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2, 2006

婚禮(1):Virgin Road

待合室



在婚禮、披露派對相繼結束,昨天送家人登機返國後,終於有時間坐下來好好梳理婚禮的回憶。

我們的婚禮選在10月7日舉行。這天不但是台灣的五連休假期,在日本也正巧碰上了三連假,再加上時值週末,又是最宜嫁娶喜事的大安之日,飯店早在半年前就幾乎被訂滿,如果不是我們動作快,搞不好連宴會場地和教堂都無緣涉足。而即使奪得教堂與宴會場地使用權,時間拿捏仍得謹慎小心,因為據說當日該飯店從早到晚共有九組新人,時間排得緊湊無比不說,整座飯店裡隨便走晃都會遇上忙著著裝打扮的新人。

由於教會式的時間約為中午,我只需於九點半前到達美容室著裝即可,照理說應該可以享受最後一個悠閒的單身早晨。未料老爸軍人習癖兼老人早起症發作,明明約了七點起床、七點半會合,他老大就硬是要挑在六點五十四分給我來通追魂MORNING CALL,逼得我不得不提前離開寬闊舒適的飯店軟床,邊打呵欠邊完成梳洗動作。

Crest Hotel的早餐非採BUFFET無上限自取式,而是以點餐方式進行,除了嬸嬸之外,所有人都選擇吐司、火腿、蛋型態的洋式早餐。洋式早餐清爽精巧,原本是最適合悠閒週末的飲食良伴,但我不久後就嘗到了這種錯誤選擇的苦果,因為對幾乎與婚禮擺設無異的新娘來說,從婚禮到婚宴現場幾乎無暇動箸,而我在進Virgin road前就已經耳聞自己肚鳴,可想而知後來整個婚禮中是如何膽顫心驚(深怕腹響大過「我願意」…)。

九點整,確認今日退房的老爸老媽行李已經備妥,並將白紗轉交前來取件的美容室人員後,新郎倌煙斗也到了旅館備戰。我們先領龐老爹至著裝室領取事前已經租妥的宴用燕尾服(含:禮服用襯衫、背心、黑灰色調直紋褲、同色調光面領帶與黑外套),親眼看他換裝完成後,再由煙斗負責領老爹前往置件等候,我則出發前往美容室上妝。

說到上妝,一定要稱讚一下日本飯店的周到服務,和台灣婚紗攝影好把所有新娘集中管理的作風不同,Crest Hotel在十二樓另闢了新娘著裝室專供新娘使用。著裝室是由單人房改建而成,原本擺設床舖的地方改為塌塌米,吊妥新娘今日著換的衣裝與各項配件,並由美容師和髮型師伺候。此外,每對新人都配有引導換裝的女性服務人員一名、引導介紹的男性服務人員一名,再加上婚宴場地管理人,全程陪伺到底,一會兒理服整衣、一會兒指導動作,細心無比。雖然在化妝技巧上,我個人還是認為台灣的變身化妝比較高明,不過就服務態度與專業而言,兩地還真的沒得比(起碼我不需要邊化妝邊聽化妝師數落前客如何小氣挑剔醜陋卑鄙…)。

著裝完成正待披頭紗,造型師突然發現我帶來的婚紗是「瑪麗亞式頭紗」*(マリアベール)*,不適合折半披上,否則會出現一面為正一面為反,有損造型。雖然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原來頭紗還有種類之分,看了半天也搞不清楚頭紗正反之間有何差別,不過看到造型師表情嚴肅地召來其他同事,並且認真商議該如何處置以避免影響新娘造型時,心裡還是油然升起敬佩之意,並對剛剛造型師強調「我們的職責就是要確保新娘時時刻刻都維持最美好的姿態」之說更加深信不疑。

造型師們緊急召開的團體會議進行了三五分鐘之久,一名首領貌的造型老師斷然決定要縫合兩件婚紗,一方面增加頭紗變化的層次感,一方面展現瑪麗亞頭紗披散肩頭的柔長優美,亦可避免正反倒置的影響,可謂一舉多得。此話一出立刻贏得眾人支持,造型師二話不說取針線迅速縫補,三兩下就完成了我頭頂繁複精巧的頭紗。在幾位造型師相繼點頭認可之後,領導員微笑著導引我和煙斗前往寫真室留影紀念,爾後再轉往待合室,並準備開始雙方親友的式前引見。

介紹式



式前引見其實就是雙方親友分坐廳房兩旁,新人落坐中央,當男引導員宣佈儀式開始後,兩方家長就分頭介紹今日出席親友。雖然只是簡單的介紹儀式,基本成員又多半已經見過面,但不論是煙斗爸或龐老爹顯然都有幾分緊張,繼煙斗爸誤將煙斗祖母的名字介紹為煙斗媽後,龐老爹也不遑多讓地做出奇怪卷舌,還好雙方都不懂對方語言,藉由史桑的翻譯之後也給潤飾得相當圓滿,只有坐在中間的我不斷強忍笑意。

引介式結束之後,領導員再將煙斗、龐老爹和我帶往教堂外的等候室,其餘親友則陸續前往飯店內設的教堂入座。在等候的空檔中間,老外牧師前來問候,發現煙斗和我俱通英語之後聊上了癮,賴在我們的等候室中遲遲不離去。牧師和煙斗寒喧之後,轉而稱讚我有個非常好的名字,這時候直想測測牧師真偽的本人逮到機會,順口丟了一句「喔,這是個聖經的名字,但我可不希望煙斗將來成為雅各」聊以玩笑。牧師先是一愣,接下來點點頭,說啊你知道雅各和利亞拉結的糾葛,又問了我的出身地,並提及曾至台灣宣教的細節,看起來倒似有幾分可信。後來煙斗和牧師先進教堂,領導員看老爹緊張得幾乎鐵腿,索性讓我們趁此空檔利用走道慢慢前進演練步伐。

Virgin Road其實是一點不長的小徑,只不過為了增加儀式氣氛,在步行時須採【左行-右併-停-右行-左併-停】的方式放慢速度前進。進入教堂後先行一禮,爾後開始前行;行進時未免澎裙阻擾,新娘必須落後半步,直視並且抬頭挺胸朝十字架邁進。到第一排座椅後,新郎向新娘父親行禮,新娘父親入座,新郎與新娘再步至祭壇。步驟不多,只不過都是細微小節,再加上緊張情緒作祟,往往一不小心就忘東忘西地捅了摟子。還好我們的擔憂全屬多餘,龐老爹上場時走得非常昂揚挺立,一派行軍氣勢只差沒向祭壇上的牧師敬禮,昨晚的小錯一個也沒犯,順利完成指定任務。

*頭紗:掀頭紗、接吻(face up)的動作含有新郎宣示此後堅定不移保護新娘的寓意。頭紗的種類共有:長度約至肩胛骨下方的中短型頭紗(Short-medium veil;ショート・ミディアムベール)、垂披於地的長頭紗(Long veil;ロングベール)、垂曳於地約1公尺左右的教會式頭紗(Cathedral veil;カテドラルタイプ)、沿頭臉披垂的瑪利亞頭紗(Maria veil;マリアベール)、以緞面或禮服布料製做的花摺曲線頭紗(パイピング)。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