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7, 2006

終於

wedding photo2
今日任務:結婚



經過了大半年的醞釀與勞動,再過12小時就是據稱可能是偽牧師主持的結婚典禮。我想今天大概沒什麼自持相機拍照的機會,加以明日仍有披露派對要籌備,只能趁現在草草PO個文以示紀念(遠在十五鐘路程外老家享受獨身之夜的煙斗現在想必正在狂睡...)。

今天真是漫長的一天,先是遇上東京大雨,電車走走停停,到了成田後又不斷聽見飛機停飛、轉降的消息,心驚膽顫好一陣子,終於平安無事迎來家人,一行八人一起搭上嚴重誤點又慢速行車的電車前往千葉。晚上回到飯店試穿禮服,赫然發現沒有到場盯婚紗店的下場果然教訓慘痛,白紗以外兩套禮服胸墊全無不說(上一個穿的肯定是波霸...),白紗的衣鉤也少了一邊,看得我當場傻眼。還好老媽經過半年教訓之後已經全然不信任口蜜腹劍(或手懶?)的婚紗店,二話不說掏出針線包朝禮服施工,再加上縫製禮服經驗豐富的嬸嬸出場坐鎮,半小時後白紗終於恢復其應有形貌,正再思考如何製作小針插草人大施咒怨的本人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洗完澡後不得閒,衝去指導明日第二男主角龐老爹攜女步行Virgin Road的訣竅,連連糾正老爹時而僵硬、時而步伐過大、時而左右搖擺,有時還搞起小三步像跳華爾滋的毛病後,回到房間已經凌晨一點,距離我起床的時間不到六小時,EMAIL裡還堆著一串研究室群組的來信,心情頓時又像窗外大雨,陰冷清寒。

基於新娘最大的信念,我決定今晚拋開一切俗事塵務,不寫信、不回留言、不上MSN、不看書、不搞網拍...儘可能避忌一切傷神耗力動腦費心的行為。今日新娘最大,連面膜都忘了帶的我也無其他奢求,只要好好睡一覺即可滿足。其他的雜項,就等我過完這兩天婚姻勞動大檢驗返回現實後再說吧(當然我更希望可以假裝沒有現實這回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