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6, 2006

普通人生

pumpkin puff 1pumpkin puff 2
上野atre內的萬聖節限定南瓜泡芙,普通、普通啦


這個標題起因於吾友肥魚日前留了一句「最近好嗎」的問候之語,我毫無遲疑地回了訊,發出後重新閱讀,才赫然發現一篇不到百字的短短留言裡,我竟然就連用了兩次「普通」以為生活形容。雖然這不過是語病式的反應,不說穿也許沒人注意,但對著這兩個小小的普通字眼,我倒是發了好一會兒愣,直想著這疏忽說不定是我目前最真實的焦慮,渴盼改變卻不知如何行路,躊躇之間冒出來的真實聲音,就成了「普通、普通」而已。

然而普通一說畢竟太過含糊,想了想,刪除留言,填一些流水性的記事也好過貪懶著發呆。

隨著婚禮結束、學期開展,我正慢慢嘗試建立另一種生活步調。現在每個星期有兩天要分別到學校的兩個校區報到:週一上午搭山手線,朝人流方向逆行,以確保能一路安坐至澀谷不受擁擠之苦;爾後再轉搭京王井之頭線,穿過那一大片精巧並且要價不菲的獨棟住宅區域,到東大駒場校區參加「東亞現代文化與大眾文化」講座。

這堂課前兩回的內容是由總合文化學部的K教授主持,套句同學的形容,K教授活脫是安西教練的翻版,身材和臉孔都像得讓人拍案叫絕,唯一的差別是教授總是很有學者風範的一席標準西裝,黑銀相間的八二分頭還梳理得整齊油亮,不笑時嚴肅的表情讓人生起幾分敬畏心理。不過教授一開口,前述所有疑慮就自動溶解,當他開始播放胡戈製作的KUSO剪輯「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並且自己笑得花枝亂顫時,我更確定他其實不過是披著教授皮的諧星,對其好感度當下就暴升了兩翻。不過如果只是搞笑詼諧也算不上有什麼實力,K教授最讓我服氣的特點就在於,他自己笑得快跪地翻滾之餘,表情一振,眼底又立刻射出精光兩道,轉身就開始對網路Kuso文化衝撞中國大陸威權體制的各項事例作出細緻分析。

禮拜四的論文指導研討課程則在本鄉校區進行。本鄉離家不遠,天氣好的時候我多半騎自行車上學;穿過荷葉連綿的池畔,循池之端入口爬過醫學院外的好漢坡,再曲曲折折地騎到學環建築外頭。我至今依然覺得東大的建築非常不可思議,那些又復古又西化的城樓外觀看起來雖然壯麗,但怎麼都不像是概念裡的高樓;然而踏入建築物中方知其間奧秘,那看來不過四層左右的高度,裡頭竟然分割成十個樓層,空間雖不寬廣但也不容小覷,真正應了別有洞天那句話的形容。

因為婚禮和開學停了兩個禮拜的打工也重新開張,惟嫌澀谷太遠,交通費時、授課時間又分散,無法因應新學期的生態,所以取得上月薪水後,我就婉辭了後續的課表,改將重心轉為另處比較接近住所的中文教室;除了貴婦人家教繼續之外,上週也多收了一位熱愛台灣流行文化的年輕OL,算算三個月來陸續交過了五六人,這還是第一次採繁體/注音授課,無怪乎我越上越感動,完全陷入自high狀態。過陣子大概還會去應徵可於大班授課的補習班,一方面當然是看在錢的份上,另一方面也想試試不同的刺激型態,看看自己在面對大班授課時能有什麼樣的表現和應對。

雖然一開始純粹就是為了收入打工,不過越教越覺得中文真是一種奇妙的語言,或者說所有的語言都是一種不可思議的產物,它們那麼貼近又那麼遙遠,可以創成愛情的奇蹟也能埋下仇恨的種苗,而那些細緻的變化、法則、音韻,搭串起來就像一幅壯麗的彩繪,你在裡頭讀出的既是自己,也是社會,又是文化,意涵之豐富遠遠超越了語言承載的詞彙。此外我也發現,被「老師、老師」(先生、先生)的叫,感覺還真是不賴啊。

沒有課的時候我就窩在家裡看書,或者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著拍賣信函。看書的速度時快時慢,語言的隔閡成了很好的藉口,沒有興趣的讀起來就是老牛拖車,步步蹣跚,興頭高昂地便飛如火箭,跑得比北朝鮮的核子彈還快。最新讀完的小說是「嫌われ松子の一生」,非常精采的作品,對女性與社會價值間的碰撞做了巧妙的詰問,也非常精敏地在東京各處地域的文化意涵與松子的人生境遇裡搭出了聯結橋,幾乎可說是一本小說化了的東京研究。最近沉迷的研究論述是日人對迪士尼作為一種現代性產物的分析,桂清和的著作之後還有幾本相關作品打算一併吞下。

今天下午和Y師meeting,他再次和我確認碩士論文的各項內容,然後拋下了新的任務,建議我把傑尼斯迷那篇舊作和碩論全部翻譯,盡快繳上供他過目,然後拼一拼十二月的博班申請。我有點不能反應,原本是打算退一步申請碩班,如今竟然又提前成十二月丟申請書,這其間的落差未免也太劇烈了一點。Y師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長的回答,「今年拼一拼早點開始,如果失敗了明年還可以試第二次,多一次機會總是好的嘛」。呃,老師,可是一次機會要價三萬Yen啊。

最近過得好不好?細節請參照上述,總之就是普通,普通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