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2, 2006

婚禮的勞動3-SHOW


煙斗沒比我好到哪去,派對時他得扛著如上道具出征



這場婚禮之所以令人焦頭爛額,係因婚禮儀式、午宴以及派對乃是分別舉行使然;這等於是讓本來已經繁瑣的細節暴增三倍,但每週仍然只有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時,如此一來自然只能犧牲假日與補眠時間。

婚禮的儀式部分大概是三者中最簡易的一環,因為主辦權操之在飯店婚禮中心,一切流程又屬固定,我們只須依約於週末前往排練,和老外神父先來一趟rehearsal,以確定不會誤將「我願意」(誓います;ちかいます)說成「搞錯了」(違います;ちがいます)就可以解決。至於午宴雖然菜色華奢並且繁文褥節,但畢竟只有兩方親友限定,再加上司儀是見慣大場面的飯店人員,基本上要掌握現場步調並不困難,只要能夠適時回應親友表演慾望,這部份基本上也可以很快搞定。是以,這裡頭真正的難題,乃是婚禮次日針對朋友舉行的披露派對。

我推測披露派對的興起和前幾年日本經濟蕭條有關。年輕人負擔不起飯店與會場婚禮的高額索價,於是轉向一般的餐廳包租場地,採立食自助式的小型派對完成婚禮。這種派對的特色在於它自由並且實惠,一來沒有長輩干涉,年輕人愛怎麼搞就怎麼搞,唱歌賓果搞笑脫衣...整場玩翻了也沒人賞以白眼。二來派對不收禮金,入場者自行付擔五千到萬元不等的參加費,新人直接以此繳付場地與餐食費用,對主辦者和與會賓客都是一種物美價廉的方便,起碼不用為了「上回收人家兩千六,這回得回包多少才敬意」傷腦筋。

只不過,自由同時也意味著自負責任,因為派對上沒有婚禮秘書微笑著幫妳打理一切,沒有司儀巧言華語地炒熱現場氣氛,當然也沒有白襯衫黑領結頭髮梳得光滑的服務生遞刀補叉兼帶位…所有任務如今都落在新人肩上,於是要當公主王子之前,首先可得學會扮好灰姑娘。

待派對場地覓妥、與會人數與餐食內容確定之後,皆下來浮上眼前最艱鉅但也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如何娛樂大眾。婚禮最忌清冷安靜和人氣不盛,因此除了廣發請柬製造人海戰術之外,還得設計一套既能體現新人風格,又能取悅千里而來之客以達賓主皆歡的餘興節目。尤其難為的是,煙斗身邊友人多已稍有社會歷練,參加的披露派對可想而知非在少數,新人能搞的伎倆大多見慣了,要找個令他們眼睛一亮的點子簡直難翻天。經過數日腦力激盪與日夜焦慮之後,我宣布投降,決定相信傳統一定有其不可磨滅的價值存在,而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們跟著大家搞就可以,沒必要當時代的先驅、羅傑斯的創新者或開拓先鋒。

時勢所趨的節目設計為何?通常包括:兩人交往流程說明或新郎新娘默契考驗、兩方才藝表演、賓果好禮大放送,以及最基本的賓客致詞(教授/上司)與乾杯儀式。賓果抽獎大概是最好解決的部份,總之過去曾在別人婚禮上領到什麼好康,自己的派對上就逐一吐回以為獎賞;偏偏煙斗過去偏財運極旺,所以要吐的真不少,JTB旅行券、迪士尼雙人門票…這下子全都一點不少地回頭挖蝕自己荷包。

比較頭痛的大概是才藝表演部份:我天生資質拙劣並且極無耐性,從小到大沒有養成任何一點可以對外稱道的才藝,因此一遇到這種得拿出身家絕活的考驗,除了自暴自棄地宣稱要在現場吞劍跳火圈踩玻璃之外,完全想不出任何更優雅的演出。這次也不例外,就在我幾乎已經絕望地要買武士刀以作吞吐練習之用時,煙斗靈機一動,宣稱在我荒蕪的才華之田裡有朵獨一無二的玫瑰叫Powerpoint 製作,未免辜負這項手藝,此次說明兩人相識相戀過程的Powerpoint就由我全權負責。

初時我還對大王這項指令感激涕零,動手之後才開始懷疑這根本是卸責的詭計,因為Powerpoint這種東西非常兩極,要嘛全數照著微軟的死硬範本走,把戀愛史報告得像潛力股預測或公司營運分析,要嘛就從零開始,一切自己動手。再加上婚禮用的PPT需要大量彩照輔佐,但筆電黑太郎年事已高,行動裡已經微現帕金森氏症的陰影。於是為了這份PPT,我犧牲數日睡眠時間,才終於在身體精神幾乎爆裂的前夕交出一份花開處處的成品。我一邊打呵欠,一邊感嘆,女子無才的下場非德也,而是得以體力的剝削交換。

至於很早就宣稱要在婚宴上開設「新郎歌手披露」節目的煙斗,最近也開始嘗到苦頭。他先是從老家搬來了沉重的吉他、調音器與音箱,初時日日抱著吉他苦練,一副重溫大學樂團時光的架勢,表情非常歡喜。但隨工作日趨繁重,婚禮的雜務只增不減,休息時間都不夠了,還得百忙中抽出週日晚上和樂團友人練習合奏,歌手臉上也就漸漸現出疲憊,遠遠望去簡直就像一隻睡眠不足的熊貓抱著吉他苦練。

婚宴真是一齣瘋狂的劇碼,一齣掏空以求成全的Show,我們則是上頭滑走的熊,使出渾身解數只爲了博得觀眾點頭。「結婚真累」,煙斗在床上躺平,幽靈似地夢囈,「所以辦完後我一定要去夏威夷蜜月!夏威夷夏威夷夏威夷……」

話聲趨微,鼾響輕起,這也意味著,婚禮的倒數又少去一天。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