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7, 2006

婚禮(3)-披露宴

入刀



在飯店舉行正式的披露宴餐會,曾經是日本婚禮不可缺少的一環;這種規模盛大、程序嚴謹,監控又細緻到誰和誰同席以及致詞順序均不錯放的活動,除了含有昭示喜訊於天下的動機,亦夾帶了幾分鞏固並彰顯人脈的含意。也是衝著這點,日劇中才會出現那種無論如何清貧單薄也得想盡辦法邀來頭銜顯赫的遠親,或索性誇大介紹人頭銜等等令人慨嘆的情節。然隨時代變遷,日本經濟一度式微,職場文化的尊卑關係漸趨崩解,要價不菲的大飯店披露宴逐日色光黯淡。起而代之的是年輕人自行籌畫的婚宴派對,從場地到節目全不假他人之手,省去不必要的虛浮詞彙、禮金縟節,一切從輕從簡。

煙斗和我原本也只計劃舉辦婚宴派對交差,但在煙斗爸媽的溫情建議下,我們終究還是增加了教會式與披露宴的安排。只不過未免不必要的耗費已經將來回禮之苦,披露宴僅邀請雙方近親以及摯友史桑觀禮兼翻譯,走的是小而輕巧的路線。

日式披露宴有幾個活動重點,首先就是新郎新娘入場後的蛋糕入刀。說到婚禮蛋糕,這可是煙斗和我兩票完全通過的選擇結果,想來我們都為花嫁體驗時台上展示的雙層心型草莓蛋糕所惑,以至於選擇蛋糕時二話不說就一同指向了那看來甜美飽滿的草莓紅心,而且還十分貪婪地詢問,屆時現場是不是也同樣有蛋糕兩層。遺憾的是蛋糕尺寸端視出席者數量而定(人頭計費),兩層蛋糕得有五十人陣仗才行,而小家碧玉如吾等注定無緣,只能顫抖著輕觸這得來不易的愛心。還好後來嘗了一口,之前的遺憾頃刻消滅,人重內品蛋糕重質精,這只草莓愛心注定比較適合當模型。

入刀



入刀後開始上菜,其間在穿插雙方親友的致詞、祝福與演出。這裡畢竟是長輩居多的場合,我再怎麼放肆也拿不出勇氣作怪,於是前文展出的KERORO版PPT,到了大飯店裡就成為溫馨舒緩的版本,過份引人發笑或太過現代的惡搞全數清除,以求建構新娘知性溫柔的形象(更貼切地說來應該是假象…XD)。煙斗的外婆、舅公、姑丈和我家叔叔輪番上台致詞,煙斗的奶奶更當場清唱了一段「高砂」以為祝賀。

眾家表演節目雖無須新人出手,但我們總得點頭微笑呈專注聆聽貌,於是儘管美食當前堆了滿桌,我還是連一點兒動箸的時間也沒有(奇怪的是,煙斗的餐餚卻總能在瞬間檣櫓灰飛煙滅…)。當節目暫告一段落,司儀籲請眾人用餐,我大氣一鬆持起刀叉正待下手,遠方突然傳來一聲「新娘現在要退場著裝,懇請大家掌聲鼓勵」,緊接著刀叉就遭引導員毫不留情奪開,最後只能噙淚起身,捧著咕嚕嚕瘋狂作響的肚子出場去了。還好日本飯店講求專業之餘也十分細心,在我餓到幾乎昏厥暴走的同時,一客據稱是新娘專屬的主廚便當翩然降臨,雖然內容物無法與豪宴午餐相比,但沙拉、水果、三明治的組合起碼能解解當前之飢。

換裝後所著紅服出於煙斗外婆之手,據稱是煙斗媽當年結婚時的禮服,由於禮服未作任何修改就能上身,司儀於是不斷針對這點大做文章,頗有此即命定紅線之證的意味,席間親戚也人人嘖嘖稱奇。不過專司微笑點頭的我倒是有幾分心虛,衣服上身後尺寸合宜雖是事實,但是每當從下上拉經過我肥胖的下半身時,我要不是得死命憋氣,就是得東扭西擺好一會兒,才能避免這件意義非凡的禮服在本人脂肪肆虐下絲毀帛裂。

著裝回席後,眾人面前都已經開始擺上蛋糕、水果、咖啡,只有我的座位上還有一口也沒動過的和牛牛排、濃湯和飯蔬組合;剛剛動手切兩小塊肉,司儀傳喚又來,於是只能眼睜睜看著牛排退下,心裡滿是說不盡的黯然。此時已屆活動尾聲,同時也是最後的高潮所在,假如你以為新人只需輕鬆微笑就可以混過兩小時半,那未免就太小看日人籌辦婚禮的功力,以及他們對戲劇性轉折的憧憬。

話說當天我除了飢餓與惋惜昂價食物浪費的遺憾,原本並無任何落淚不捨的計畫與情緒,哪裡料到婚宴中一段「致禮於父母」的設計,差點讓我破功飆淚妝毀人頹。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我也說不清楚,總之就是煙斗和我要分別致贈日前選購的禮品給自家父母,感謝他們長年來的照顧之恩,也含有從此我兩人將自立成家的宣示。結果煙斗致詞時,煙斗爸媽已經相繼紅眼,我媽也似乎預感到將生之事,開始頻頻拭淚(至於龐老爹僵硬的神情,個人認為是過度緊張後的茫然反應…)。輪到我時,才說了一句感謝爸媽的照顧,聲音開始狂抖猛顫,從小到大的回憶瞬間湧上心頭,眼淚眼看就要崩盤。我頓時失語,只是非常倉皇地將禮物交到爸媽手上,然後不斷緊纏雙手以減緩欲淚情緒。

和煙斗婚期決定之後,我最常被問到的就是「你不會不捨得家人喔」,對此我通常無言以對,只是匆促轉換話題。想來是因為世上有些事情終究不能兩全,當人徹底體悟之後,就開始自然而然把某些深刻地想念收入心底,不以話題。年紀越大便越有許多不得不捨,捨而後得或得而又捨,三言兩語交代不清,就只能緘默。如今再被問及我還是無法給個美好的答案,想來那瞬間崩潰的情緒,就是我當然不捨的證據。

Virgin road、入刀、致禮。說來有趣,日式婚禮上的每一個動作、每處細節都是祝賀之喜,卻又都帶有揮別過去、前進、獨立的意義。想來這是因為婚姻非但是一個新家庭的誕生,也是兩個孩子的成長證據,即使在某些人的眼裡,他們永遠都脫不去幼弱輕巧的形影。

致禮



*煙斗和我贈送父母的是一對著男物與白無垢的泰迪熊和玻璃牌。選擇贈禮著實讓我們傷透腦筋,因為日本近來流行餽贈父母的禮物,乃是與自己出生體重相當的泰迪熊,這拿來送家在附近、生誕時又不龐大的煙斗爸媽也就罷了,若送我家二老,豈不是要他們挖空行李箱背個3800g(PPT所載資料有誤,原來我美化了自己的體重)的肥熊去機場超重討罵?最後改以輕巧擺設為禮,畢竟禮輕情意重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