢;我立刻轉向直視王桑,並投以熱切關愛的眼神:

「孩子,將來就看你了」。

20061105 002


20061105 001

20061105 003


*根據婚禮情報誌的消息顯示,要在表參道上來個Anniversaire時尚婚禮,花費至少從兩百五十萬開始算起。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