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9, 2006

meeting 2

海之冰



經過幾番聯繫與更改,今天下午終於見著未來半年(或一年)的指導教授。

想想非常慚愧,因為久聞其名卻始終不識廬山真面目,直到收取通知隔天才匆匆上網求助GOOGLE,結果只找到一張又遠又模糊的側臉照,完全無助於熟悉教授面孔。在見到教授本人之前,我一直以為他大概有頭宮崎駿式的蒼蒼白髮,體型中等,不怒而威,並且像所有深思而焦慮的學者一樣始終蹙緊眉頭。結果本尊完全顛覆這種想像,教授個頭不高、略瘦,既無白髮但也不顯老,音調高揚,精力充沛,更重要的是臉上有種日人罕見的開朗神情。

教授說話非常直接,接過我遞上的英版摘要,又問了粗略的研究計畫後,他很明白地告知他之前審核時的觀感;他說他覺得我的研究非常有趣,亦有相當程度的發展與擴張可能,但如果是以日前交遞的內容作為成果,要在半年到一年內申請入博士班恐怕有難行之處。我點點頭,這是一份不成熟的碩一習作,我知道它的問題與侷限將成壁壘,但謀求精益原本就是來此的目的之一。

教授接著解釋他作此發言的理由。他強調東大的碩、博士班水準差異不大,這是因為碩士班論文審核十分嚴格,標準嚴酷不在話下,就連字數都有日文二十萬字或英文兩百頁A4的底限,未達此一標準者甚至很難被承認為論文。他提到碩士班在世界的排名,並且非常委婉地說明,東大的碩士論文也許會比政大的碩士論文要再困難幾分。我知道他這話並不帶有歧視意味,他只是試圖說明這所學校對學術的某種堅持,然而聽完這話再想到我去年此刻遞出的作品,忍不住就冒出了一身冷汗。

他做完說明之後詢問了我的未來規劃。我很明白地告訴他,我恐怕不會直接申請博士班,原因是畢業至今尚未有任何就職經驗,而我希望至少博士班的學費是由自己全數負擔;因此雖然有申請的意願與計畫,但時間上恐怕需要再後延一至兩年。而我之所以會申請研究生的資格,是希望能先對日本的學術界有清楚的掌握,同時也了解此地的研究風格,未來在申請時才能更適切所學。

他點點頭,表示理解,認為這也可以給我比較充裕的準備時間。然後話題一轉,他開始說明下學期的授課方式,同時也問及過去我參考的主要文獻等等,順便也聊到部分他熟悉的台灣學者。結束會談前他反問我有無問題,我除了請示他暑假是否有需先行閱覽的書籍建議,也趁這個機會打探了日本的相關研究著作。但果不其然,日本雖然是迷文化的滋養溫床,以此為題的研究卻十分罕少,教授建議的範圍仍然不脫以英美學者為主流的電視、搖滾樂與電影研究。

雖然如此,教授提出的幾點方針倒是頗讓人精神一振。他先問了我幾個學者的名號,然後分別說明他們的專長,並提及下學期將有機會介紹彼此認識,希望我能把握這個機會徵詢他們對迷文化的意見。此外,他也提到之後會引介相關業界人士,建議我也把他們納入訪談對象之一。教授對田野範圍的重視這點讓我覺得非常有趣,即使還不清楚能接洽到哪些訪談、我殘破的日文又能訪談到什麼地步,但是田野成為優先主軸這件事,光想就讓人興奮了起來。

衝著這點,神啊,給我撐下去的神力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