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6, 2006

井之頭公園

Park Inokashira 1



假如顯而易見的系列性文章突然出現數日停頓,要不是我陷入萬分忙碌幾無頭緒的境界,就是我逐漸對相關主題失去興趣。婚禮文章亦復如此,興致高昂的寫了兩篇之後,整個人突然頹敗如洩氣的汽球,懶洋洋地蜷窩沙發,重翻老媽帶來的武俠小說,什麼也不想做,遑論提手為文。

我對煙斗自我分析,這約莫是半年來專心致志的任務終於達成,精神鬆懈的同時也陡然失去逐行目標,於是迅速進入近白痴化的茫然狀態。也可能是在習慣了五六天有家人環繞、吵嚷著大說中文的日子後突然又回復安靜,那種深深藏入了心底、無法亦無從與人言之的遠泊異國之種種憾寞,頃刻就漫溢成災。我於是像極了無主遊魂,哪裡也不想去,什麼都不想做,很有幾分隱世繭居的頹唐落魄。

為了把自己拉出情緒的谷底,我接受煙斗建議,利用週五大好的秋晴午後,一個人晃到了井之頭公園散心。上回來井之頭公園是去年三月早春,彼時春寒料峭,又逢天陰細雨,雖有梅花盛放卻無心欣賞,只是一路打抖緩行,還得隨時提高警覺以防污泥滑了鞋底。這天再去天氣截然兩樣,陽光溫而不烈,清風涼卻不寒,恰恰好適著薄織長袖繞園遊覽;走一圈下來不必擔心冷風侵襲,也無汗意狼狽之苦,無怪乎即便是非假日的午後,園內遊客人數仍絲毫不亞於周末。

我從車站前斜角的入口進園,偏開吉卜力博物館一帶,繞著大半園區閑行。時節雖已入秋,但還不到紅楓如荼如火的時候,周邊仍是綠意蓊蓊鬱鬱,對映墨青色的池水和輝燦陽光,一切都像精神正艷的夏時,只有池畔幾片早落的黃葉,暗暗揭示著深秋不遠的訊息。

井之頭公園和上野公園有幾分神似,比方說它們都有足以蔽日的密林,也都有座彷彿是淤了般的大池專供遊船,還有每逢假日必然洶湧的觀光人潮等等。只不過上野據地分給幾個博物館、展示處和動物園佔去,相較之下,井之頭連綿無邊的自然綠意就顯得壯觀許多。加以周邊的吉祥寺曲徑內風味小店林立,鄰近又多是建築風雅的高級住宅,順理成章成為偶像劇偏愛的取鏡場地,最知名的代表大概莫過於常盤貴子和豐川悅司的「跟我說愛我」。想想那種沉默而安靜的愛情,在這喧擾繁快的都市哩,果然也只有靜謐幽深的井之頭公園可為襯映。

井之頭公園尚以遊船聞名,只不過有名的不只是划槳時舉目所及的山水好影,還包括了情侶共船必然分手的惡咒之說。雖然不知其言真假虛實,也不知傳說起於何處(說不定是情侶去死去死團的日式版本?),不過就像所有的傳說都同時帶有顫慄與玄妙性的渲染一般,井之頭公園的遊船生意始終不層淡下,至於共划者存著何等心思,那可就不是旁人如我足以窺看的故事了。

晴日午後的井之頭公園天高氣爽,人人表情舒緩,這時不論是持書斜倚湖畔涼椅輕讀,橫臥樹底打盹,或買支霜淇淋任甜蜜融滿唇齒而行都是妥切之選,因為陽光下的井之頭公園,即是長假的化身,是悠閒時光的代言。

*再美好的去處都有風險,井之頭公園內曾經發生分屍案,遊覽時請多加小心。


Park Inokashira 2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