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4, 2006

時間感


圖片出處:迪士尼商店官網



前幾天因為拍賣代購的關係,我趁打工結束後順道繞進澀谷的Disney Store;裡頭橘黃燈綵、南瓜遍地,米奇、米妮、小熊維尼和傑克全都排排站咧開了嘴,興奮地直問你是不是已經ready for Halloween?

即使從現在到萬鬼節,根本還有一個半月的遙遙之距。

那瞬間我想起吉見俊哉對迪士尼的分析,他說迪士尼是一座攪混、甚至抽空了時間感的城市;那裡頭沒有歷史、沒有未來,擁有的祇是當下遊園的時刻,而你甚至可以經由空間(區塊)的跨越,同時穿梭在各種斷裂並行的時間裡。就邏輯來想這只能被歸類為一種奇蹟,但在消費社會裡,奇蹟正是誘驢前進的胡蘿蔔,越是不可思議,我們也就越心甘情願掏出大筆鈔票來換取入場券漫遊奇境。

吉見的說法也許應該再帶入新的補述,因為迪士尼不但自身是一座抽空、重造時間感的擬象城市,如今隨著Disney Store殖民東京的腳步加緊,它亦開始透過散落在迪士尼樂園以外的各種消費元件,戲耍、捏塑甚至導引著現實世界對時間的感知。不,這已經不只是迪士尼而已了,完全消費化的變革已經模糊了迪士尼的牆垣;內外相互滲透,彼此擴散暈染,於是我如今判斷季節不再是憑藉天色溫度的變化,也無關乎月曆的數字增減,我仰賴的純粹就是浮動在城市裡的各種視覺線索而已。

於是美食街裡橘澄澄的南瓜、霞紫色的蕃薯與暖褐的栗子渲染了秋天的氣味,化妝品專櫃上幽深的霧紫、濃灼的金彩和墨黑粗重的眼線勾勒出秋意的輪廓,服裝樓層裡一夕之間只剩下棕紅、亮金、孔雀藍與銀鼠灰,標示著入冬前最後的色彩紛飛。

我必須憑藉這些線索,才能真切指出秋日的貼近,即使日本的南瓜全都長著深綠色的外皮,即使外頭偶爾還會飆上三十度的高溫,即使厚重的色澤對上了烈日光現只有融化的份,我還是只能憑藉這些視覺而消費性的線索,才能感覺秋天的瀕近;或說,我已經只能相信這些。

迪士尼是一座抽空又混淆了時間感的城市,裡頭一切都是無脈而生的想像物件,人們依此來判斷或揣測時間的變遷。我們現居的世界業已漸歸於此,擬造的元件超越了實存的規律,時間感則成了消費的包裝、附屬,或者點綴。

吉見俊哉(1996)。リアリティ・トランジット。東京:紀伊國屋。
吉見俊哉、若林幹夫編(2005)。東京スタディーズ。東京:紀伊國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