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3, 2006

The有頂天ホテル

TheUchotenHotel



TSUTAYA從幾個月前就開始宣傳有頂天大飯店的DVD,等了好一陣子,這幾天終於抽空租回觀賞。

「有頂天大飯店」是名編劇三谷幸喜去年推出的電影作品,巨大的海報盤據了澀谷車站好一段時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海報上雲集的熠熠眾星。這部片子堪稱標準的巨星賀歲片,裡頭集結役所廣司、松隆子、小田切讓、香取慎吾、唐澤壽明等十數位日本明星,幾乎每個鏡頭閃過的瞬間都有名人藏身裡邊。

不只卡司具有賀歲風格,劇情發展也不脫勵人向上的陽光特性,「人生處處有希望」就是這部片最終想要傳遞的主題。劇情內容講述的是12月31日除夕夜這天,駐居有頂天飯店的領班、政治家、情婦、歌手、表演團、學者與應召女郎在歲末經歷的各種奇妙遭遇,以及他們如何從中產生微妙的聯接,並自此找到希望與力量的過程。

這種勵志性的劇情現在看來略顯老套,放在聖誕節歲末新年觀賞也許可以應應景,但在天晴早秋放映,難免就顯得說教冗長又不合時宜,是以觀影時我一度走神,很難從頭到尾集中注意力。此外,看著看著忍不住就想起多年前港星串連拍攝的「豪門夜宴」,以及幾年前集結英國大牌演員們的電影「愛是您愛是我」(Love actually)。「有頂天大飯店」非常像是這類電影的翻版與延伸,尤其是後者,兩者在主題選擇、劇情鋪陳與呈現方式上都有相當的雷同性,也因此後出的「有頂天大飯店」看來就沒有那麼新奇。

劇情雖嫌陳腐,不過偶爾穿插的三谷幸喜式冷調性幽默仍然堪稱此片菁華。看過古佃任三郎的人大概就知道,三谷幸喜並不偏愛以誇張的熱爆性鬧劇博君一笑,而是好以幽微的動作、造型打扮或演員習癖製造笑點,甚至封他為KUSO風格的元老級前輩也並不為過。比方說他在這部戲裡就徹底毀滅了唐澤壽明和小田切讓的英挺形象,硬是給他們兩人分別安上詭異的九分頭和前額禿,連老牌演員津川雅彥都逃不過巨耳造型,於是每當他們在鏡頭前振振有詞,我就忍不住先笑倒在地。

再者,「有」片的劇情雖然是以溫馨勵志為主軸,但也不至於沒頭沒腦的一路陽光到底。一般的劇作家多採「衝突-解決-結束」三個流程鋪陳電影,但三谷幸喜的高明之處就在於,他善於挑戰、玩弄前述閱眾習以為常的觀影邏輯。於是當你以為衝突告個段落,一切光明向上,正準備起身按掉DVD時,三谷幸喜就會在此刻插入個程咬金,冷不防地推翻一切說法像海浪吞蝕沙堡無情,把演員與觀者重新落入谷底,像玩一場薛西佛斯的遊戲;而蒙受衝擊之餘,要不對他留下深刻印象也還真是不容易。

「有」劇裡此一特性的最佳代表,莫過於貪污政治家武藤田(佐藤浩市)和失意門僮兼業餘歌手的只野(香取慎吾)之橋段。當武藤田放棄自殺念頭,重振旗鼓並打算揭發政壇大老貪污真相時,前愛人竹本花(松隆子)卻冷不防現身,直指他不過是想謀個光榮英雄式的退隱,還不如順從本意逃躲並藉選舉再起。又如只野憲二原以為自己的歌藝終於獲得肯定,未料對方轉個身又回復大牌歌手的表情,還換得了「像你這樣的歌手滿街都是不足而取」的奚落,頓時從天堂再落地獄。

當然三谷後來都分別給了他們完好的人生再起,不過這種衝擊之後再加一層衝擊的作法,仍然是相當深刻有力的表現手段。我猜想也許這正是三谷意圖拼湊的一種人生光景,因為確實在現實的人生路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厄事遠比好運連連來得頻繁密集,說不定三谷這種帶著殘忍與漠然的筆法,反而比較貼近我們熟悉的冷暖人世。

整部片是以役所廣司一句充滿感情的「歡迎回家」(お帰りなさい)收尾。我雖然打從心底覺得這句台詞十分矯情,並且深以為要能在飯店住到讓員工心甘情願說出這句話,恐怕得耗上龐大財力,不過假如真的有飯店能行儀如此,那換來的感動肯定無法量計。也許「有頂天大飯店」除了描述人生悲喜起落之外,也悄悄地暗示著──飯店除為身體的棲歇之處與邂逅的場域,也是心靈的泊憩之地,而來來去去的旅人需要的不只是豪華設備與柔軟絨床,還渴盼著一點點、一點點的溫馨。

1.官方網站
2.三谷幸喜BLOG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