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4, 2006

面試

北京烤鴨@六本木
面試與烤鴨的相似處:鴨肉固然重要,光滑亮麗的鴨皮可也絕對不能少




這兩天東京不改炎夏本色,溽熱悶濕的天氣繼續發威,卻偏偏是在這樣不適外出的日子裡,我得穿上就職活動專用的標準套裝,頂著大太陽逡巡於城市角落之間。

所謂的就職活動標準裝束,指的是黑色西裝外套搭配同款及膝窄裙或A字裙,內裡以長袖淨白襯衫為佐,持黑色A4方形皮包和同色低寬跟鞋款。這種裝扮的特色是衣服素整、無花無飾,遠遠看去和葬禮用的服裝幾無差異可言。據說就職活動的標準穿著會隨時代改變,比方過去曾經流行過深棕、鐵灰或褲裙等等款式,而恰好在這七八年內,流行走到了鴉黑色的迴圈,才造就了每年十月到隔年春天之間,黑衣新鮮人攻佔各個辦公大樓集散地的奇景。

我過去非常憧憬這種看來精明幹練的裝束,不但推崇男性穿著西服時的挺俊,也一直把穿著剪裁俐落、線條滑順、單扣微光絲織的銀鼠灰套裝視為成功人生的一種象徵。未料OL裝束真的落到自己身上後,一邊得忍受被密實緊裹的西裝外套纏覆的窒悶感,一邊得努力和細窄侷促的裙身奮戰,這才恍然大悟,過去的玫瑰色想望原來竟是「何不食肉糜」的翻版,就像不纏小腳的男人迷戀三寸金蓮一樣,又無知、又可憎,快樂全是架著別人的痛苦而來。

儘管如此,正式穿著畢竟是對對方的一種敬意,千不甘萬不願,現實擺在前頭還是只能屈身配合。即使我到現在為止遇到的審查員,個個穿得都比我還隨便,而放眼環環無盡的山手線,也找不到半個頂著烈日全副武裝的OL身影,甚至連男營業員都改著短袖襯衫以利散熱了,我還是一付謹慎戰備貌,小心翼翼地用西裝外套遮起了所有熱汗與疲憊。

幸好套裝還是有其不可輕忽的作用力。至少對一個沒有任何教學與就職經驗的長期學生而言,套裝上身的剎那,外現的自信、知識、專業度似也瞬間攀升,以至於最後每個面試員幾乎都不忘補上一句,「噯,你看起來就會是個認真的老師」(雖然我更希望薪水也可以認真一點…)。

撇開套裝的話題不談,三場面試經驗下來,我又一次深刻地體會到,日人對出身校的名牌認同果然不假。這兩天遇到的審查員,要不是一劈頭就說「噯,我是慶應XXXX年畢業的」,要不是就「凄いですね。凄いですね。」的讚嘆個沒完沒了。說難聽點,這塊金字招牌大概就像CIS電宰豬肉的衛生保證,足以讓本質上被視為可疑的外國人,免去必須自證清白的繁瑣過程。同時它也是這個社會的一把利刃,明白畫開了裡頭分立的層級及不等的權能。

到目前為止,面試還沒有遇到太多的困難,連被問及的題目都不甚繁雜,多半只是再次資料確認核對,再加個幾分鐘的試教演練而已;只要沒有太大的差錯,似乎都可成為備用的授課教師。我猜這是因為補習班間競爭激烈,教師流動率過高,恆常處於人手缺乏的狀態使然。雖然薪水的起始實在是很讓人傷心的數字,不過現有狀態只能以金錢換取時間和經驗,起碼先弄熟了教法,日後往制度整齊的補習班移動的機會比較高些。

返回上野的路上,想起高中甄試時人人都叫我當以中文系為專攻的建議。我當時只回嗆了一句,「我才不要去教中文咧,那多沒前途啊」。再對照如今場景,那時甩下的一巴掌,好像就在左臉上痛辣了起來……。
Post a Comment