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4, 2006

お好み焼きPARTY

okonomiyaki-step1okonomiyaki-step2okonomiyaki-step3okonomiyaki-step4okonomiyaki-step5 お好み焼き流程圖

Monjyayaki-step1Monjyayaki-step2 もんじゃ焼き流程圖

tacoyaki-step1tacoyaki-step2tacoyaki-step3 章魚燒流程圖

回台前夜,我們在家裡舉行了「お好み焼きPARTY」。

之所以突然興起辦PARTY的念頭,主要是因為上回煙斗友人來訪,直稱我們的居所正適作為聚會場地,一來這種家庭式的居宅,空間與設備原本就較單人居屋寬闊,二來我們算是身心自由的小家庭組合,沒有家累亦無顧忌,辦個PARTY頂多費點時間清掃處理即可,絕對堪稱居家聚會的優質選擇。

衝著上述諸點附加幾分祝福心意,友人川本先生不久後便寄來一組萬能烤鍋作為結婚賀禮。這種萬能烤鍋有點類似台灣常見的火烤兩吃鍋具,只不過它更日式了一點,分別由烹調お好み焼き或壽喜燒用的鐵板、燒肉波浪鐵板、章魚燒爐板與加溫器具組成,收闔時約莫A3紙盒大小,攤開來卻可包辦各種日式餐點,果然不負萬能之稱。

而設備既齊,自然沒有不PARTY的理由,在確認與會人數與職掌分工之後,煙斗和我就開始分頭洗刷清理,等著夜晚的餐夥開工。

雖然說家庭派對通常是考驗女主人廚藝的時刻,但在經歷兩次活動之後,我越來越敬佩當代男性近廚且精廚的工夫。上回台灣留學生聚會,我唯一的功能就是烤烤明太子洋芋,並且登高呼喚大家來玩人生遊戲,對廚房事物一點貢獻也無。反倒是會間最年輕還綁著菲傭頭的友人E,俐落輕快地整治出一鍋美味沙拉,讓煙斗和我不斷嘖嘖稱奇。

這回亦不例外,與會者除了煙斗和我是食譜的死忠之外,其他三位男性似乎都非常熟習廚務。先不論擺設、調味與烹煮的工夫如何,單從他們人人操得一手好刀就看得出技術水準;快刀當然是一絕,但更令人佩服的是他們庖起高麗菜細如髮絲,切丁時大小勻稱方整,連料理我畏懼甚甚的海鮮都毫無猶豫,讓一旁觀摩的本人汗顏得幾乎鑽到地底去了。難怪會前我非常憂慮該準備什麼以為招待時,煙斗泰然自若地笑稱我們只需壁上觀即可,原來這些平日大口喝酒食肉的男子漢,進了廚房全都妙手繞指柔。

お好み焼き的作法並不複雜,主要是以麵粉、蛋、高湯和高麗菜絲調製麵糊,倒入熱鍋上鋪平為圓柱狀,麵糊微固後開始擺上蔬菜、五花肉等菜料為佐,然後旁邊打個蛋,麵糊翻面後覆於蛋,加蓋燜熟。待兩面滲出微焦香氣後,再淋以醬汁、美乃滋,灑上青海苔粉和柴魚片即可。東京風的もんじゃ焼き作法近似,只不過麵糊調得更稀,煎煮時比較黏稠,不若お好み焼き呈固態塊狀,食用時以小鏟挖取入口。廣島風則是於前述佐料之外再入炒麵,成品遠遠望去宛如疊糕,十分豐厚。章魚燒則以同款麵糊淋下,每個洞孔各置章魚塊和蔥花,再集眾人之力翻轉滾圓,沾醬吞下,麵糊在嘴裡融成熱燙燙的甜美。

我忙著吃食之餘,倒也不忘欣賞他們一邊揮汗作業、一邊飲酒暢談解說的姿態。說也奇怪,這些早已融入東京多年,話裡再無音腔的成年男子,這一刻在煎煮香氣的暈染下,似乎陷入了某種情懷;他們揮鏟舞箸,嘲謔東京不可解的細節,帶著驕傲地陳述故鄉料理,彷彿那已經遠去的時光歲月地理環境就在眼下一般。料理除卻盔甲、洩露秘密,同時也揭開隱晦的鄉愁。

也許就是因為太思念的緣故,才會不知不覺透過料理,試圖仿擬那些不可逆的失落。三十歲後男人們的お好み焼き,我烹煮時慣性地小匙蒜蓉辣椒,那些不經意的癖性,原來都是思鄉的記號。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