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8, 2006

UTADA UNITED 2006

20060801 116



昨天雖然沒能見成老闆,倒是非常幸運地見到了宇多田光。

宇多田光正在日本進行睽違六年的全國巡迴演唱,昨天和今天恰好輪到埼玉新都心的SUPER ARENA。此地離上野一點也不近,不過衝著天才小歌姬的魅力,煙斗和我早在兩三個月前票券首販時就瘋狂以電話搶購前排座票。可惜最後因為我記不得九千元票券的代號,眼睜睜任前排座票流逝,只能搶到六千元的中排座位聊事補償。

這雖不是我第一次在日本參與演唱會,但像SUPER ARENA這樣巨大廣闊的場地倒是頭一回。開場前座位未滿,當時還不覺得有多麼特別,一直到宇多田光自己在舞台上感嘆,照明進而打亮全場,我才第一次明白和一萬八千名的觀眾共處一室搖擺是多麼震撼的景象。值得一提的是人數縱然可觀,現場秩序卻非常良好,不見推擠爭搶的行為不說,也少有高舉巨型標牌防礙後排觀眾的行動。另外一點有趣的是,觀眾的年齡層非常分歧多元,男女老少俱在,間接佐證了宇多田光的音樂確實有著無界無限的吸引力。

宇多田光一登場連唱三首快歌,她低音淳厚、高音凌銳的特質在這瞬間展露無遺,攫緊所有人的耳朵和注意力不說,也讓演唱會一開場就有了十足的震撼強度。宇多田光總計演唱了十多首歌曲,分別是三快、二慢、三首英文歌,途中一度停下與觀眾問候寒喧,再改以大提琴佐奏慢歌兩首。爾後節奏漸急,三首快板一路唱到了句點,最後的安可曲則分別選用較早期的addict to you 和近期的keep trying收尾。

宇多田光的聲音魅力自然無需贅言,唯一的遺憾是他一開始大概HIGH過頭,快歌飆盡了氣力之後驟然轉慢調,櫻花翩翩勉強還能逼上高音,但到了First Love時一度明顯的走音啞嗓,讓這首原該淒美的歌曲登時顯得倉皇失措了起來,成了這場演唱會裡最大的憾事。還好歌姬不虧是歌姬,更衣時間拖得雖然長了一些但嗓音果然恢復有成,再飆快歌時已無大礙,又回復成快歌強悍、慢調婉轉的那個宇多田光。

除了演唱技巧,宇多田光在演唱會上也充分展現她親切友善的一面,最令人感動的部份大概莫過於她記得前晚歌迷在BLOG上的留言,特地當著一萬八千人的面叫出該歌迷友人名稱並高祝生日快樂。從某個角落傳出的歡呼聲和現場掌聲聽來,宇多田光已經非常成功地收服了歌迷的認同。我覺得很有趣的是,宇多田光唱歌時一派大將風範,聲音裡感情時放時收、展歛自如,讓人怎麼都無法想像她其實不過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孩。但一開口,宇多田光登時又露出了她非常稚嫩俏皮的那些特徵,聽起來簡直就像個中氣十足的健康小孩,也難怪後頭的歐巴桑歌迷不斷讚嘆她可愛。

演唱會基本上是歌手個人風格的延伸。比方說UA的演唱會就和她的聲音歌曲一樣幽遠飄邈,話不多、道具罕少、沒有華麗的服裝與效果,甚至她也不在台上奔跑,但就是能讓你安安靜靜地融在黑暗裡,傾聽她彷彿低咒似的魅樂。Bonnie Pink雖然快慢兼容,但她的演唱也和UA風格近似,她們不喜歡複雜的花樣或繁複的干擾,重視純粹的音樂傳遞,因此上頭未必會有華麗的舞台、設備、裝飾,但一定會帶組極為精良的樂隊,而整場會中最多的綴飾頂多就是玄祕繁麗的背景影片。

宇多田光和前述兩人近似,她的服裝雖然堪稱特殊,但舞台絕對不能算是華麗,因為唯一的妝墜是用以播放影片的大螢幕,以及和她東征西討的樂手群。其中用以作為點綴的影片據說出自宇多田光夫婿之手,其中最佳者莫過於一組比對日本孩童與非洲飢民、中東烽火幼童的影片,搭配宇多田光如泣如訴的哀美歌聲和弦樂奏音,感人至極。不過宇多田光的活潑熱情倒又遠遠超過了UA和Bonnie Pink,她一上臺就激昂地揮舞肢體,跟著節奏又跑又跳,十足的熱力充分感染了歌迷群,是以台下的節拍掌聲自始至終也都強韌有力。

出了演唱會場,外頭雷雨滂沱,人人臉上卻都寫著感動和滿足的情緒。暌違演唱會現場六年的宇多田光,雖然手臂胖了而且一度破嗓,但舞台和聲音的動人成分絲毫不減,這果然是歌姬才辦得到的奇蹟。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