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6, 2006

新聞與皇室


九月六日,日本二皇子妃紀子於今晨誕下男嬰。這個睽違四十一年的皇室男儲誕生,不僅意味著近年來僵持不下的皇室繼承權與女帝立法爭議暫時落幕,也讓近來除了手帕王子齊藤、高中少女殺害事件之外無訊可報的日本媒體,終於又找著了新一波的追逐頭條。

過去常常聽聞人們抱怨台灣媒體內容貧乏,只要一抓住新聞性的蛛絲馬跡,相關人士便傾巢而出死咬不放,甚至不惜偷拍、誇飾、灑狗血或3D動畫模擬,只求把有限的事實挖乾掏竭以至消費極限。這時候常常接續而生的感嘆不外乎:「唉,你看看國外(請自行替換成任一已開發國家)媒體就是品高質精不一樣」云云。

其他國家是不是真的不同我難以斷言,但若針對媒體過度消費事件論究,我日愈覺得日媒其實沒比我們好到哪去。日本新聞媒體有幾個特色:首先是它們對「熱潮」(Boom)有種迷戀;不陷則以,一涉足就要發揮御宅族精神狂逐猛追,日日夜夜都繞著同一主角事件打轉,報導的期間少則三日多以一週半月計算,端視下個人氣王/替死鬼何時現身頂替而定。近來的最佳例證莫過於甲子園投手齊藤,我平均日日要看到、聽到他的相關新聞五回以上,其球技以何見長完全不清楚,但他的初戀對象、戀愛態度、人生志望、手帕樣式等等雜支,早已透過媒體的視聽轟炸默印人人腦海。

再者,日媒消費事件的狠勁也不下台灣,只不過它們對電視新聞(尤其是犯罪事件)規範嚴格,記者行事不若台灣自由(請自行依照對媒體的反感程度更換為放縱、隨便、暴力…),相對來說就不易出現嫌疑犯在鏡頭前侃侃而談,或受害家屬涕淚縱橫的難堪。諷刺的是,日媒雖然少見前述問題,卻多出了許多八竿子打不著的「名人」臆測與推移。人人據新聞為基、佐以想像發揮,並用名氣招攬收視,進而把一樁本無頭緒的案件演繹得更如渾霧一團。台日兩地手段各異,但媒體消費事件以至枯竭的本性老實說沒有太大的差別。

再回到紀子妃生產的消息。今晨日本媒體彷彿在瞬間達成統一,上自電視下至廣播橫及網路,沒有一處不是沉溺在此波皇室熱潮裡。從秋篠宮夫婦的戀愛史、宮中成員關係圖、皇室繼承順序分析,以至於近年來各種關於皇室的想像和論述,全都因這波皇儲誕生之喜再成媒體炒作的對象。

這波新聞熱潮中尤其有兩個重點:第一,新聞聚焦於秋篠宮夫婦恩愛親暱的形象呈現,紀子妃不但是與王子成婚的平民「公主」,更達到了「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之目標(相對於雅子妃)。第二,凸顯秋篠宮和樂的家庭互動,並強調紀子妃的出產為皇室家族解決了難纏的後繼問題。也就是說,在這場皇孫誕生的報導陣仗中,婚姻與家庭是媒體最常取借以呈現皇室形象的路徑。

這個特徵間接驗證了吉見俊哉對日媒中皇室形象轉變的分析。吉見主要是針對戰後媒體呈現的皇室形象進行討論:他指出敗戰陰影導致人民對皇室疏離,加以修憲影響,皇室脫政治化成為無可避免的結果,進而影響媒體訊息中皇室形象呈現的變化。過去常見媒體以昭和天皇一人在上俯瞰萬民的影像,鞏固皇室的絕對位置與權威感。然至今時,媒體影像呈現的內容多轉為皇室成員為民眾圍觀囑目之景。此一差異除呼應皇室脫政治化的轉變,也顯示皇室雖然失去了權力的觀視角度,卻是透過為人觀視的過程,兼揉「親民」(生活風格)與「聖化」(皇太子婚)形象的塑造,助長了「大眾的日本皇室」之意象發生。意即,在現代消費社會裡,媒體呈現的日本皇室形象已全然脫離政治意涵,取而代之是「明星化」的皇室成員,報導關注的內容集中在其生活細節、戀愛故事、情緒轉折等等私人性的題材揭露。

在媒體發達的現代消費社會裡,皇室仍然具有影響力,然而他們不再是威風凜凜的政治領袖,也不是高風亮節的宗教師尊,他們如今成為憧憬與想望的明星,是活著、行著、實踐著的格林或者迪士尼主角,只不過多了一大串繁瑣的頭銜與姓名。日本今天多了一位小王子,想想不免好奇,二十年後,媒體不知會如造打造這顆頂著皇冠的明星。

*欲知日本皇室各項細節,請自行參照宮內廳網頁。更新甚快,由此可知皇室E化程度不容小覷... X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